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天帝傳 > 第317章 瘋狗易一
    林刻在南劍宗布置的“八面罡風殺陣”,只能算是一座簡陣,連下品陣法都算不上。無論是煉制陣壘,還是煉制元晶,總共凝聚的陣烙印,不超過一百道。

    煉制百鬼魑魅陣的工程,是它的數十倍。

    首先,十二顆真骨骷髏頭,每一顆上面,都要煉制一百道陣烙印。

    黑蜈妖冥魂的身上,需要煉制一千二百道陣烙印。

    每一只魑魅的身上,需要煉制三道鎮烙印。

    僅僅只是這些陣烙印,加起來,就是二千七百道。

    除此之外,還要在黑蜈妖冥魂和一百只魑魅身上,煉制御靈烙印。

    如此巨大的一座陣法,必須使用林刻自己的靈血。那種消耗,即便他的修為,已經達到血海卷第十五重天,也有一些吃不消。

    正是如此,林刻每天都要吃大量血靈丹,恢復體內的血氣。

    ……

    火蛟城。

    卓維和老麥,愁眉苦臉的,坐在距離林府不遠的一座酒樓中。

    久久之后,老麥晃著那顆碩大的腦袋,道:“既然,林刻已經死了,我們和他的合作,自然也就終止,沒必要繼續守在林家。”

    就在昨天,易一真人返回玄境宗,宣告天下:

    “在押解林刻回玄境宗的途中,本星主遭到孽徒林刻的偷襲。他不想接受天下武者的審判,欲想逃跑,本星主一路追他,追進了神照山。”

    “在神照山中,林刻不幸墜入巖漿河流,尸骨無存。”

    隨后,易一真人在原始天網上直播,回復所有武者的質疑。

    第一,針對蘇妍的污蔑。

    易一真人認為蘇妍也是受害者,很有可能,是被青河圣府威脅,才會發了那些不符合事實的言論。

    第二,關于聶仙桑的指控。

    易一真人直接否認,覺得她是被林刻蒙蔽,才會對他生出誤解。

    至于聶仙桑拿出的那些證據,易一真人更是表現出剛正不阿的一面,直言,愿意和姚妃月和風聞禮當面對質。

    后來,又老淚縱橫,聲稱自己的兒子天晟,被林刻殘忍的殺害。天晟公子說的那些話,未必是活著的時候說的,那個時候,既有可能,已經變成一具遭受控制的死尸。

    ……

    這場直播,在白劫星,引起轟動效應。

    出奇的是,除了少數一些無名之輩,跳出來質疑易一真人。別的武者,全部都沒有發聲,一個個都陷入沉默。

    歸根結底還是因為,在直播的前一天,南劍宗被滅宗的消息,傳遍了白劫星。

    南劍宗宗主王修,頭顱被斬,懸掛于山門之上。

    蘇妍的父親,南劍宗的長老“蘇無視”,身中一百七十三劍,鮮血流干而死。

    全宗上下三千弟子,尸橫遍野,鮮血染紅了胥山。

    直播后,易一真人當場宣布,“白劫星星主宮,開始招收武者,凡是修為達到《大武經》第五重天以上的上人,皆可加入。從今往后,星主宮取代青河圣府,懲惡揚善,維護白劫星的秩序。”

    “一百個普通凡人之中,才有可能,誕生出一個上人武者。所以,上人武者就該是這個世界的主人,是真正的人上人,是這顆星球的統治者。”

    “凡人,只有努力修煉,成為上人,才可以成為統治者的一員。”

    ……

    盲目崇拜易一真人的武者,本就不少。

    “統治者言論”一出,讓那些境界較低的上人武者,都產生了強烈的優越感,以為加入星主宮,真的可以成為統治者的一員。

    于是,他們源源不斷,向玄境宗所在的白帝靈山,匯聚而去。

    星主宮,就建立在白帝靈山之巔。

    老麥又道:“這一場爭斗,終究還是林刻和青河圣府敗了!沒辦法,實力代表一切。易一真人是白劫星的第一強者,這就是最大的資本。”

    卓維其實也明白,繼續守在林府,已經沒有意義。

    只是,他難以相信,林刻居然真的已經死去。

    那可是一個了不得的天才人物,就算是去了太微星域,都能綻放出奪目的光芒。本來,卓維還在思考,與林刻的后續合作,深挖他身上的價值,將他打造成太微星域的大名俠。

    現在看來,一切都成為泡影。

    卓維長嘆一聲:“每年太微星域死的天才,多不勝數,已經見怪不怪,我想那么多干什么。”

    ……

    青河圣府總壇的圣徒,全部都已經撤離,分散到白劫星各地。

    在火蛟城南面的色靈山中,設置了一座臨時總壇。

    若是要守,色靈山山勢奇絕,多懸崖峭壁,足以守住一段時間。若是要退,色靈山背靠不周森林,很快就能退走。

    “唰唰。”

    紅楓林中。

    封小芊穿著一塵不染的白衣,手持三尺青鋒,腳踩飄逸的步法,不斷揮劍。

    此時,她與平時的溫文爾雅截然不同,渾身充滿銳氣,一道道十多丈長的劍氣飛出去,將林中的紅楓樹紛紛斬斷,地面上,劍痕多不勝數。

    紅葉天上舞,

    白衣踏葉行。

    劍音懾鬼神,

    不知想殺誰。

    半晌后,封小芊停了下來,渾身香汗淋漓,沉默的站在地上,任憑紅葉在身邊飄落。

    “恭喜師妹,突破到了第十六重天。”

