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天帝傳 > 第406章 回林家
    經歷了一季寒冬,又經歷三個月的黑暗死亡季,草木凋零,蠻獸蟄伏,可是,色靈山的寒松卻依舊翠綠,蒼勁挺拔。

    雪山下,松林邊。

    許大愚和林刻并肩而立,眺望遠處的云霧,久久不言。

    昨日,封小芊親自動手,將元策的九竅丹田,移植給了許大愚。

    移植丹田的成功率本來是極低,而且會有生命危險,可是,也不知是不是許大愚的體質異于常人,竟然輕輕松松的挺了過去。

    僅僅一夜,便是完全恢復,精神和身體狀態,更勝從前。

    林刻呼出一口白氣,道:“離開后,有什么打算?”

    “我想去找瞎子師父,弄清楚我的身世。”許大愚道。

    林刻道:“宇宙浩瀚,你去哪里找他?”

    “先去太微星域!他離開的時候,說過一些奇怪的話,當時,沒覺得有什么,可是現在回想起來,卻大有深意,我從中已經找到一些線索。”許大愚道。

    林刻沒有再多問,從儲物囊中,取出兩個酒葫蘆,其中一個扔給許大愚。

    “我聽說太微星域無比浩大,像白劫星這樣的下等生命星球,便是足有七萬余顆。此次一別,星海茫茫,也不知還有沒有再見的機會,敬你一壺酒,天南地北永是兄弟。”

    林刻抓起酒壺,仰頭便是往嘴里倒。

    “咕嚕嚕。”

    林刻并不是一個嗜酒的人,可是,心中的離別傷感情緒,卻需要酒來澆淋。自從遭遇了玄境宗巨變,許大愚就是他最真摯的兄弟。

    本以為,兩人可以繼續走下去,一起修煉,一起成長。

    可是現在,卻不得不分別。

    許大愚滿眶熱淚,幾乎忍不住想要留下,可是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也將滿葫蘆的酒,灌入進嘴里。

    酒,淋濕了衣襟。

    喝完后,許大愚粗厚的喘氣,目光蘊含濃烈的熱焰,道:“刻兒哥,你不必如此傷感,只要我們足夠的優秀,即便是遼闊無邊的星海,也掩蓋不了我們身上的璀璨光芒。哪里還能找不到你?他日,若是聽到你的消息,哪怕相隔億萬里星域,我也一定會來找你。”

    “啪”的一聲,將葫蘆扔在地上,砸得粉碎,許大愚大步流星的離去。

    沒有回頭。

    目望著他的背影,林刻的雙眼,忍不住也濕潤。

    修武這條路,太兇險,即便再強的人物,也有隕落的時候。再優秀的天驕,也可能泯然眾人。

    再見,哪有那么容易?

    不過許大愚卻不得不離開,他覺得自己肯定是妖冥,與林刻一起去圣門,說不一定什么時候,就被圣門的大人物察覺。

    那時,不僅自己得死,還會害了林刻。

    他必須踏上一條,屬于他自己的路。

    封小芊走到林刻的身旁,道:“他的血液,與人類的血液,有些不一樣。”

    在移植丹田的時候,封小芊察覺到了這一點。

    “此事,僅我們知道,切莫告訴第三人。”林刻道。

    封小芊輕輕點頭,又道:“姐姐傳訊給了我,催促我們帶上圣門的那一千多位幸存者,盡快出發。”

    林刻詫異的道:“你能收到來自太微星域的傳訊?”

    “姐姐就在白劫星外。”封小芊道。

    對封小芊那位有著無數傳說的姐姐,林刻慕名已久,情不自禁抬頭看向天空。

    只是三層塔天才的蕭真,便是驚艷絕倫。

    達到半步傳奇的封元宓,又是何等風采?

    “我要先回林家一趟。”林刻道。

    封小芊道:“我陪你。”

    火蛟城與色靈山相隔很近,以林刻和封小芊的修為,不過片刻,便是到達林府的大門外。

    看見林刻,等在大門前的一位林家忠仆,露出大喜的神色,立即躬身行禮,道:“拜見刻少爺!”

    “不必多禮。”

    林刻揮了揮手,向門內走去。

    那位忠仆深知刻少爺的強大,哪里敢有一絲不敬,彎腰緊跟在林刻的身后,低聲道:“刻少爺,府上發生了大事,家主和老太公都在等你回來主持大局。”

    林刻眉頭一皺,問道:“什么大事?”

    “三爺被武殿的真人打成了重傷。”那位忠仆道。

    林家的三爺,正是林刻的外公,林忠傲。

    “你說什么?”

