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狼與兄弟 > 1263 我是你男人
    天才壹秒記住『』,。

    再程程的身后,還有金毛,大金毛也沖到了王贏的邊上,再王贏的腦袋往地上磕的時候,它突然之間就用自己的身體躺在了王贏的腦袋下面,王贏這一下磕到了金毛的身上,鮮血沾染了金毛身體,王贏這一下才停了下來,看著吐著舌頭的大金毛。

    程程也沖到了王贏的邊上,抱住了王贏,程程的母親盯著王贏,也是一臉的驚愕,眼神當中也是充斥著關心“銀子,你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沒事吧。”

    王贏看著抱著自己的程程,抬頭看著程程的母親,又轉身看了眼王道,王道坐在那里,依舊是一言不發,王贏滿手鮮血,抓住了程程的手背,跪在地上,感受著溫度。

    程程從邊上平靜的開口“親愛的,你不要這樣折磨自己,無論你怎么樣,我都支持你,我是你的女人,以前是,現在是,以后也是,我可以等你,真的,但是我求你,不要再這樣傷害自己了,我看的心都快碎了。”聽著程程的一句一句,王贏再次的流淚了。

    他滿腦子都是孫琪展,馬葉全,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突然之間想起來了這么多,這么多,他抱著程程,就這跪在地上哭了好久好久,甚至于,哭的自己都累了。

    許久許久,他整個人倒在了地上,當他倒下的時候,程程還沒有反應,只是自己眼前也紅了,后來覺得不對勁兒,她連忙蹲下來,一拍王贏的臉,她這才意識到,王贏是暈厥過去了“爸爸,爸爸,他暈過去了!!”程程從邊上大吼了起來……

    皇家私立醫院,再院長劉宇的辦公室內,劉宇,王道,兩個人坐在一起,劉宇看著王道,從邊上還在打趣兒“我一直以為他需要一些電視里面的情節,比如再撞一下腦子,或者在不小心發現了什么東西,然后一點一點的醒來,再或者再被子彈打一次,如何如何的,場景回現,他才能想起來以前的事情,但是現在看來,居然這么簡單。【www.aiquxs.com】”

    他兩手一攤“我早就知道,這是一個麻煩的人,這個事情是一個麻煩的事,我覺得可能和你不讓我再給他注射藥物有關系,如果他繼續注射藥物的話,肯定還能麻痹他的神經,肯定還會讓他把一切都想起來的時間往后拖,搞不好就是一輩子。”

    “還有一個可能。”劉宇從邊上伸出來手指“那就是電視上面出現的那個叫孫琪展的,和他的感情太深太深了,再他的記憶深處,這個人也是太重要了,這一下就死了。”

    更?新最a快y上j酷/匠d:網

    劉宇從邊上撇了撇嘴“再或許就是時間到了,當初子彈打進去傷害的腦部神經,已經完全修復了,所以就想起來了,反正不管怎么說,不管多少理由,他就是想起來了,但是現在還有一個辦法,他那會肯定響起來的事情不是很多,但是也不少,突然之間暈厥過去,應該是大量大量的記憶都在慢慢的恢復,然后造成他腦補神經的高度緊張,就像是一個水庫一樣,本來是空的,突然之間水庫注滿了水,還在不停的注水,那肯定是要往外溢的,然后,他的腦部空間,一下接受那么多的記憶,肯定還是要出問題的,我現在還有一個建議,一個可以嘗試一下的建議。”

    說到這的時候,劉宇這才把話說到了重點“趁著她現在暈厥,打著給他做手術的名義,再給他做一次開顱手術,我先給他拍個腦部的ct,確定好他之前腦部受傷的神經,然后找到那根神經,用微創,再讓那根神經受傷,或許有成功的希望,但是這種手術我從來沒有做過,只是根據這個事情,目前響起來的,唯一可行的辦法。”

    “但是這一點也有一些不好的事情,那就是可能會讓他連你們也記不起來,在可能,他一輩子就躺在病床上面了,這個事情也是你們需要考慮的,反正她現在沒有親人,你是他的岳父,程程是她的妻子,他暈厥過去了,怎么樣的主,你們都能做。”

    王道從邊上瞇著眼,悶聲不吭,沉默了好一會兒,隨即,他的臉上閃過了一絲兇狠“說到最后,終于說到關鍵的了,做手術,動手。”王道簡單明了,十分的果斷。

    劉宇從邊上自己直接站了起來“好了,接下來我來安排。”說完,劉宇起身往門口走,走到門口的時候,他跟著開口“那個什么,我可提前說好,搞不好就真的醒不過來了”

    王道沉默了一下,臉上的表情十分的糾結,隨即又透過窗戶,看了眼外面病房里面的程程,看著守在王贏身邊的程程,片刻之后,王道從邊上跟著開口“手術!”

