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天帝傳 > 第一百八十八章 白云天的邀請
    張林笑臉色一變,被林刻如此大膽的話嚇住,連忙使用元氣傳音,道:“藏鋒老大千萬別開聶仙桑和青靈秀的玩笑,他們的追求者之中,都有相當可怕的人物。而且,她們自身的實力,也極其強大。”

    在座的眾人,臉上都在冒汗珠。

    聶仙桑和青靈秀都是命師,聽覺何等厲害,剛才林刻說出的那句話,沒有使用元氣傳音,說不一定,已經被她們聽到。

    更令人擔憂的是,若是被她們的那些瘋狂追求者聽到,豈會善罷甘休?

    林刻來參加今晚的名俠夜宴,就是為了高調,因此一點都不謙虛,又道:“你們那么緊張干什么?既然是名俠夜宴,請她們二位來喝酒唱曲,并不是什么過分的事吧?”

    就連張頡都有些看不透,這位藏鋒兄弟,到底要干什么?

    按理說,藏鋒機智多變,城府很深,不應該如此孟浪。

    莫非擊敗薛鎮北之后,藏鋒自我膨脹了?

    張頡連忙制止林刻,苦笑著,低聲道:“聶仙桑的身邊,有天晟公子。青靈秀最近名聲大噪,令醉心武道的白云天都為之傾心,甘愿鞍前馬后。”

    “這兩位,不僅僅名列白劫五公子,而且,一個背后是白劫星第一大宗門,玄境宗。另一個,又是白劫星第一大家族白家的麒麟兒。”

    “有他們二人在側,誰敢染指聶仙桑和青靈秀?”

    頓了頓,張頡又道:“剛才,在廊梯口,藏鋒兄弟為了原始商會仗義執言,得罪了聶仙桑和天晟公子。這一點,大家都看在眼里,他們若是來找你麻煩,原始商會肯定會護著你。可是青靈秀,卻萬萬不能得罪。”

    林刻道:“因為白云天?”

    張頡點了點頭,又輕輕搖頭,道:“與白云天,有一些關系,可是,最大的原因,在青靈秀自己身上。”

    “藏鋒兄弟一貫不喜歡關注原始天網的動態,估計還不知道,青靈秀在短短數天之內,已經成為今年美人榜大會的第二名。與排名第一的聶仙桑,只差了不到十萬票。”

    林刻微微詫異,道:“怎么可能?”

    要知道,聶仙桑在白劫星的名氣,幾乎無人可比,可謂是年輕武者中的女神。

    青靈秀就算有原始商會的力捧,也才出道數天而已,怎么可能這么快追上聶仙桑?

    張頡長嘆一聲,眼中露出傾慕、渴望、佩服等等復雜的神色,道:“青靈秀與九龍商會培養的第一名俠陸非艷,有過一次論武,兩人在花船上,交手了近百招,不分勝負。”

    “并不是原始商會在為青靈秀造勢,而是她自己,在為自己造勢。”

    “憑借與陸非艷的那一戰,青靈秀奠定了不輸白劫五公子的強大武道修為,將聶仙桑徹底比了下去。”

    林刻看著他的神情,便是知曉,這位張家大公子已經淪陷,變成青靈秀傾慕者之中的一員。

    張頡又道:“青靈秀曾親自拜訪白家,與白云天,在白府的觀星樓頂暢談了一整夜。流傳出了很多傳聞,據說,他們不僅在談論星辰天象、歌賦樂曲,還有一場武道交鋒。”

    “沒有人知道,白云天和青靈秀那一戰的結果。但是,從第二天開始,白云天就常伴青靈秀左右,變成了她最忠實的支持者。”

    說到此處,張頡頗為悵然。

    很顯然,他很羨慕白云天,能夠和青靈秀獨處一夜。但是,卻又知道,他與白云天差距很大,不可能享有如此待遇,所以相對失落。

    林刻暗暗搖頭,青靈秀太厲害了,讓精明如張頡這樣的人,都變成了患得患失的情種。讓武癡白云天,變成了裙下之臣。

    小師妹與她比起來太稚嫩,怎么可能斗得過?

    林刻終于明白,剛才在廊梯處,聶仙桑為何會說出那番話。

    多半是因為,天晟想要探查青靈秀的虛實,才說服聶仙桑,參加今晚的名俠夜宴。

    這場星女之爭,實際上就是聶仙桑和青靈秀的爭斗。

    可惜,聶仙桑全無斗志,而青靈秀卻來勢洶洶,此消彼長,星女之位有一半都已經落入青靈秀的囊中。

    林刻道:“有白家和原始商會的支持,自身又有不遜色聶仙桑的美貌,不遜色白劫五公子的武道修為,青靈秀簡直就是天仙下凡。估計在很多武者看來,星女非她莫屬。”

    “正是如此,星女之位,沒有比她更合適的人選。”

    張頡一拍手掌,又道:“現在,整個原始商會都得捧著她,護著她,你說誰敢得罪她?”