    吳暢和封萬鵬,從遠處走來。

    “咻。”

    長劍回鞘,封小芊淡淡的道:“不夠,還遠遠不夠。”

    封萬鵬有些擔憂的道:“小芊,你的修為速度已經很快,一年不到,從第十二重天,突破到第十六重天。別將自己逼得太狠……”

    “姐姐十歲的時候,已經達到真人境界。”封小芊道。

    “你走的路,與她不一樣。”

    封小芊道:“不,我現在要和她,走一樣的路。”

    封萬鵬長嘆。

    收到林刻的死訊,封小芊整個人都變了。

    以前,封小芊根本就不喜歡修煉武道,而是喜歡專研藥理和丹藥。四年前,他們一家來到白劫星,遭到魔盟的圍殺,才讓她認識武道的重要性,從而踏上了修煉之路。

    經歷了林刻這件事,她對武道,變得更加渴望和努力,每天都在拼命的修煉。

    封小芊的先天資質,其實并不比她姐姐差不多少。短短數天時間,便是沖破第十六重天境界,更是將大乘上人法“元宓意劍”修煉到大成。

    如此悟性,就算是林刻,也未必比得上。

    封萬鵬道:“等到死亡季到來,圣門會派遣真人境界的強者趕來白劫星,到時候,對付易一并不是難事。”

    封小芊道:“魔盟也肯定有真人境的強者駕臨,易一是天擇院苦心培養了二十年的重要棋子,怎可能讓我們那么輕易的拔掉?”

    “易一的統治者言論一出,白劫星怕是有不少武者,想要加入星主宮吧?”

    吳暢的神情凝重,道:“我們還是低估了易一在白劫星的影響力,我和府主一起推演過,保守估計,死亡季之前,加入星主宮的上人武者,很有可能超過五十萬。”

    封小芊抬頭望天,道:“整個人白劫星的上人武者數量,不超過五百萬。五十萬加入星主宮,易一將成為白劫星真正的主宰,沒有人能夠與他抗衡。”

    “如果這五十萬武者,被他帶進宇宙森林,就算只有十分之一活下來,也有五萬之多。”

    “這五萬武者,都是真人種子。”

    “如果,天擇院在這個時代,突然多出五萬真人,必定打破太微星域的勢力平衡。我估測,這次天擇院,必定會全力以赴經營白劫星,對他們而言,利益實在太大,易一真人是他們必須要保住的一顆棋子。”

    封萬鵬點了點頭,道:“圣門高層也非常重視此事,下了命令,不惜一切代價摧毀天擇院的計劃。無論如何,易一必須死。”

    “圣門派遣了多少真人,趕來白劫星?”封小芊問道。

    從太微星域到白劫星,有一段遙遠的星空路。如果,圣門真的派遣了真人過來,此刻肯定已經在路上。

    甚至有可能,已經到達白劫星的大氣層外,只是暫時進不來。

    封萬鵬道:“圣門仔細研究過白劫星大氣層的陣法,分析出了一些關鍵性的東西。根據陣法的特性,從六大高等星球和各大中等星球,挑選出了近四十位真人,全部都是下四境的境界。”

    “這么少?”封小芊道。

    封萬鵬道:“已經不少了,真人想要進入白劫星,條件非常苛刻。圣門這次,也下了很大的決心,動用了大量人力和物力。”

    “可惜,白劫星的這場爭斗,青河圣府卻一敗涂地。我是圣門的罪人啊!”

    封小芊知道父親身上肩負了很重的責任,如今功敗垂成,肯定非常自責。

    她安慰道:“誰笑到最后還不一定,只要死亡季沒有結束,天擇院就未必是最大的贏家。”

    緊接著,封小芊又問道:“易一對青河圣府的分舵下手了吧?”

    吳暢點了點頭,神情悲戚而又憤怒,道:“元溪城、豐南城的分舵,昨晚遭到暗襲,全軍覆沒。桂寒城分舵,失去了聯系。”

    “易一現在是變成了瘋狗,無所顧忌,四處亂咬。滅了南劍宗,竟然還不夠。”封萬鵬狠狠一腳踩在地上,因為用力過巨,牽動了傷勢,劇烈的咳嗽。

    青河圣府撤離的時候,封小芊曾傳訊給南劍宗宗主王修,讓他暫時解散宗主,離開胥山,避一避風頭。南劍宗雖然沒有做錯什么,可是,因為蘇妍的緣故,很有可能,被易一用來殺雞儆猴。

    可惜,王修剛愎自用,聽不進去勸諫,自認為,易一不可能不顧自己“賢德宗師”的形象,做出這種狠毒之事。

    最終釀成一場慘劫。

    “未必只是易一,從太微星域過來魔盟高手,應該也加入到了對付青河圣府的陣營。否則,不可能一日之間,三座城池的分舵被襲擊。臨時總壇被他們找到,只是時間問題。”

    封小芊拽著一雙雪白的玉拳,努力保持理智,克制心中的殺意。

    無論局勢有多么惡劣,遭遇的有多么慘痛,必須要冷靜,控制自己的情緒,只有這樣,才能找到最好的機會,給敵人致命的一擊。

    (本章完)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