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懸疑 > 六跡之夢域空城 > 第十六章 狂歡
    大長老望向遙的目光滿是喜悅與慈愛,說:“遙,你已經得到了生命之石的認可,那么按照聚落的傳統,你將可以有單獨的一晚與生命之石接觸。這是難得的機會,能夠得到多少力量的賜與,就看你的命運了。”

    “現在食人鬼就在外面,我們沒有多少時間,遙,我現在就帶你去創生之室。”

    遙腦中一片空白,跟著大長老向聚落中間的建筑走去。她忽然回頭望向黃泉,看到他微微點頭,心中突然就有了勇氣。

    生命之石,創生之室……黃泉心中默念著。

    飛箭走了過來,在黃泉肩上一拍,道:“你的傷怎么樣了?沒事的話,跟我去喝酒。”

    “喝酒?”黃泉反應很快,立刻控制住差點抬起來把飛箭扔出去的手。

    “是啊!遙成了大武士,這是整個聚落的喜事,所有成年的戰士都分到了一些酒。要不是因為這個,平時哪里喝得到酒?”

    整個聚落的人都在忙碌著,比武場中央架起了巨大的篝火,女人們都在忙著準備食物,而一壇壇酒則從地下倉庫搬了出來,堆在篝火旁。

    火上架了一頭整鹿,正在燒烤,金色的油脂一滴滴落在火里,激得火舌沖天而起。四溢的香氣吸引了整個聚落的孩子,他們圍在篝火旁,盯著烤鹿,不停地咽著口水。

    這一天,簡直就是盛大的節日。

    而飛箭則端過來一大碗酒,分給了黃泉一半,然后實在是忍不住,幾口就喝了個干凈。

    黃泉只是嘗了一口,見飛箭的碗已經空了,微笑道:“這么快就喝完了,一會喝什么?”

    “等到正式開始,我還會有一碗。”武士和優秀的獵人會分到比普通戰士更多的物資,這是聚落最樸素的規則。

    黃泉將碗中酒倒回給飛箭一半,飛箭摸著頭,笑得很是靦腆,不過并沒有拒絕,也沒辦法拒絕。

    在黃泉看來,聚落中釀的酒既淡且酸,完全和好酒沾不上邊。帝國的記憶就像是昨天一樣,喝慣了最頂級的好酒,自然喝不慣這種自釀的散酒。

    酒味中混雜著谷物和水果,釀制技術根本就不過關,原料選擇也很有問題。這個聚落的釀酒技術還相當原始,甚至都比不過星際時代之前,還處于農耕時代的人族。

    喝過了酒,飛箭對黃泉的親近感又提升了幾分。他向中央長屋看了一眼,眼中滿是羨慕,說:“遙啊,還真是好運氣,居然得到了生命之石的認可!我們找到你的時候,她可還什么都不太會呢。”

    “大武士很少嗎?”

    飛箭翻了個白眼,道:“有時候,真不知道你究竟是哪個聚落出來的。大武士豈止是少?像我們這種規模的聚落,幾十年能夠出一個大武士就很了不起了。只要有一個大武士,用不了幾年,聚落規模就會增大很多。”

    “你們感知不到生命之石的力量嗎?”

    “當然感覺得到,只要在聚落中待著,生命之石就會慢慢提升我們的力量,但是要得到回應,可沒有那么簡單。”

