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天帝傳 > 第172章 對戰薛鎮北
    看似隨意攻出的一掌,卻凌厲無比。

    詭異的是,掌風并不是從單一方向涌來。站在林刻的位置,仿佛四面八方都有掌力襲來,向內擠壓,根本無法閃避。

    “薛鎮北體內的元氣厚度,已經達到三百丈,差不多是我的四倍。”

    林刻的腦海中,閃電般的閃過這道念頭,全身十八道煉體烙印盡數浮現出來,匯聚至雙臂。

    與此同時,大日扶桑氣和皓月玉桂氣,宛如火龍和冰龍,按照特殊的運行路線,在體內游走,沖向雙手十指。

    雙拳同時轟擊出去。

    四面而來的掌風,被拳勁,撕裂開一道缺口。

    拳勁瘋狂的從缺口處,攻伐向迎面而來的薛鎮北。

    “嘭。”

    拳掌在相距一尺的位置,兩股力量,碰撞在一起。

    薛鎮北感受到從林刻拳頭上爆發出來的狂猛力量,手心發疼,臂骨發出“咯咯”的聲音,哪里還敢小覷林刻,心中大驚,立即全力催動元氣。

    元氣猶如奔馬,在經脈中涌過,轉化為掌力。

    薛鎮北修煉出的異種元氣,乃是雷電屬性,因此自帶強橫的攻擊力。隨著掌力爆發,密集的雷電,也從他的掌心涌出,宛如手中出現了一張紫色電網。

    “轟隆。”

    兩人同時向后倒退出去,拉開十數丈的距離。

    因為,受到強大力量的沖擊,二人下方,數十丈長的花船,劇烈搖晃,帶起三尺高的浪花。

    岸邊響起一道道叫好聲。

    天境湖上的氣氛,變得熱烈了起來。

    薛鎮北雖然已經發揮自己最大的想象力,去高估林刻,卻依舊犯了輕敵的錯誤。所以,在察覺到不妙時,才臨時調動全力去對抗林刻的拳勁。

    而林刻,一開始就全力以赴,占據了最大的優勢。

    即便如此,卻依舊只能拼得,現在這樣的局面。

    剛才那一擊對碰,兩人看似分庭抗禮,但是林刻卻知,薛鎮北的實力在他之上。

    “同樣是元氣厚度三百丈,薛鎮北的力量,是姚妃月的兩倍。不僅僅只是因為,異種元氣的加持,更有薛鎮北對力量運用的高明。看來,我還是低估了薛鎮北。今日想要取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林刻暗道。

    薛鎮北壓制住心中的震驚,大笑一聲:“藏鋒師弟原來是深藏不露,如此實力,足以躋身年輕一代前二十之列。好,非常好,就讓師兄我來看看,師弟是不是還有保留。”

    若是往年,以林刻現在的實力,的確可以排進年輕一代前二十。

    可是今年卻不同,因為涉及到“星子”的爭奪,很多以前懶得參加名俠風云會的年輕高手,紛紛冒頭。

    競爭之激烈,勝過往年數倍。

    先前是擔心一掌拍死了林刻,薛鎮北才會留手。至于現在,他自然是要全力以赴,務必在最短的時間之內,將林刻擊敗。

    “瀚海浮云。”

    薛鎮北雙手攤開,體內的雷電屬性元氣噴薄而出,彌漫在方圓十丈的區域。

    凡是在這個區域內的武者,皆是感覺到強大的氣壓撲面而來,似要將他們壓碎,只得急速后退,拉開一段長長的距離。

    直到這個時候,他們才知道薛鎮北這種級數的強者,是何等可怕。

    難怪聲名鵲起的徐祥杰,被薛鎮北一掌就打入湖中。

    “瀚海浮云是青河圣府的一種高階上人法,薛鎮北似乎已經修煉到了大乘。”

    “同是《龍榜》武者,薛鎮北已經和我們拉開了一段巨大的距離,如今內門,估計只有大師兄才能壓得過他。”

    柳千意和柳千傷兩兄弟,對視一眼,都露出苦澀的神色。

    他們也是《龍榜》高手,可是修煉的高階上人法,卻并沒有大成。無論是修為,還是對法的運用,都與薛鎮北差距太大。

    在薛鎮北沒有完成“瀚海浮云”的蓄力之時,林刻將一柄蘊含二十一道寒冰烙印的飛刀打出,化為一道藍芒,破開了他的元氣光繭,直刺心口。

    施展越是厲害的法,就要花費更長的時間調動元氣。

    而林刻,就是要憑借飛刀的速度,令薛鎮北無法將法施展出來。只有這樣,他才有取勝的機會。

    畢竟,法,是林刻的短板。

    可是,薛鎮北并沒有像林刻想象中那樣,變換招式,尋求自救。

    而是繼續凝聚元氣,任憑飛刀撞擊在心口。

    飛刀距離薛鎮北還有一寸的時候,忽的,受到一層元氣壁的阻擋,有一圈圈漣漪向外擴散。

    是薛鎮北身上那件龍紋鎧甲的防御烙印被激活。

    “嘭。”

    被防御烙印化解了大部分力量,飛刀再撞向薛鎮北的心口,僅僅只是將他震退了一步而已。

    薛鎮北身體重心下沉,穩住了身形,宛如一座不動神山,大笑一聲:“師弟,我的瀚海浮云已成,你有煉體上人法對抗嗎?”

