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天帝傳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心動
    “籥舞笙鼓,樂既和奏。

    烝衎烈祖,以洽百禮。

    百禮既至,有壬有林。

    錫爾純嘏,子孫其湛。”

    房間外,笛聲和歌聲傳遍瓊殿,幽美悅耳。

    房間內。

    “放手。”

    聶仙桑捏出一道指劍,元氣在經脈中運轉一圈,凝聚成劍氣,從右手雪白的玉指指尖飛出。

    察覺到危險,林刻連忙松開她的衣袖,打出十八道煉體烙印,與指勁對碰在一起。

    化解了她的攻擊,林刻連忙道:“先別出手,聽我說一句。”

    “騙子說的話,有什么好聽。立即告訴我,你到底是誰,否則,休怪本姑娘對你不客氣。”

    唰的一聲,聶仙桑拔出追魚劍,指向林刻心口,一雙絕美動人的杏眸,散發出懾人的寒光。

    進入房間,林刻便是釋放出元神,將這里隔絕成一處獨立的小天地。

    否則,只是剛才的動靜,已經足以將很多武者驚動。

    林刻意識到,聶仙桑并沒有認出他的真實身份,如果知道他是林刻,絕對不可能是現在這樣的態度和語氣。

    頓時,林刻心頭輕松了許多。

    “你都說,騙子的話,沒什么好聽,為什么還要問我是誰?我告訴了你,你也不會信,對吧?”林刻道。

    聶仙桑輕哼,道:“沒錯,我的確不會信你的話。但是,我還是想要知道,你到底是誰?為什么要騙我?你在隱瞞什么?”

    “我幾時騙了你?”林刻道。

    聶仙桑道:“看來你是經常騙人,以至于連自己說過的話,都已經忘得一干二凈。就讓我來提心你,青河圣府二小姐被刺殺的那晚,我們應該見過吧?”

    林刻恍然大悟,明白“騙子”二字的由來。

    “似乎的確有過一面之緣。”林刻道。

    聶仙桑咄咄逼人,道:“既然如此,先前我覺得你面熟的時候,你為何說,我們是第一次見面?”

    “那一次,大家只是匆匆一瞥。”林刻道。

    聶仙桑的香腮微微鼓起,鳳眸瞪圓,俏唇緊抿,憑借林刻對她的了解,知道這位小師妹,已是動了真怒。

    “老實交代,你到底是誰?”聶仙桑下了最后通牒,追魚劍又抵近林刻的心口三分。

    林刻道:“青河圣府,藏鋒。”

    “還想騙我?你的修為何等厲害,可以與白云天抗衡一二,當時為何要放走姚妃月?為何沒有去救封小芊?你是不是魔盟派遣到青河圣府的尖細?”聶仙桑拋出一連串問題。

    林刻鼻尖嗅著熟悉的淡雅芳香,盯著眼前這位如詩如畫的絕色美女,心中生出一種古怪的感覺,仿佛是第一天認識聶仙桑一般,又像是上輩子認識過她。

    即熟悉,又陌生。

    即很親近,又似遠在天邊。

    “看什么看,信不信先挖了你的眼睛?”

    聶仙桑露出一口雪白的貝齒,飽滿的酥峰輕輕起伏,似一只可愛的發怒小雌虎。

    聶仙桑的性格,本來是有些小任性和小刁蠻,沒有任何心機,只不過,遭遇了前所未有的人生巨變,才變得格外憂傷和抑郁。

    無論聶仙桑說多么重的話,林刻也不會有一絲氣惱,嘆道:“我是不是魔盟的尖細,與你有什么關系呢?”

    聶仙桑道:“魔道武者,人人得而誅之。”

    林刻暗道,她還是改不了,多管閑事的毛病。

    這是她從以前那個林刻的身上學來的。

    林刻不想再在這個問題上糾纏,直接說正事,道:“你知道青靈秀是誰嗎?”

    “她是誰,與我有什么關系?”聶仙桑道。

    林刻的眼神肅然,道:“青靈秀是魔道武者,更是血齋的傳人。”

    “什么?”

    聶仙桑果然臉色一變,眸中盡是難以置信的神色,追問道:“你怎么知道?你有什么證據?騙子,你不會是又想騙我吧?”

    “騙你,對我有什么好處呢?”林刻道。

    就在這時,林刻察覺到天晟從笛聲從清醒過來,在尋找聶仙桑,連忙道:“我剛才告訴你的東西,不要告訴任何人。想要知道我的身份,明天獨自一人,到棲霞峰找我。”

    說完,林刻立即收起元神。

    林刻自然不可能將真實身份告訴聶仙桑,只是想要將兩年前的事,詳細給她講清楚。否則,她根本不知道,青靈秀曾經因為嫉妒,想要毀她的容。而現在,更有可能會出手殺她。

    幾乎是同一時間,天晟推門走了進來。

    天晟看到房間中,只有林刻和聶仙桑兩個人,而且一副劍拔弩張的模樣,眼神猛然的一沉,道:“師妹,你怎么會在這里?”

    聶仙桑依舊還在消化剛才聽到的震驚消息,恢復過來后,退到天晟的身旁,道:“此人,曾經現身在青河圣府二小姐被刺殺地點的附近,我懷疑,他是魔盟中人。”

    “師妹,這件事,交給我來處理吧!”