    林刻的眼中露出一道冷芒,化為一道殘影,急速沖了出去,趕向林忠傲的別院。

    封小芊向林府中看了一眼,頓住腳步,向那位林家忠仆詢問具體情況。

    看到躺在床榻上,臉色蒼白如紙的林忠傲,林刻心緒難平,只覺得心口無比疼痛。就像當初,林忠傲在玄境宗,想要為林刻討一個公道,卻被打傷的時候一樣。

    “林刻哥哥,你終于回來了,三爺爺恐怕……挺不過去了……”蹲在床邊的林曦兒跑了過來,臉上既有喜悅,卻又有悲傷。

    “別著急,我先看看。”

    林刻來到床邊,動用元神,查探林忠傲的傷勢。

    林忠傲是被元氣震傷了五臟六腑,就連經脈和血脈也多處斷裂,當然,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

    最主要的是,他的體內,侵入了一股元氣。

    這股元氣……

    竟是星斑元氣!

    對于星斑元氣,林刻一點都不陌生。在沒有被易一廢掉修為之前,他修煉出來的異種元氣,就是星斑元氣。

    此后,再一次見到星斑元氣,是在蕭真的身上。

    “蕭真!”

    林刻深吸一口氣,平靜的心,被徹底激怒,生出絲絲殺氣。

    但是,他克制了下來,救人要緊。

    侵入林忠傲體內的星斑元氣,正在橫沖直撞,破壞身體組織,使得傷勢不斷加重。

    想要救他,必須先將那股星斑元氣,從體內逼出。

    就在林刻準備動手的時候,封小芊走了進來,道:“還是我來吧,林爺爺的臟腑、經脈、血脈都已經非常脆弱,你強行去逼出侵入他體內的元氣,他未必承受得住。”

    林刻點了點頭,退到一邊。

    封小芊的醫術高明,由她出手,自然比他要穩妥得多。

    封小芊動用針法,引出林忠傲體內的星斑元氣之后,又給他喂下從阿拉冥山界域帶回的佛泉,傷勢逐漸穩定下來,開始好轉。

    關上房門,二人退了出去。

    “多謝。”林刻道。

    封小芊含笑,輕輕搖頭,隨即又問道:“你打算怎么處置蕭真?”

    剛才,林刻已使用元神探查了整個林府,聽到這話,眼神猛然沉了下來,向困住蕭真和蕭伯符的那座院落,快步走去。

    院落外,依舊聚集了大批林家的武者,里三層外三層的圍著。

    見到林刻趕至,林頌率先迎了上去,大笑道:“刻兒終于回來了,太公就知道,區區阿拉冥山,對你來說不會有太大的危險。”

    “他們被困了多久?”林刻問道。

    林頌收起笑容,肅然的道:“已經一天一夜。”

    “林府的陣法,居然能困住他們這么久?”

    林刻動用元神,細細查探那座院落之中的陣法烙印,越看越驚奇。其中一些地方,以他的陣法造詣,居然都看不明白,相當復雜高深。

    “這座陣法從何而來?誰布置的?”林刻吃驚問道。

    林頌的眼神略微有些不自然,岔開話題道:“還是先想辦法解決這兩個大麻煩吧,武殿的真人,身份還不低,修為又高得嚇人。”

    陣法,不具有攻擊性,只能困住蕭真和蕭伯符。

    的確有些麻煩,總不能一直等到將他們餓死在這里吧?憑借真人的修為,加上他們身上的各種丹藥,幾個月都不一定餓得死他們。

    封小芊道:“我先前已經傳訊給了羅謙師兄,他應該很快就能趕過來。但是,我有幾個疑惑,蕭真為何會來林家?又為何只是打傷了林爺爺?憑借他的修為,林爺爺恐怕承受不住他的一指。”

    說到底,蕭真與林刻并沒有深仇大恨,為何要不顧身份來林家鬧事?

    像蕭真那樣心高氣傲的人物,林家的這些人,根本入不了他的眼。

    所以,封小芊本能的覺得,此事不像表面那么簡單,肯定另有隱情。

    就在林頌猶豫不決,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的時候,一道聲音響起。

    “這事兒,我知道。”

    羅謙站在林府的一堵高墻之上,手撩長發,一副天下之事我盡知的神情。

    “唰!”

    一支鐵箭,向他飛了過去。

    羅謙一揮手將鐵箭打飛,從高墻上飄飛下來,道:“林刻,你們家的家將膽魄不錯啊,居然敢射真人。”

    “自己人。”

    林刻向一眾侍衛吩咐了一聲,隨即又道:“你自己不走大門,偏要翻墻,被攻擊也是自找的。小心踩中陣法烙印,與蕭真一樣被困死在陣中,林府可不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

    羅謙嚇了一跳,連忙停步。

    封小芊道:“你剛才說,你知道什么原因?”

    羅謙挺起胸膛,輕哼一聲:“那是當然!蕭真和林刻雖然沒有深仇大恨,可是,二人卻是情敵。蕭真來林府,肯定是為了敲山震虎,警告林刻不要再染指聶仙桑。可惜啊,他卻沒有料到,小小一座林府,卻布置有如此玄妙的陣法。”

    說到此處,羅謙忍不住仰天大笑:“哈哈!我一定要用原鏡記錄下來,帶回太微星域,傳到原始天網。武殿奇才蕭真與人爭風吃醋,欺凌其家人,可惜被一群低等武者算計,落入陣法陷阱,自食惡果。到時候,絕對火爆!”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