    所謂“煉體上人法”,乃是使用特殊方式,將煉體烙印蘊含的力量,以最完美的方式爆發出來,從而抗衡練氣武者的上人法。

    白劫星沒有高深的煉體上人法,因此,薛鎮北料定,憑他的高階上人法“瀚海浮云”,足以擊敗林刻。

    站在林刻的位置,只見,薛鎮北打出的掌力,宛如一片翻滾著的云,腳下的花船被無形的力量,震得左右搖晃。

    換做是姚妃月那樣的命師,迎上薛鎮北這一掌,就算不死,都得重傷。

    若是換在別處,林刻完全可以釋放出元神,封閉薛鎮北的元感。使他對元氣失去控制,那么這招“瀚海浮云”的威力,至少也要消減一半。

    可是,有了魔君的遭遇,林刻不敢輕易使用元神。

    像天境湖這樣的中心之地,難保易一真人,或者白帝城主沒有在暗中關注。稍有不慎,將會暴露身份。

    越是承受巨大壓力,林刻的思維越清晰,身體五感和元神變得更加敏銳。

    林刻進入“物我兩忘”的境界,緩緩打出風拳的第一式,雨來風止。

    在打出這一招的同時,胸前九道煉體烙印形成的灼熱力量,與背上九道煉體烙印形成的冰寒力量,循環流動了起來,爆發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律動。

    風拳似乎和十八道煉體烙印,融為了一體。

    林刻揮拳和跨步的時候,十八道煉體烙印呈現出不同的亮度,并且在全身上下游走,呈現出不同的排列方式。

    “呼——”

    以林刻為中心,一股越來越強的風勁凝聚出來,不斷向外蔓延,很快覆蓋了方圓數百丈的區域。

    這是相當恐怖的聲勢,不知多少武者都在驚呼。

    那些修為強大的武者,更是目露精光,死死的盯著林刻,很想看看他到底使用了什么了不得的拳法。

    卻只是普普通通的一招凡人法,風拳。

    只不過,風拳在林刻手中,招式變得極具美感,宛如能夠與天地間最玄奧的秘密結合在一起,造成呼風喚雨一般的威勢。

    明明只是電光火石的一剎那,卻像是已經過去了很久,林刻一拳遞了出去。

    撲面而來的元氣云霧,被拳風震散。

    在薛鎮北驚愕的面容下,拳頭和他的手掌碰撞在一起,排山倒海的力量洶涌而來。

    “噔噔。”

    薛鎮北一連倒退九步,將足有一米厚的紅霞木甲板,踩出九個深深的腳印,而他的嘴角,則是流出了一絲血跡。

    另一頭,林刻也不好受,身形倒飛了出去,體內氣血翻騰,臉色蒼白如紙。立即按照血海卷,運轉體內元氣,很快就將內傷壓制下去。

    瓊殿頂部,黎之卿的那雙妙目盡是驚色,不可思議的道:“小師弟怎么這么厲害,居然將薛鎮北都打得吐血?”

    張頡也是瞠目結舌,哪里想到,藏鋒的戰力竟然恐怖到這個地步?

    青靈秀那張秀美絕倫的臉上,露出一道能夠顛倒眾生的笑容,暗道:“有點意思,風拳的秘密,居然被他悟了出來,并且與《戰王圖》的煉體烙印結合為一體,爆發出了超過普通高階上人法的威力。難道傳聞是真的?”

    ……

    幾乎是一瞬間,林刻的傷勢恢復了一大半,隨即,踩出一步訣步法,再次打出風拳,攻向薛鎮北。

    林刻知道,薛鎮北雖然修為和實力勝過他一籌,但是恢復傷勢的速度,絕對比不過他。

    本來林刻預計,需要與火焰小鳥結合為一體,才能擊敗薛鎮北。

    但是,隨著他悟通風拳的運用方式,實力再次提升,說不定,只憑自己的力量,就能將其擊敗。

    “嘭嘭。”

    人影交錯。

    一連對碰三擊,林刻將風拳的另外三式“風起影動”、“迎風三疊”、“風暴雷鳴”,一氣呵成的打了出去,威力一拳勝過一拳。

    兩人再次分開。

    “噗嗤。”

    薛鎮北嘴里噴出一口鮮血,長發散亂,右手的手掌鮮血淋漓,五指在不停顫抖。

    另一頭,林刻也吐出一口鮮血,戴著手上的二星元器級別的拳套,龜裂出密集的紋路,隨時會碎掉。

    由此也能看出,二人對拼爆發出來的力量,是何等強橫,二星元器都承受不住。

    薛鎮北雙目充血,死死盯著林刻,大喝一聲:“將我的烏金長矛提來。”

    (本章完)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