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天帝傳 > 第410章 伊人已去
    林刻對佛門敬重,也很佩服祖先大師這樣的得道圣僧,更是渴望觀閱高深的功和法,但是,自己七情六欲未斷,怎么可能跳出紅塵,遁入空門?

    于是,他再次婉拒。

    祖先大師抬頭望天,露出無奈的神情,忽的,又想通了,釋然的道:“也對,也對,是貧僧太過心急。你的塵緣未了,還不是時候。”

    將林家眾人安排妥當后,林刻立即出發,趕去白帝靈山。

    ……

    萬米高的山岳,被冰雪覆蓋,巍峨磅礴。

    山頂,紅墻綠瓦,靈霧飄逸。

    玄境宗的年輕弟子,正在山道石梯上掃雪,見到林刻回來,一個個欣喜萬分。

    “拜見林刻師兄。”

    “林刻師兄回來了!”

    ……

    都是十多歲的少年武者,朝氣磅礴,身上洋溢著青春活力。他們圍繞林刻,眼中充滿敬重和崇拜,猶如看偶像一般。

    林刻也只是十八歲的少年,與他們談笑風生,向山頂行去。

    路上,林刻向他們詢問,玄境宗進入阿拉冥山界域的武者的消息,被告知,那些武者回來后,全部都離開白劫星,去了太微星域,多半會拜入武殿。

    緊接著,林刻又問了聶仙桑的消息。

    “聶師妹昨天回來過,在師尊的陵墓旁邊,葬下了師娘。”一位曾經與林刻關系交好的年輕武者,說道。

    他是玄境宗上一任宗主聶行龍的弟子,名叫葉雙。

    林刻連忙問道:“她現在在哪里?”

    “今天早上一早,我看見她獨自一人,背著行囊下山,向東而去。我曾遠遠的喚她,可是,她沒有理我。”葉雙道,

    林刻頓住腳步,問道:“她走了有多久?”

    “大概三個時辰。”葉雙道。

    林刻立即便是準備去追,可是,葉雙卻一把拉住了他,道:“林刻師兄你回來得正好,昨夜,玄境宗發生了兩件詭異至極的事。”

    林刻知道聶仙桑是去了東海星空渡口,心中焦急,但還是問道:“什么詭異的事?”

    “你沒有發現白帝靈山少了什么嗎?”葉雙道。

    林刻的心,已不在此處,抬頭觀望白霧茫茫的山林,沒有看出什么特別的地方,道:“我先去追師妹,有什么事,等我回來再說。”

    林刻縱身一躍,體內涌出渾厚的元氣,身形騰飛了起來。

    飛到半空,落到青牛鵬獸的背上,他道:“全速,去東海之濱。”

    達到真人境,林刻憑借自身的力量,倒是可以御空飛行。

    但,他現在只是真元境第一層的修為,若是強行飛行,體內本就不多的真元,很快就會耗盡。

    青牛鵬獸的速度奇快,沒過多久,趕到東海。

    下方,海岸線綿長,海水碧藍如洗。

    頭頂上方,天空無比低矮,云層翻涌,一條寬闊的河流連接星空和大海,從東海流淌而過,又沖向星空的另一頭。

    若是站在太空中望去,看到的畫面便是,一條宇宙河流,從白劫星的海面上穿過,又滾滾流淌,延伸向無盡漆黑的宇宙深處。

    白劫星與宇宙河流相比,就像是藤蔓上的一枚果子。

    宇宙河流,是星空中的生命之水,澆灌一顆又一顆星球,孕育出無數生命。同時,又是最偉大的航道,是星球之間相互貿易溝通和人文交流的紐帶。

    白劫星的星空碼頭,建立在東海之濱。

    此刻,一艘星域天舟,沿著宇宙河流,航行出了白劫星。

    在天舟的甲板上,林刻看見了聶仙桑的身影。

    “仙桑!”林刻大喝一聲。

    青牛鵬獸的雙翼展開,散發出灼熱的火焰,沖天而起,越飛越高,奮力去追。

    可是,飛得越高,阻力越強。

    風,割得林刻的皮膚發疼,耳膜似乎都要破碎。

    到最后,林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星域天舟越飛越遠,最后,化為宇宙河流中的一粒黑點,消失在無盡遙遠的地方。

    至于天舟上的聶仙桑,有沒有聽到他的喚聲,也就不得而知。

    落回地面,林刻找上星空碼頭的一位負責人,道:“給我一艘星域天舟,我現在就要去太微星域,航行一次需要支付多少枚元晶?多少我都給。”

    宇宙河流的交通運輸,幾乎完全被三大商會壟斷。

    這位負責人,看上去五十來歲,名叫常龍飛,是一位命師境界的強者,屬于原始商會旗下。

    常龍飛當然認識林刻,連忙道:“林刻公子,實在對不住,最近各大勢力的武者都從阿拉冥山界域返回,然后,很多都去了太微星域,星空碼頭的星域天舟,已經全部航行了出去。你看,這東海之上,哪里還有一只星域天舟?”