    天晟輕輕拍了拍聶仙桑持劍的那只玉手,聲音溫柔,安撫她的情緒。

    聶仙桑并沒有排斥,而是還劍入鞘,輕輕的點了點頭。

    只是看得這一細微的動作,林刻便知,最近幾個月,天晟和聶仙桑的關系,恐怕是拉近了十倍不止,正向他最擔心的方向發展。

    想想也很正常,父親被害死,母親被玷污,而她才十七歲而已,可想而知,那是多么巨大的打擊,多么的崩潰和無助。

    這個時候,身邊卻有天晟這樣一位無微不至關心她的大師兄,恐怕任何一個女子,都會因此而淪陷。

    但,這卻是,林刻絕對不能容許發生的事。

    因為聶仙桑和天晟如果真的發展到那一步,今后真相大白,她能夠承受得住那樣的打擊嗎?對她而言,太不公平。

    而且,就在剛才,天晟輕輕拍拂聶仙桑的手指的時候,林刻的心,并不是沒有感覺,反而生出一股莫名的厭惡和怒意。

    以前在玄境宗的時候,他絕不會有這樣的感覺。

    這是因為他對天晟的恨嗎?

    不對。

    林刻意識到,是他對聶仙桑的情感,變得和以前不一樣。

    以前林刻只是將聶仙桑當成了妹妹看待,從來沒有向男女之情上面考慮,但是,最近三個月的經歷,讓林刻改變了太多。

    剛才的再次相遇,林刻的心境,不知為何發生變化,將聶仙桑當成了一個女子,一個充滿悲情的柔弱的絕色美女,情不自禁生出了憐愛之心。

    再加上,兩人青梅竹馬,從小到大一起經歷了太多太多的歡樂時光,感情深厚。

    一旦林刻的心態轉變,那種兄妹之情,也就變成了男女之情。

    當然,林刻的內心深處,并不想承認這一點,在刻意的逃避。按理說,就算要動情,也該是封小芊,畢竟她為他付出了很多,而且義無反顧的相信他。

    就在林刻內心,極度矛盾的時候,天晟將聶仙桑送了出去,獨自一人到房間,將房門合上,使用元氣傳音,道:“你到底想做什么?我警告你,在白帝城,動任何人都可以,最好別打聶仙桑的主意。”

    很顯然,天晟將林刻當成了蠶心。

    林刻壓制下心中復雜的情感,讓自己繃緊神經,應對天晟這個大敵。

    若是可以,林刻很想現在就殺了天晟,既是報仇,也是避免聶仙桑墜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但是,這件事必須要仔細計劃,因為天晟背后,還有一個堪稱白劫星第一強者的易一。一旦失敗,暴露了身份,林刻必死無疑。

    既然天晟將他誤認成蠶心,或許可以利用這一點,取其性命。

    林刻沒有沖動,努力克制自己,目前最應該做的事,就是扮演好蠶心這個角色,默念靜心咒后,道:“愛美之心,人皆有之,聶姑娘號稱天下第一美人,我怎能不心動?”

    “那你最好打消這個念頭。”

    天晟的語氣很不客氣,話鋒一轉,又笑了出來,道:“青靈秀和封小芊都是不遜色聶仙桑的美女,你可以對她們下手,我不僅不會阻止,還可以大力支持你。”

    “天晟似乎并不知道青靈秀是血齋的傳人。”

    林刻不敢多說,生怕說多錯多,暴露了真實身份,道:“放心吧,我對你的聶仙桑沒有興趣,只是與她開個玩笑而已。”

    天晟沒有生疑,因為他對自己非常自信,經過這三個月的感情培養,聶仙桑已是他的囊中之物。接下來,只需要她走出悲傷,對生活恢復信心,那么成為他的妻子,乃是順理成章的事,身心都屬于他。

    蠶心想要追求聶仙桑,就是自取其辱,不可能成功。

    天晟笑了笑,道:“你倒是很厲害啊,居然搖身一變,成為了青河圣府的圣徒。而且,還將頭發都變成了白色,倒是一個掩人耳目的好辦法。我倒是很好奇,你的容貌和身形都已經變了,為何還要戴面具?你那面具下,到底是什么樣的容貌。”

    “我覺得,你最好還是不要知道為好,否則一定會嚇你一跳。”林刻道。

    天晟道:“是嗎?”

    “因為,服下換容秘藥的時候,出了意外,導致我現在的面容非常丑陋,根本無法見人。”說出這話的時候,林刻長嘆一聲。

    林刻知道蠶心是一個美男子,而且愛美,所以,才會說出這樣的話。免得因為不敢揭開面具,讓天晟起疑。

    果然,天晟對他的容貌失去興趣,肅然的說出一句:“魔君寧見道來了白帝城,最近幾日,遍走各處名勝古跡。這件事,你怎么看?”

    767e;5ea6;641c;7d22;3010;4e91;6765;9601;3011;5c0f;8Bf4;7f51;7ad9;ff0c;8Ba9;4f60;4f53;9a8c;66f4;65B0;6700;65B0;6700;5feB;7684;7ae0;8282;5c0f;8Bf4;ff0c;6240;6709;5c0f;8Bf4;79d2;66f4;65B0;3002;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