    劉宇繼續的點了點頭,嘴角微微上揚,起身就去準備手術了,王道站在原地,也是一臉的無奈,看著病房里面自己的女兒,一臉的心疼,為了程程,他是真的豁出去了。

    看來劉宇也是準備這個手術,提前已經安排的差不多了,大概也就是半個多小時的準備時間,幾個人就進了王贏的房間,把王贏放到了推車上面,往手術室里面推。

    王贏再一次的被擺放在了手術臺上面,劉宇帶著口罩,今天這個手術,是他要親自動手了,他看著躺在床上的王贏,從邊上伸手示意了一下,麻醉師開始給王贏注射藥物,麻醉王贏的身體,劉宇從邊上拿起來手術刀,就在他要進行手術的那一刻,突然之間,一只冰涼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好涼,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手術臺上面的王贏,卻都忽略了外面的大門居然都沒有關死,而且,有人進來了。

    這個進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程程,程程抓著他的手腕“你們要對我老公做什么。”

    “沒事的,他是腦部的舊傷又發作了,我們需要給他重新手術,放心吧,他沒事的。”

    “我剛才已經問過了,他只說短暫性的昏迷,并沒有任何的危險,我了解我的父親,我也了解你,劉叔叔,我不說,但是不代表我不知道,我不允許你們給我的丈夫做手術,你們不要再把我當孩子了,我心里面,都跟明鏡一樣。”程程正說著呢,外面的大金毛也進來了,這醫院,也幸虧是劉宇的,否則的話,肯定不能把大金毛也帶進來的,金毛很通人性,到了程程的邊上,沖著劉宇他們就“汪汪汪!”的叫了起來。

    程程突然之間笑了“你看,連它都知道你們要做什么,我會不知道嗎,我不知道具體的,但是我絕對知道最后你們想要達成的目的,我不想他下輩子都躺在病床上面,哪怕他不能屬于我,我也不想傷害他,這是我的丈夫,睡在我枕邊的男人,我愛他。”

    劉宇這一下也不知道說什么了,很快,房間外面的王道也進來了,剛才程程說的一切的一切,他也全都聽見了,他看著自己固執的女兒,王道嘆了一口氣。

    片刻之后,程程把目光看向了自己的父親“爸爸,謝謝你和劉叔叔的好意,我不想用這樣的方式擁有他,你們了解我的。”說到這的時候,程程微微一笑,傾國傾城。

    自己的女兒終于也是長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了,王道一身黑色的西服,雙手插兜,好半天的功夫,他長出了一口氣,自己轉身就離開了,劉宇與王道多年老友。

    他看著王道這么離開,心里面也就合計的差不多了,他思考了很久,嘆了口氣,把自己的口罩也摘下來了,程程看著劉宇的行為“謝謝劉叔叔,真心感謝。”

    王贏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夢里面他夢見了很多很多,都是他們的從前,他們的曾經,他再醫院昏迷,整整也是昏迷了三天三夜,在他昏迷的這段時間,幾乎所有的記憶,都從他的腦海深處,大量大量的浮現,就像是大壩被洪水沖開一樣,魚貫而入。

    王贏幾乎記起來了所有所有的事情,他是突然之間睜開眼睛的,陽光明媚,他睜開眼的時候,羅祎,陳英杰,呂琦他們這些人剛離開,程程自己坐在房間里面,像是以往一樣,再給他擦臉,他端著邊上的水盆,剛擰開了毛巾,看見王贏睜開眼的那一刻,程程盯著王贏,看了好半天,隨即,她平靜的開口“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一覺睡醒,就變了一個人。”程程的話里面透漏著無限的哀傷,盡管她很想否認這些。

    但是這就是事實,王贏這一次睜開眼,比之前更霸氣,更有氣勢了,好像一切的一切,都回到了當初,也好像一切的一切,都變成那個陰險狡詐的王贏,那個義薄云天的王贏,只是他看著程程的眼神,依舊是那么的溫柔,他輕輕一伸手,把程程摟入了自己的懷里,程程像個孩子一樣,趴在王贏的懷里,痛哭流涕,也不說話,滿滿的都是委屈,邊上的金毛站起來,快和程程一樣高了,也用自己的兩個前腿,抓住了王贏,那意思似乎也是再挽留自己的男主人一樣,王贏就抱著程程,這樣抱了許久許久。

    慢慢的,程程停止了哭泣,他推開了王贏,自己抬頭“我是不是要失去你了,我是應該叫你銀子,還是應該叫你王贏?”她看著面前的這個人,明顯的和之前的那個銀子,感覺不一樣了,她能從他的眼神當中,看出來那些蠢蠢欲動,也能從他的眼神當中,看出來兇狠的欲望,還有那顆躁動不安的心,這一瞬間,她甚至有些陌生。

    “我是你男人,你應該叫我老公。”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