筆趣閣 > 網游競技 > 奇跡的召喚師 > 2038 何為咒術戰(求月票)
    “什么?”

    鏡伶路貌似沒想到羅真會這么快的做出反應,面色微微一變。

    被羅真打入地縫中的木行符就吸收了還沒有被土氣給鎮壓的水氣,讓木氣大漲。

    頓時,一棵棵巨大的樹木從地縫中生長了出來,將準備合攏的地縫給撐開、撐裂,反過來把土氣給鎮壓住了。

    木克土,即使鏡伶路的土氣吸收了火氣,在相生之下變強了,羅真的木氣亦是吸收了水氣,在相生之下同樣變強,如此一來,有著相克的原理,羅真的符術自然凌駕于鏡伶路之上。

    鏡伶路見大事不妙,沒有任何的猶豫,立即打出了新的咒符。

    “急急如律令(Order)!”

    鏡伶路解放了灌注在咒符上的咒力,讓咒符也沒入了地縫中,將土氣給吸收了。

    正是金行符。

    “土氣生金氣!”

    鏡伶路手中法印一變,令得大地之下,一根根的利刃探了出來,似豪雨一般,如箭矢一樣,渾然暴起。

    “嘭!”“嘭!”“嘭!”

    在利刃的豪雨竄動下,一棵棵茁壯成長中的樹木就被一一貫穿、擊碎乃至切斷,化作無數的木屑,飛舞在半空中。

    金克木,這是必然的結果。

    只是...

    “我的木氣還沒散呢。”

    羅真驀然一笑,慢悠悠的取出了一枚咒符。

    那并不是用來克制金氣,亦用來吸收木氣的火行符,而是跟剛剛一樣的木行符。

    然而,這張木行符上的術式卻是被改動。

    眼尖的鏡伶路看到這一幕,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樣,瞳孔一縮。

    “雷法!”

    是的。

    雷法。

    羅真懂得非常稀有的雷法,過去鏡伶路就曾經領教過其威能。

    而雷氣正是木氣的衍生,與木氣屬于同種屬性。

    “————南么·三曼多勃馱喃·鑠吃口羅也·莎訶————”

    下一個瞬間,羅真擲出了原創的木行符,手中結起帝釋天印,以雷神之名,催動了雷之咒術。

    木行符便驟然大放光芒,光芒化作了電光,電光化作了雷光,讓閃電如灼熱的白光,炸裂了起來。

    如果只是這樣也就算了,以鏡伶路的實力,應對雷法,并不是辦不到。

    可是,羅真已經說過了,它的符術所喚起的木氣還沒散。

    于是,化學反應生效了。

    就像是將散布到大氣中的木氣都給轉化為雷氣一樣,雷電竟是如火焰般暴漲,令得無數的雷蛇竄起,將周圍的一帶直接化作一個雷池,瘋狂閃爍。

    見狀,鏡伶路哪里還不明白呢?

    “你利用了我!”

    羅真就在鏡伶路使用符術的瞬間里,預測到了鏡伶路在接下來即將走出的好幾步,看穿了他的行動,引導他破壞自己的符術,讓木氣散布向周圍。

    因此,羅真的的確確利用了鏡伶路。

    “就當做給你上一課吧?是不是還不錯啊?”

    羅真似笑非笑而起,令得鏡伶路暴怒。

    但鏡伶路已經無暇顧及太多。

    因為,狂暴的雷電早已襲向他的全身,勢要將其蒸發。

    “別!小!看!我!啊!”

    鏡伶路狂怒似的吶喊了起來,面對無從躲避的雷電,雙手如爪,雙臂如風,猛然揮舞之間,將自己面前的空間都給劃破一樣,劃出了網格狀的壁障。

    赫然便是九字印。

    雷霆頓時如電漿般的宣泄在了鏡伶路的身上,擊中了九字印,將九字印連同舉起雙臂格擋的鏡伶路一起推向后方。

    剎那間,雷霆如槍之光,不住沖擊在九字印上,讓雷光迸裂般的不斷閃現,九字印后的鏡伶路則連同九字印一起被推了出去,腳掌摩擦著大地,生生的摩出了沙塵彌漫的焦黑痕跡。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鏡伶路瘋狂吼叫,將咒力也瘋狂的灌輸到面前的九字印上,以求九字印不會被突破。

    如果靈脈還沒被利用在法陣結界上,鏡伶路還能使用〈禹步〉潛入靈脈,避開這一攻勢,可惜,東京的靈脈已經被利用在法陣結界上,導致的不僅僅是羅真不能使用〈禹步〉而已,其余人同樣都是不能使用的。

    鏡伶路只能正面抵擋這無窮的雷霆之力。

    而不得不說,鏡伶路的實力的確不錯。

    在其強大的靈力之下,九字印雖破裂了,卻還是擋下了威力驚人的雷法,讓雷電逐漸消失。

    “哈...哈...哈...”

    鏡伶路這才停下被推動著的身形,一邊劇烈的喘息著,一邊終于是單膝跪下。

    仔細一看,鏡伶路全身的皮膚都滲透出了鮮血,看起來鮮血淋漓的模樣。

    羅真就看著這樣的鏡伶路,神色始終從容,沒有變過哪怕一下。

    在羅真的面前,鏡伶路便幾乎毫無抵抗之力的樣子。

    “好厲害...”

    一旁一直在觀戰的京子看著這一幕,早已是失了神。

    羅真與鏡伶路之間的戰斗便向京子完美的展現了一件事。

    那就是何為咒術戰。

    無論是不動明王系的火法的攻勢及試探,還是種字真言的一較高低,不管是佛頂尊勝真言的強大,或者是雷法的霸道,這些都不是一介塾生可以接觸到的領域,甚至連專業的陰陽師都駕馭不了這些力量。

    加上那飛舞的咒符,五行相生與五行相克的彼此碰撞,還有羅真及鏡伶路的策略,這些,都是咒術戰的精義。

    “我還太弱了。”

    京子便徹底的意識到了這一點。

    而鏡伶路同樣意識到了這一點。

    “可惡...!”

    鏡伶路吐出一口鮮血,面容微微扭曲。

    不是說法陣結界已經鎮壓了羅真了嗎?

    為什么對方還能展現出這樣的力量?

    難道,連被削弱了力量以后的這家伙,自己都無法戰勝?

    “混蛋...!”

    鏡伶路唾罵了起來。

    反倒是羅真,看著這樣的鏡伶路,施施然的開口了。

    “怎么?這樣就沒了嗎?”

    羅真再一次的說出這句話。

    可這次,羅真還有后話。

    “應該不是吧?”

    羅真瞇起眼睛,笑了。

    “畢竟,這家伙一直都在蠢蠢欲動啊。”

    說著,羅真沒有任何來由的陡然轉過身,并豁然伸出一只手。

    “唰!”

    就在這個瞬間里,一道黑影豁然竄出,在羅真的背后閃現。

    旋即,閃爍著銳利及冷冽的光芒的刀身被重重的劈下,切開了空氣。

    剛好,落在了羅真舉起的手上。

    “鐺————!”

    響亮的鋼鐵碰撞聲如聲波般擴散,刺痛著皮膚。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