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天帝傳 > 第三百四十三章 冥鬼風霧
    林刻、田沖真人、鳳嵐,一起走出黑樹叢林,頓時看到震撼人心的一幕。

    一堵通體發光的墻,出現在他們眼前。

    向上看,看不到墻的頂部。向左右看,看不到墻的邊際。

    一堵墻,切斷了所有的路,宛如它就是天地的盡頭。因為還離得很遠,只能隱隱約約看見,那堵墻上,有山崖,有瀑布,有河流……

    在場的武者都明白,那不是一堵墻,是阿拉冥山中的一座古老山峰。

    只不過,那山峰,比星球都要巨大,以他們的修為和目力,只能看到部分山體,所以才像是一堵撐起天地的墻壁。

    就像地上的一只螞蟻,在它們前方,出現一個人類。可是,它們只能看見,人類腳上穿了鞋子,以為擋在前方的是一堵墻。

    張若塵他們,現在就是那群螞蟻,甚至比螞蟻都要微小。

    那座古老山峰的山腳下,長有一棵通體散發出金色光華的樹,按照張若塵的估測,那棵樹,至少也要萬丈高,比白帝靈山都要高數倍。

    柳七生手指的方向,就是那棵金色的樹。

    “菩提樹與我們相距大概八百多里,中途分布有河流、湖泊、沼澤……等等。河流中,生長有食人怪魚,無法游渡。湖泊中,湖水被鮮血侵染過,發生了邪變,時常會沖出一些古老人類的尸骸,它們雖死,卻會攻擊從河畔經過的生靈。”

    “最為可怕的,是那些沼澤和尸地,萬萬不能闖入。”

    “二十年前,想要前往菩提樹的武者,全部都死于非命,沒有一個活著回來。”

    柳七生的身旁,另一位曾經進入過阿拉冥山的真人,心有余悸的講述,當年他們遇到的一些詭異情況。

    聽完后,青河圣府的武者,一個個都被嚇得面如土色。

    林刻問道:“既然你們沒有到達過菩提樹,又是怎么得到金光佛液,獲得了修成真人的機緣?”

    那位真人眺望遙遠處的菩提樹,道:“每隔一段時間,菩提樹上的金光佛液,都會被風吹過來,化為一場金色的細雨。就算站在數百里外,也能收集到一些的。”

    聽聞不用跨越數百里的險境,前往菩提樹,青河圣府的二千多位武者,皆是松了一口氣。

    突然,柳七生的臉色,猛烈的一變,道:“是冥鬼風霧,糟了,沒想到來到阿拉冥山的第一天,就遇到了它。”

    林刻的眼睛一瞇,看見遼闊的原野上,凝聚出了一團漆黑的霧氣,向他們所在的方位涌來。

    他的心感,生出強烈的危機。

    “冥鬼風霧是這里最可怕的東西之一,同時也會帶來大量金光佛液,危險和機遇并存。府主,你覺得,我們是退,還是留?”

    金光佛液,是菩提樹葉片上的露水,非常稀少。

    如果沒有冥鬼風霧,想要在數百里外收集到足量的金光佛液,可謂是難如登天。

    一位名叫王玨的真人,道:“我們現在已經是真人境界的強者,不是二十年前的小武者,沒必要懼怕冥鬼風霧。”

    封萬鵬與圣門的幾位真人商議之后,做出決定,“田沖真人、鳳嵐、林刻,立即在附近布陣,我們要在冥鬼風霧到來之前,將據點建立起來。”

    青河圣府的武者,全部都開始行動。

    田沖真人的陣法造詣,的確很高,在黑樹叢林的邊緣,找到一處形如龜背的特殊地勢,做為布陣之地。

    別的武者,有的砍樹,有的掘石,準備圍繞那處龜背山丘,建造一座石城。

    林刻見田沖真人和鳳嵐完全可以在冥鬼風霧到來之前,將行甲陣布置出來,于是,獨自一人坐在一棵黑樹下方,繼續煉制隱陣。

    無論怎么說,多一手準備,總是好的。

    鳳嵐遠遠的盯了林刻一眼,頗為不滿,道:“那個家伙,還真是不合群,也不來幫一幫我們。”

    田沖真人將陣旗,插入不同的方位,道:“他在陣法上,走的路子與我們不一樣,未必幫得上忙。”

    “什么意思?”鳳嵐問道。

    田沖真人道:“知道他是陣法師后,我就進入原始天網,看了他使用陣法與敵人戰斗的鏡像畫面。根據我的推測,他太過注重陣法的威力,卻忽略了陣法的基礎。就像一個練劍的武者,太過注重劍招,卻不知道,修煉元氣才是根本。算了,不談這些了,在阿拉冥山,主要還是要考自己。”

    田沖真人是一個很文雅,也很有魅力的人,任何事都有自己獨特的見解。

    與他相處得越久,鳳嵐對他越是佩服。

    “或許,這就是下品陣法師和準下品陣法師的差距。”她的心中,如此想著。

    再看向林刻,鳳嵐覺得,他和田沖真人相比,就像是一個還沒長大的小孩子,太意氣用事,一點都不沉穩。

    林刻全身心的沉浸到煉制隱陣之中,在冥鬼風霧即將到來之時,終于將十八顆真骨陣壘煉制完畢。

    每一塊真骨陣壘上,都鑲嵌上了一顆元晶。

    “嘩啦。”

