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天帝傳 > 第23章 林家的真人?
    夜色降臨,林刻沒有繼續修煉,而是取出原鏡,進入虛擬圣門。

    “恭喜你藏鋒,擊殺血衣堡王天屹,獲得賞金三千兩,功德值六百點。”

    功德值的總數,達到九百點。

    林刻的嘴角微微上揚,打開《惡人宗卷》。

    “嘩——”

    十位修為達到《大武經》第五重天的惡人,出現在鏡面上。

    讓林刻頗為意外的是,其中有三位惡人,竟然都是血衣堡的血衣衛。

    “看來血衣堡還真是做了不少惡事,簡直就是火蛟城的毒瘤,既然如此,今晚就先殺你們三人。”

    林刻給許大愚打了一聲招呼,便是戴上白玉面具,走出鐵匠鋪,消失在迷茫的夜幕中。

    三位血衣堡惡人之一的陳沖,乃是第二營的血衣衛,負責看守衛北街奴隸市場。

    北街奴隸市場,為火蛟城最大的奴隸市場,占地上千畝,奴隸的數量上萬,有奴仆、戰奴、女/奴、礦奴……,等等。

    可謂是血衣堡的搖錢樹。

    每一位奴隸的臉上,都會印上一個“九”字印記。

    他們與林刻一樣,也屬于九等賤民之列。不過,普通奴隸臉上的九字印記,是用鐵器烙印上去,還是有機會消除。

    奴隸市場的大門,由三萬斤黑鐵澆鑄而成,高達兩丈有余,門上鑄有兩條盤體蜿蜒的螣蛇和天蜈,顯得厚重而又猙獰。

    大門前,站有八位身穿血鎧的血衣衛,個個身形魁梧,氣息厚重。在他們身旁,則是俯臥著兩頭血目蒼狼。

    普通凡人,從奴隸市場的大門前走過,會有一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林刻一步步向奴隸市場的大門走去,在距離大門五丈的位置,停下腳步,目光掃視八位血衣衛,道:“我要見陳沖。”

    八位血衣衛,沒有在林刻身上感知到元氣波動,不免有些輕視,因此都沒有理睬他。

    不過,其中一位滿臉胡渣的血衣衛,發現林刻額頭上的“九”字賤印,頓時眼睛一亮,笑道:“一個九等賤民,竟然敢來這里,有意思。”

    他向林刻大步走了過去。

    白玉面具并沒有遮住林刻眉心的九字賤印,在煉制面具的時候,他刻意交代了許大愚。

    因為,九字賤印可以時刻提醒他,還有大仇未報,必須拼命修煉。

    大開的鐵鑄大門后方,那些戴著手銬腳鏈的奴隸,盯向林刻,皆是露出同情的目光。

    “九等人沒有任何地位,就該躲著走,一旦被發現,就會被擒捉,淪為失去自由的奴隸,苦不堪言。他怎么敢來奴隸市場?”

    “就算不躲著走,也該把九字賤印遮起來。”

    “完了,已經有血衣衛去擒他,他是逃不掉了!”

    ……

    另外七位血衣衛,卻是相當失望和后悔,主動送上門的一個奴隸,就這么被人搶先。

    一個雙手雙腳健全的奴隸,可是價值數萬銅珠。

    隨著那位血衣衛越走越近,林刻看清他的臉,回想起在原鏡上看的影像,相互對比,頓時,眼睛一瞇,道:“你就是陳沖?”

    “居然認識你爺爺我,賤民,你還是有點見識嘛!”滿臉胡渣的血衣衛笑道。

    林刻道:“是你,那就很好。”

    陳沖體內的元氣,達到四十寸厚,在《大武經》第五重天武者中,已經算得上是強者。

    走到林刻的對面,陳沖停下腳步,從上至下的打量著他,滿意的點了點頭,道:“不錯,不錯,應該可以賣一個很好的價格。賤民,將你的面具摘下,讓爺爺看看你長得如何,是不是可以賣做男寵?男寵的價格,比普通奴隸高得多。”

    陳沖很輕視林刻,沒有任何防備。

    且,他們二人,相距極近。

    “既然你想看,便成全你。”

