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天帝傳 > 第三百四十四章 菩提子
    “轟隆隆。”

    冥鬼風霧,沖撞在龜背山丘上。

    風霧中,一只只面目猙獰的冥鬼,張牙舞爪,不斷打出攻擊,將山丘上方的光幕,打得不停震動。

    它們散發出來的氣息,與黑蜈妖冥魂很像。

    有的形如魔狼,有的是人的形態,有的披頭散發看不清身形……

    各種不同種族的冥鬼,一起出現,將龜背山丘包圍,口中厲吼,打出的攻擊力量,宛如雨點一般落下。

    主持大陣的田沖真人,不再像最開始那么自信和從容,臉上浮現出一絲慌亂之色。

    在太微星域,他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多可怕的兇惡厲鬼。

    他道:“冥鬼的數量太多,持續攻擊下去,行甲陣未必撐得住。府主,必須立即安排強者,將武道元氣打入二十八桿陣旗,把陣法的力量催動到極致。”

    “好,這件事,交給本府主來辦。”

    封萬鵬很清楚,行甲陣若是被攻破,將是多么可怕的災難。

    片刻后,每一桿陣旗的下方,都安排了一位真人和二位命師。他們將陣旗當成元器,調動體內的武道元氣,源源不斷的注入進去。

    “哧哧。”

    陣旗中的陣法烙印,浮現出亮光,全部被激發出來。

    頓時,行甲陣的防御力大增,變得固若金湯。冥鬼打出的攻擊,只能在光幕上,留下一道道淺淺的漣漪。

    “原來這才是行甲陣的全部防御力量。”

    “如此防御,就算冥鬼的數量,再增加一倍,也休想攻破。哈哈,這下不用怕它們了!”

    ……

    龜背山丘上的圣門武者,神情輕松了下來,隨即,開始收集從天空灑落的金色液滴。

    那些金色液滴,正是金光佛液。

    謝紫涵冷哼一聲:“龜背山丘才多大一塊地方,兩千多武者一起搶,能收集多少金光佛液?”

    說完這話,她縱身一躍,從石墻上跳了下去,穿過行甲陣凝成的光幕,沖入進黑壓壓的冥鬼風霧之中。

    “這個瘋婆子,膽子也太大了!”林刻低聲道。

    他明白,謝紫涵來到阿拉冥山,最大的目的,就是尋覓金光佛液。因為,她的元氣,被卡在一萬五千丈,始終無法提升上去,只有金光佛液,才能助她破境。

    “走,我們也去外面收集。”

    “我的元氣,被卡在一萬二千丈,想要更進一步,只能拼命。”

    從太微星域來的十七位《大武經》第十六重天巔峰的命師天才,也施展出身法,沖出行甲陣。

    他們和謝紫涵的目的一樣。

    “大愚,我們也去。”

    林刻和許大愚跳下了石墻,沒有離開行甲陣太遠,一旦遇到不可抵擋的危險,隨時都能逃回去。

    林刻的心海,暫時還沒有出現瓶頸,所以,不打算和謝紫涵他們搶奪金光佛液。

    出來的目的,乃是收集魑魅級別的冥鬼,修復陣法。

    “我施展御靈法的時候,大愚你一定要保護好我的安全,不能讓冥鬼攻擊到我。”林刻道。

    許大愚將碩大的地獄戰錘喚了出來,提在手中,拍胸口保證,道:“放心,有我在,誰敢靠近,我打得它魂飛魄散。”

    林刻盤坐到了地上,將一張人皮鬼幡從儲物囊中取出,插在身旁的地上。隨后,釋放出元神和靈魂,站立在身后。

    他又取出飛刀,將十根手指的指尖割破。

    十滴靈血,從指尖溢出。

    “牽魂。”

    十滴靈血,化為十分血紅色的絲線,飛入冥鬼風霧之中,將十只冥鬼纏住。

    其中三只是魑魅級別,七只是兇煞級別。

    “嗷!”

    十只冥鬼拼命的掙扎,飛天竄地,可是,血紅色的絲線將它們死死的鎖住,根本逃不掉。

    林刻的手中,結出鎮靈烙印,擊在它們身上,隨后收入人皮鬼幡。

    與易一真人一戰,一百只魑魅,死了三十一只,可謂損失慘重。

    沒有了百鬼魑魅陣,林刻的戰力大打折扣。

    “這一次,得將所有魑魅,全部補回來。”

    林刻又施展出牽魂御靈法,使用靈血絲線,繼續抓取別的冥鬼。

    沒過多久,有冥鬼中的真靈,察覺到了林刻。

    那只真靈,飛在五十多米高的半空,長有一對翅膀,身體像是一條蟒蛟。它怒吼一聲,下出一道命令。

    頓時,上百只冥鬼,同時向林刻沖了過去。

    它們身上的力量波動強烈,形成一股冷寒刺骨的風暴,令得地面塵土飛揚。

    “來得好。”