    在元神操控下,十八顆真骨陣壘飛了出去,形成一個直徑三丈的陣法圓圈。

    陣法圓圈剛剛開始運轉,林刻的身形,便是消失在了原地。

    不遠處,青牛鵬獸嚇了一跳,猛然站起身,四處尋覓林刻的蹤跡。

    雞無敵臥在地上,眼珠子轉動,露出驚嘆之色:“林刻這個小子,陣法造詣還真是厲害。隨手布置出來的這座隱陣,居然達到元神都探查不到的地步。有了這種隱陣輔助,說不定,可以去將那頭魚王給宰掉。”

    “也不知這種隱陣達到了什么級別?先測試一下。”

    林刻讓十八顆真骨陣壘向內收縮,只將他的身體包裹,隨即,向那座龜背山丘走了過去。

    因為都是武者,建城的速度很快,已經初具規模。

    從那些命師境界的武者身旁走過,沒有任何一個,察覺到他的氣息。

    于是,林刻又向一個個真人走去,圍繞他們轉圈,可是他們卻毫無察覺。

    林刻心中暗道,原來真人的警惕性這么差,如果站在隱陣之中出手殺他們,簡直如探囊取物一般輕松。

    不過,如果真人提前有防范,釋放出了元氣光繭,那么林刻的隱陣,也就毫無作用。

    “他們的元神,都只是小元神初期,找一個小元神中期的強者試試。”

    林刻將目標,鎖定在田沖真人的身上。

    行甲陣的布置,接近尾聲,陣法開始初步運轉,形成一層淡淡的防御光幕,將整個龜背山丘包裹。

    防御光幕越來越凝實。

    田沖真人站在龜背山丘最頂端的位置,腳下出現一道巨大的陣印,連接二十八桿陣旗,整個人意氣風發。

    “有行甲陣守護,就算冥鬼風霧再厲害,也休想攻入進來,根本不需要隱陣的輔助。”鳳嵐明眸皓齒的一笑。

    田沖真人道:“不,隱陣還是可以布置一座,那樣我們的據點,會更安全。”

    鳳嵐道:“林刻不是在煉制嗎?我去問一問他,煉制成功沒有。”

    “煉制隱陣的失敗率很高,就算是我,沒有三五天時間,也根本不可能成功。他的話,未必煉制得出來,就算成功,恐怕也需要花費半個月以上的時間。”田沖真人自認為看透了林刻,對他的陣法造詣了如指掌。

    正好這個時候,林刻走到了田沖真人身后,伸出一只手,想要出其不意的,打一聲招呼,給他們一個驚喜。

    聽到他們二人的對話后,仔細想了想,林刻放棄了這個想法。

    那么做,恐怕田沖真人絲毫都不覺得是驚喜,反而會嫉恨林刻,覺得他是在炫技,是故意想要打他的臉。

    林刻收起了隱陣,站在三丈高的土石城墻上,眺望鋪天蓋地而來的冥鬼風霧。

    天地變得一片昏黑,再也看不見光亮。

    空氣,發出呼呼的嘯聲,似鬼哭狼嚎一般。

    “什么是冥鬼風霧?”林刻問道。

    雞無敵站在他的身旁,道:“是成千上萬只冥鬼,興風作浪,形成的颶風。看見沒有,風霧之中,全是鬼影,它們至少都是兇煞級別。”

    聽到這話,林刻不禁沒有恐懼,反而露出欣喜的神色,道:“太好了,豈不是說,我的百鬼魑魅陣可以提前修復。而且,還有機會,變得更強。”

    ……

    距離龜背山丘大概二百多里之外,魔盟的武者匯聚在一起,隱藏在黑樹叢林里面。包括天擇院、地絕院、魔刀道,滅情道、風中城道……等等勢力,僅僅只是真人,便是近百。

    更是還有大批命師境界的天才強者。

    修為達到真元境第四層的魔道強者,足有十六位,個個氣度不凡,內蘊強大的元氣波動,宛如神兵天將。

    他們的目光,眺望向龜背山丘涌去的冥鬼風霧。

    “唰唰。”

    破風聲響起。

    一道身形纖細的黑影,從林中沖了出來,單膝跪地,玉手輕按地面的落葉,嘴里發出一道極為動聽的女子聲音:“稟告各位大人,已經打探清楚,圣門的武者,已在二百三十里外建立據點。他們沒有撤走,而是準備抵擋冥鬼風霧。”

    甘臣冷哼一聲:“冥鬼風霧中,攜帶有大量金光佛液,甚至還有菩提子,他們當然不會撤走。只可惜,他們不知道,即將面對的,不僅僅只是冥鬼風霧,還有我們。”

    “先滅圣門,再除武殿,阿拉冥山的機緣,也就全部歸屬我們魔盟。”地絕院的一位真元境第四層的強者,陰測測的笑了一聲。

    甘臣雙手抱在胸前,安靜而又鎮定,道:“不急!等經歷了冥鬼風霧,圣門的武者,必定精疲力盡,我們再出手也不遲。”

    “好,這樣最好不過。到時候,將他們辛苦收集的金光佛液和菩提子,一起搶奪,讓他們嘗嘗樂極生悲的滋味。”

    ……

    今晚8點,去搶。

    (本章完)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