    黃泉沒有說話,心想圣輝當然不會回應,不過生命之石確實有些奇怪,圣輝可不是這么柔和的。看來有機會,還是要親眼看看生命之石究竟是怎么回事。

    帝國所掌握的圣輝之石,力量相當狂暴,在接受圣輝的過程中,哪怕都是從全軍挑出來的精銳,死亡率也一直居高不下。能夠撐過去的,無不是彪悍強壯的家伙。

    很快,狂歡開始,酒壇一個個被打開,烤肉也如流水般分到眾人的碗里,當下就有美麗少女和年輕戰士圍著篝火唱歌跳舞。

    飛箭早就喝完了自己的那份酒,也加入到火邊舞動的人群中。

    黃泉安靜地坐著,不知為什么,眼前的狂歡背后,總是隱隱透著悲涼。

    此刻在創生之室中,遙正在發呆,不知該如何得到生命之石賜與的力量。

    創生之室不大,充滿了乳白色的光芒,它緩緩流動,竟似有若實質。

    沐浴在生命之石的光芒中,就像泡在冰冷的獸奶里,說不出的舒服柔滑。可是光芒中的力量就在少女體表流過,一點都沒有吸收。

    大長老也不知道該如何吸收生命之石的力量,若是他能夠明白,也就不會在大武士的門檻前卡住一輩子了。

    少女試著呼喚生命之石,但就和過去十幾年一樣,全無動靜。

    她伸手觸摸光芒,柔滑冰涼,卻絲毫不會滲入肌膚。她甚至嘗試著去吞食,可光芒畢竟不是水,哪里吞得到東西?

    試盡了種種辦法,都沒有結果,讓她心中也開始驚慌。

    “難道大長老弄錯了?”這個念頭一起,她就覺得自己真的不是大武士。

    少女沮喪起來,抱著膝蓋把頭埋進去。不知道灰暗的心情持續了多久,她想到了黃泉,忽然靈光一閃。

    遙想起來,她被認定為大武士,就是因為大長老親身感受了她的拳力。想到這,她抱著忐忑的心情,按照黃泉所授的方法,向前虛擊一拳。

    多道細線又匯成如洪濤般的力量,令她這一拳帶起輕微的呼嘯。就在揮拳擊出的瞬間,她忽然有所感覺,那些光芒好像開始滲入體內,如有目標般流向細線,然后被吸收。

    遙又驚又喜,確定不是幻覺,立即又揮出一拳。這次的感覺更加清晰無誤,那些細線確實在吸收光芒的力量!

    她并不知道自己體內的變化,如果能夠看到的話,她就會發現身體內部其實多出了一些特殊的肌體組織。此刻十幾條肌體組織正在微微發光,不斷脈動,同時吸收著星星點點的光芒。

    夜深人靜,狂歡的人們終于散去,該睡的睡,該醉的醉,也有許多年輕男女正在抓緊時間做想做的事。

    到了明天,武士們就要出戰,獵手們也要擔負起保衛家園的責任。可是獵場既然出現了食人鬼,那么營地遲早會被發現,所以不用祭祀,未來也是可知的。

    而在尋找新營地的過程中,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夠走到最后。

    黃泉依舊坐在篝火旁,此刻篝火已經只剩余燼,微紅的光芒將他的臉映得忽明忽暗。飛箭已經回去了,他居然喝醉了,加在一起其實也不過就兩碗多點。

    聚落中食物有限,能夠拿出來釀酒的更少,飛箭作為優秀的獵人,已經獲得比大部分人都多的份額,再想喝也沒有更多了。

    黃泉環視周圍,目光掠過一座座房屋,以及視野邊緣幽暗夜色的森林,仍然有種強烈不真實的感覺。

    他經歷過無數戰爭,多少次在生死線上徘徊,也斬殺過許多看上去無可匹敵的強者。無論陷入何等絕望的境地,他都不曾慌張,永遠冷靜。

    可是,他從未遇到過這種事,一覺醒來,已是一萬年后。

    對他來說,這是個完全陌生的世界。

    如同迷宮般的雨林,巨大的蚊蟲,奇特而又兇猛的野獸,以及來歷不明的食人鬼。

    在森林中時,他更是感覺到整個世界都有著隱隱的惡意。這種惡意無處不在,最直接的表現就是讓他恢復的速度有所放緩。直到進入這個聚落,在生命之石的范圍內,恢復速度才開始正常。

    黃泉嘗試著活動了一下身體,蘊含著圣輝力量的特殊肌體,大約只有三分之一有所回應,這意味著他現在實力大約是巔峰期的三分之一。

    不過他三分之一的力量,已經足以打翻幾名龍騎營戰士了,收拾巨巖這樣的武士更是不在話下。

    黃泉有些無聊地站起,來到了一棵大樹旁。

    這種樹木的主干筆直向上,幾乎沒有分叉,頂端樹冠又高又密,形成了一環天然穹頂,將整個聚落都保護起來。聚落周圍種的都是這種樹,加上樹下的灌木,以此形成天然屏障。

    他一邊思索,一邊下意識地輕輕敲擊著樹干。叮叮兩聲輕響吸引了他的注意,這明明是樹,怎么敲出了金石之音。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