    林刻出手快如閃電,手臂一抬,一道藍色幽光,從陳沖頸邊閃過,隨后轉身就走。

    另外七位血衣衛,看見陳沖站在原地一動一動,皆是好奇。

    “陳沖,你在干什么?那個賤民已經走了,你不要,可以讓給我。”

    “對啊,值幾萬銅珠的。”

    陳沖背對著他們,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漸漸的,七位血衣衛察覺到不對勁,其中一位走上前去,拍了一下陳沖的肩膀:“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嘭。”

    陳沖的頭顱,滾落到地上,頸部涌起一道緋紅的血泉。

    “陳沖被殺了,那個賤民有問題,快追。”

    七位血衣衛之中,兩位達到《大武經》第五重巔峰的武者,騎著血目蒼狼,發出轟隆隆的鐵蹄聲,向林刻離開的方向追去。

    林刻早已消失不見,他們哪里追得上。

    殺了陳沖,林刻又去血衣武斗宮,使用飛刀,殺了陸有情和陸無情兄妹。

    這一夜,整個火蛟城都是血衣衛的身影,鐵蹄聲不絕,鬧得雞飛狗跳。

    畢竟在火蛟城,血衣堡就是天,就是王法,誰都不敢招惹。

    突然冒出一個白發玉面的殺手,連殺血衣堡三位上人武者,簡直就如三道耳光抽在血衣堡的臉上,打得他們顏面無存。

    ……

    血衣武斗場的地面,鋪著一層黑色寒鐵巖,堅硬程度堪比精鐵,能夠承受住《大武經》第八重天武者的攻擊。

    血衣堡的少堡主袁一城,看著擺在武斗場中的三具尸體,眼神冷銳到極點。

    楊明策檢查了三具尸體的傷口,來到袁一城身前,道:“與王天屹一樣,他們也是被飛刀殺死,應該是同一個人的手筆。出手之人,手法極其精準,一擊必中,是一個狠角色。”

    “又是飛刀。”

    袁一城的手中,把玩著一柄六寸長的藍色飛刀,身上釋放出濃烈的殺氣,令得周圍的溫度急速下降。

    這柄飛刀,曾殺死王天屹。

    “在火蛟城,敢與血衣堡對著干的,只有四大家族。會不會是林家,知道我們要對付他們,所以,使用出了這種手段,想要擾亂我們的計劃?”楊明策道。

    袁一城露出思索的神色,隨即譏誚的一笑:“有道理。不過,他們這只是在垂死掙扎,不會有任何作用。”

    “等到父親五十大壽之后,便是收拾他們的時候。那時,整個林家都將不復存在,男為奴,女為娼。而林家的產業,則將全部屬于我們血衣堡。”

    楊明策有些不解:“為什么要等到堡主五十大壽之后?林刻已經廢掉,以血衣堡的實力,要收拾林家,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

    袁一城道:“林家沒有那么簡單,除了擁有三位上師以外,十八年前,可是誕生過一位真人。”

    “真人?”楊明策大驚失色。

    袁一城神情嚴肅,慎重的點頭,道:“此事乃是隱秘,也是父親告訴我,我才知曉。可惜,那位真人存在的時間太短,沒有造成太大的影響力,否則整個火蛟城,甚至整個南地,恐怕都已變成林家的領地。”

    “那位真人難道已經隕落?”楊明策問道。

    袁一城道:“不知道,反正十八年都沒有再出現過,多半是已經死去。據說那位真人留下了一件寶物,用來守護林家。”

    楊明策吃驚不已,道:“真人留下的寶物,是什么?”

    “父親沒有告訴我,不過,就連他也十分忌憚,所以不敢輕舉妄動。等吧,等到五十大壽之后,應該會有收拾林家的辦法。”

    緊接著,袁一城又盯向手中的藍色飛刀,臉色冰寒的道:“繼續查,一定要將那個白發玉面的家伙找出來,我要當著全城武者,剁下他的頭顱,喂給狗吃。”

    ……

    謝謝大家支持《天帝傳》,本書暫時每天凌晨12點更新,希望大家看完后,添加收藏到書架,也可以幫忙投一些推薦票支持。小魚,萬分感謝。

    (本章完)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