    “有道理,看來我剛才說的話,的確太放肆,希望沒有惹惱她。”林刻笑道,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的確是好酒。

    酒香純而不膩,不愧是在地底埋了三百年的靈釀。

    接下來,張頡又與林刻講了一些,原始商會內部的爭斗。

    十大家族之中,有兩大家族,依附于原始商會,分別是張家和莫家。

    十大宗門之中,有三大宗門,為原始商會效力,分別是北劍宗、三華宗、氣斗御宗。

    十大家族和十大宗門,那是白劫星最龐大的勢力,都有大武經第十六重天的強者坐鎮。

    張家、莫家、北劍宗、三華宗、氣斗御宗,再加上從上面派遣到白劫星的原始商會管理層,于是,商會內部形成了六股勢力。

    天晟公子和聶仙桑,是被莫家邀請而來。

    三華宗請來的是,美人榜大會排名前十的澈妡姑娘。

    北劍宗邀請的是,邀請的美人榜大會排名前十的雪青嵐。

    氣斗御宗則是與白家交好,有白云天這個身份尊貴的賓客同席,而且,還有黎之卿在一旁陪同。

    正是如此,張家所在的貴賓席位,陷入尷尬的境地,所有張家子弟,和與張家交好的大名俠,都感到臉上無光。

    張頡正想再次開口,拜托林刻去請蘇妍過來坐鎮,以解燃眉之急。

    就在這時,一道頗為冰冷的聲音,在門外響起:“藏鋒師弟,我大哥想要見一面,當面談一些事。”

    是白云歌的聲音。

    眾人皆是感到詫異,身為白劫五公子之一的白云天,身份何等珍貴,為何要見藏鋒?

    張林笑連忙向林刻傳音,道:“千萬別去,白家子弟一貫以白帝后人自居,個個都很高傲。你在青河圣府,曾擊敗白云歌,相當于是折了白家的臉面,他們不會放過你。”

    林刻十分清楚,如果只是擊敗白云歌這點恩怨,以白云天的身份,絕對不可能為難他,以免落得一個有失風度的壞名聲。

    但是林刻猜測,事情不止那么簡單。

    因為,白云三杰之中的“白云霄”,死在了他的手中。

    白云霄這么久都沒有白帝城,白家怎么可能沒有去找過他?

    白家多半猜到,他已被殺死。

    白云霄伏擊林刻和許大愚的事,肯定給白云歌提過。以前,白家估計會覺得,憑借林刻和許大愚的實力,殺不了白云霄。

    隨著許大愚的強勢崛起,加上林刻擊敗薛鎮北,白家對整件事的估測,也就變得不一樣。

    幸好白云霄做的是見不得光的事,而且白家也不敢確定,再加上林刻和許大愚屬于青河圣府,白家多少有些顧忌,所以,他們二人還能安然無恙的活著。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林刻越是躲避,白家和白云天肯定會覺得他心中有鬼,從而不惜一切代價出擊。

    白帝城終究是白家的地盤,能夠躲到哪里去?

    林刻豁然站起身,將木門打開,盯向站在門外的白云歌,道:“在青河圣府,誰的實力強大,誰就是師兄。白云歌,你的實力比我強嗎?哪來的底氣,稱我為師弟?”

    白云歌哪里想到有白云天撐腰,藏鋒還敢如此放肆,那張俊逸的臉上,浮現出怒容,道:“你”

    “你什么你,要不要再戰一場?依舊賭一百萬兩。”林刻冷笑一聲。

    表現得越強勢,越是不怕白家,反而才會讓人覺得,他和白云霄的死無關。

    真正的兇手,怎么可能敢在白帝城與白家叫板?

    想到上次輸給林刻的一百萬兩,白云歌就有一種吐血的沖動。但是,他現在的修為,才第九重天巔峰而已,怎么可能是林刻的對手,自然只能忍氣吞聲。

    白云歌咬著牙齒,沉聲道:“我大哥白云天,要見你一面,跟我來。”

    “白云天想要見我,讓他來便是,憑什么我去見他?”林刻聲音鏗鏘有力,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聽到這話,整個瓊殿四宛都變得安靜無聲,不知多少雙眼睛落到林刻身上。

    太狂了!

    張頡和張林笑對視一眼,心中暗暗叫苦,都覺得林刻太膨脹,竟然敢讓白云天來見他。別說是他們二人,就算是張家家主,也不敢輕易得罪白云天。

    隔壁的秋字號房間,聶仙桑道:“不知天高地厚。”

    “敢問聶姑娘,你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嗎?”林刻道。

    林刻有意將事情鬧大,當所有人都知道,他和白家有矛盾的時候,白家反而不敢暗中殺他。畢竟,白家很愛惜名聲,白帝后人光明正大,血統高貴,怎么可以做出那么卑鄙下作的事?

    聶仙桑被問得啞口無言,心中更加氣惱,天下怎么會有這么讓人討厭的家伙?

    坐在聶仙桑身旁的天晟,卻在凝思,總覺得那個叫做藏鋒的圣徒,似乎是故意想要惹惱聶仙桑,從而吸引她的注意。

    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吱呀。”

    對面,北宛第五層最中間的房間,大門打開。

    門內飄出白云天的聲音:“藏鋒公子難道是做了什么虧心事,不敢見白某?”

    767e;5ea6;641c;7d22;3010;4e91;6765;9601;3011;5c0f;8Bf4;7f51;7ad9;ff0c;8Ba9;4f60;4f53;9a8c;66f4;65B0;6700;65B0;6700;5feB;7684;7ae0;8282;5c0f;8Bf4;ff0c;6240;6709;5c0f;8Bf4;79d2;66f4;65B0;3002;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