    林刻深深皺眉,問道:“最近的一艘天域天舟,需要等多久?”

    “至少還要等三天。”

    緊接著,常龍飛又補了一句,道:“白劫星與太微星域的繁華地帶,離得實在太遠,乘坐星域天舟,也需要三個月才能到達。三天后的那艘星域天舟,都是原始商會加派來的。不然,林刻公子想要去太微星域,得等到一個月后。”

    林刻再次抬頭望天,只能看見宇宙河流,化為一根白色的線,消失在天盡頭。

    河上的星域天舟,早已不見蹤影。

    伊人已去,從此星海茫茫,芳蹤難尋。

    坐在青牛鵬獸的背上,林刻的心情疲憊、失落、茫然,最后,臉上只剩一抹憂傷的苦笑,自言自語的道:“仙桑啊,仙桑,你心中的結,得什么時候才能解開?師哥不在你身邊,你一定要好好的保護自己。”

    回到白帝靈山,接待林刻的,乃是玄境宗如今的主事者,慕容長夜。

    玄境宗的高手,幾乎全部隕落,五大元老只剩慕容長夜一人還活著,倒也還能勉強撐住場面。

    回來后,林刻終于發現不對勁的地方,明白葉雙說的“少了什么”的意思。

    原來,生長在白帝靈山上的那株“仙女桑”,一夜之間,竟是消失不見。

    仙女桑,是聶仙桑出生的那一天,突然之間長出來,一天之內,長了百米,可以稱得上是罕見的神跡。

    仙女桑的失蹤,讓整個玄境宗的武者都感到詭異。

    如此巨大的一棵樹,怎么可能無聲無息被人盜走?

    林刻親自去了仙女桑曾經生長的地方看過,可以確定的是,它不是被砍掉。地底的根須被全部挖走,只剩一個巨大的坑。

    或者說,不像是被挖走,而是……憑空消失。

    因為沒有挖掘的痕跡,泥土中也沒有斷掉的根須。

    “憑空生長出來,又憑空消失,還真是有意思。”

    正在林刻沉思的時候,站在一旁的慕容長夜道:“還有第二件詭異的事,七彩圣湖干枯了!”

    “哦!竟有此事?”林刻驚訝的道。

    七彩圣湖,乃是白帝靈山山腰處的一座七彩色湖泊,湖畔是歷代玄境宗宗主和真人名宿的埋葬之地,等閑之輩,不能進入。

    林刻和慕容長夜來到湖畔,曾經深不見底的湖泊,變成枯湖,宛如一口巨大無比的天井,直通地底。

    向下望去,里面漆黑一片,以林刻真人的目力也看不到底,仿佛有某種奇異的力量在阻擋視線。

    林刻又動用元神去感知,可是探查到百米之下,元神就變得越來越模糊。

    “這里的湖水,也是昨晚消失的?”林刻問道。

    “沒錯。”

    慕容長夜點了點頭。

    林刻抬頭,看到湖畔的一座新墓,墓碑上,刻有青蓮夫人的名字。

    慕容長夜道:“昨晚只有仙桑在這里守陵,祭奠已故的父母。”

    仙女桑的消失,七彩圣湖的干枯,似乎都與聶仙桑脫不了關系。

    昨夜,這里到底發生了什么?

    林刻再次盯向枯湖之底,縱身一躍,跳了下去。

    想要弄清楚原因,只能去地底探個究竟。

    地底奇寒無比,只是下落了數十米,光線便是迅速消失。林刻察覺到不對勁,立即激發出一對鳳凰羽翼,放緩下落的速度。

    到達地底百米的位置。

    心海中,火焰小鳥忽的驚呼一聲:“停下,不能在繼續往下,有危險。”

    “怎么了?”林刻問道。

    火焰小鳥道:“下方彌漫著地衣瘴氣,趕緊回去,回到地面。”

    林刻向下看了一眼,只見,下方一片黑暗,霧氣濃密,視線被完全吞噬。

    緊接著,大腦昏痛,心跳加速。

    來不及繼續詢問,林刻連忙扇動鳳凰羽翼,飛回地面。

    雙腳落地,他渾身乏力,差一點一個踉蹌跌倒在地上。

    慕容長夜看到他臉色蒼白如紙,臉色大變,問道:“怎么了,下面有什么可怕的東西嗎?”

    林刻可是真人,而且不是一般的真人,就連他都如此模樣,可想而知湖底必定是兇險無比。

    林刻調動日月瑤光氣在體內運行了一個周天,才緩了過來,沒有回答慕容長夜,而是與心海中的火焰小鳥溝通,問道:“地衣瘴氣到底是什么東西,怎么這么可怕?”

    “哏哏,這就可怕?幸好剛才你沒有直接與地衣瘴氣接觸,要不然,現在血肉骨頭都已經腐蝕融化。所謂地衣瘴氣,就是說,即便是地人接觸到瘴氣,也會融為腐水,只剩一件衣衫。”火焰小鳥道。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