    林刻的雙手盡是鮮血,向地面一按,兩只手掌下方的泥土被鮮血浸紅,泥土中,飛出二十四根血紅色的絲線。

    二十四根絲線,蜿蜒著延伸出去,發出“唰唰”的聲音。

    頃刻間,二十四只冥鬼被纏住。

    在林刻收服二十四只冥鬼的時候,別的冥鬼沖了過來,卻被許大愚攔截,一錘一個,全部都打得魂飛魄散。

    收集冥鬼的過程,頗為順利。

    不到半個時辰,林刻收集的魑魅,數量達到三十三只。兇煞,一百二十五只。

    足以用來補全百鬼魑魅陣。

    “機會難得,再收集一些。”林刻暗道。

    多收集一些收集魑魅,存放在人皮鬼幡之中,等到將來百鬼魑魅陣再受損,也能及時補上。

    更重要的是,林刻打算養出更加強大的魑魅。

    與易一真人對戰的時候,黑蜈妖冥魂的修為,大概相當于真元境第二層的真人。一百只魑魅,有九十只都只是相當于《大武經》第十三重天的武者。

    若是將一百只魑魅,全部都養到《大武經》第十四重天武者的級別。陣法的威力,可以增強多少?

    全部養到《大武經》第十五重天武者的級別,陣法的威力,又能達到什么層次?可以抗衡真虛境的真人嗎?

    目前,林刻的修為,只能通過吞服丹田,不斷提升,短時間內很難達到真人境界。

    提升百鬼魑魅陣的威力,也就顯得異常重要。

    風霧中的冥鬼,數量龐大,與圣門武者僵持了接近一個時辰,也無法攻破行甲陣的防御,反而損失慘重。

    漸漸的,它們出現撤退的跡象。

    就在這時,三道金色的光痕,從風霧中飛落下來,墜落到距離林刻大概兩三里的地方。

    冥鬼風霧一片漆黑,能見度很低,百丈之外,什么都看不見。

    林刻修煉出了不破銀印寶體,視感比一般的真人都要強大,隱隱間,看到了那三粒光點。

    “那是什么東西?”

    林刻釋放出元神,探查了過去。

    發現,風霧中的冥鬼,對那三粒光點沒有任何興趣,有的在撤退,有的依舊在攻擊陣法外的圣門武者。

    “是三顆菩提子,幫助武者開竅的珍寶,趕緊去收集,讓別的武者收走,你會后悔莫及。”火焰小鳥催促了一句。

    “居然真的有菩提子,而且還是三顆。”

    林刻當然心動,那是比金光佛液,都要珍貴的東西。

    青靈秀就是憑借一枚菩提子的洗禮,連開兩竅,將六竅丹田,提升為了八竅丹田。

    雖說,他的心海是九竅,達到了極數,無法再提升。可是,將收集到的菩提子拿去賣,也能賣出天價。

    火焰小鳥感知到了他的心中所想,罵了一句:“九竅是極數,那只是普通武者的認知。丹田的極數,應該是十二竅。心海的極數,應該和丹田是相同的。”

    “你若是只有九竅,這輩子都不可能成為傳奇。”

    “極數是十二竅?”林刻怔住。

    放到一年前,若是有人告訴林刻,世上存在擁有九竅丹田的武者,林刻也會心生敬仰,自感望塵莫及。

    因為那個時候,他擁有七竅丹田,已經是白劫星千年一出的天驕。

    林刻道:“世上真的存在擁有十二竅的武者?據我所知,擁有九竅丹田的武者,在太微星域都是屈指可數,可謂鳳毛麟角。”

    “有沒有十二竅的武者,本尊不知道。但是,你們人族的白夜至尊,擁有十竅,這是計入史冊了的,不可能有假。至少說明,九竅不是極數。”

    緊接著,火焰小鳥又道:“而且還有傳說,天后擁有十二竅,故而修煉速度,無人可比。只不過,這個傳說,沒有人能夠證實。”

    并不是說,丹田竅數越多,武者就越厲害。

    但是,丹田竅數越多,武者在修煉速度和同境界的戰力上面,肯定占有一定的優勢。

    天后有沒有十二竅,林刻暫且不想去臆測,但是,既然白夜至尊突破了極數,擁有十竅丹田。那么,他無論如何,都得拼一把。

    “大愚,你先回據點,我去去就回。”

    丟下這句話,林刻釋放出隱陣,悄悄的,向三顆菩提子墜落的方向潛行過去。

    隱陣,不僅能夠隱藏身形和聲音,還能隱藏武者身上的氣息。

    正是有這張底牌,林刻才敢遠離據點。

    兩三里路,看似很近,平常的時候,施展出一步訣,幾個呼吸的時間就能到達。可是,此時林刻的身旁,到處都是冥鬼,其中一些達到了真靈級別。

    可以想象,一旦暴露,他頃刻之間,就會被冥鬼群撕成碎片。

    林刻的手心全是汗,緊張到了極點,感覺自己是在刀刃上行走,稍有不慎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距離三顆菩提子,越來越近。

    它們墜落在黑色的泥土上,鴿蛋大小,通體散發出金光。

    林刻心中大喜,將它們撿起,收入進懷中。

    就在這時,身后的方向,傳來一道破風聲,伴隨著一聲震耳欲聾的吼叫。巨大的聲音,震得林刻頭昏眼花,差一點暈倒在地上。

    “不好,低估了真靈冥鬼的智慧,中計了!”

    林刻剛剛生出這道念頭,還來不及轉身。身后,一只蟒蛟形態的真靈冥鬼,扇著一對翅膀,將十八塊真骨陣壘撞得七零八落,與此同時,探出一只比林刻身體還巨大的黑色利爪,向他拍了下去。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