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天帝傳 > 第160章 御靈烙印
    徐東林憑借強大的血氣和煉體烙印蘊含的力量,剛將侵入身體的皓月玉桂氣化解,便是看見,又有一柄飛刀急速而來。

    詭異的是,飛刀并不是直行,而是形成曲線軌跡。

    徐東林是身經百戰的魔道高手,瞬間想到應對策略,先以防御為主,只要等到戰奴和艷婢趕至,合他們三人之力,這個白發圣徒必將飲恨在此。

    “嘩——”

    他的身上,二十三道煉體烙印浮現出來。

    烙印個個都是巴掌大小,猶如二十三個散發著璀璨光華的圓形盾印。

    “嘭。”

    飛刀,距離徐東林還有三尺,被一道煉體烙印擋住,穿透而過后,第二道煉體烙印又補上……

    如此這般,飛刀穿透了五道煉體烙印,力量消弭殆盡,墜落到地上。

    反觀徐東林,虎軀一震之后,崩碎的五道煉體烙印再次凝聚出來,環在了身前。

    他發出一聲大笑:“你的飛刀,也不過如此。”

    剛才那一刀,林刻試探出了徐東林修煉出來的二十三道煉體烙印所在的穴位和力量強度,于是,不再有任何保留,將身上剩下的五柄飛刀,連續不斷打出。

    “唰!唰!唰!唰!唰!”

    五刀連發。

    前四柄飛刀的飛行軌跡都是直線,可以將穿透力和速度,發揮到極致。

    最后一柄,雖然也是按照直線飛行,可是速度卻慢了一絲,尾部在震顫,充滿不確定的因素。

    修煉不同的煉體功法,修煉出來的煉體烙印也不同。

    徐東林修煉出來的煉體烙印,比不上許大愚,更比不上林刻,二十三道加起來,爆發出來的威力,也不如許大愚的二十一道強大。

    徐東林被林刻“五刀連發”的手段驚住,哪里還有多余的精力,去注意最后一柄飛刀的細微差別?

    戰奴和艷婢避開了飛刀,趕至二十丈之內,頃刻間就能到達。

    只要扛住這一波攻擊,便是白發圣徒的死期。

    徐東林目露兇光,將二十三道煉體烙印排列在身前,與此同時,又將萬斤重錘提起,目光鎖定五柄飛刀,隨時準備發動雷霆一擊。

    “嘭嘭。”

    飛在稍前的四柄飛刀,以摧枯拉朽之勢,與二十三道煉體烙印擊碎。其中有兩柄飛刀力量消耗殆盡,墜落到地上。另外兩柄的速度和力量都大減,失去了威勢。

    這兩柄速度大減的飛刀,和第五柄飛刀,呈“品”字形排列。

    徐東林抓住機會,手中的萬斤重錘揮擊過去,準確擊中三柄飛刀,發出一道道金屬碰撞的尖銳聲音。

    飛刀的后方,林刻緊隨其后,打出風拳,擊向徐東林的腹部。

    “迎風三疊。”

    三重拳勁與呈現為金色火焰形態的大日扶桑氣結合在一起,一層疊著一層,爆發出風勁和火焰之力。

    徐東林以為三柄飛刀都被擊落,顧不得其它,注意力都集中到林刻的這一拳上。

    此刻,他終于看清,包裹林刻拳頭的金色火焰下,藏有十七道煉體烙印,心中暗凜:“原來他也是煉體武者,他背上的羽翼,應該是與煉體戰獸集合之后,才呈現出來。”

    徐東林自認是白劫星第一煉體武者,面對林刻這一拳,不閃不避,揮動萬斤重錘,攻擊了過去。

    “轟隆。”

    三層金色火焰拳勁,被重錘打得崩碎。

    重錘與林刻的拳頭對碰,爆發出來的殘勁,將林刻轟擊得斜飛出去,再次撞入進石壁。

    “哈哈,敢跟我拼力量,真以為第一煉體武者是浪得虛名……”徐東林大笑,不知為何,笑聲突然停下。

    趕至的戰奴和艷婢,見到這樣的戰局,都以為徐東林已經收拾掉了白發圣徒。

    可是,很快他們發現不對勁,徐東林手中的戰錘,重重的落地,隨后身體前傾,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在他后頸處,居然插著一柄飛刀,取了他的性命。

    戰奴和艷婢都像是見鬼了一般,身體顫抖,連忙再次撐起元氣光繭,情不自禁向后退了兩步。

    那個白發圣徒的飛刀,未免也太可怕,簡直令人防不勝防。

    林刻從石壁中扯出身體,擦干嘴角的血跡,將那柄萬斤重錘提了起來,自顧著說道:“被萬斤重器擊中,原來是這種感覺,果然很難受。”

    被煉體武者的重兵器擊中,如同自己一頭撞在鐵墻上一般。

    就算剛才那一錘,絕大多數力量都被三層拳勁化解,余力依舊可怕,幸好穿著白龍武袍、幻形衣、元器鎧甲背心,再加上背上的鳳凰羽翼,才抵擋下來,只是受了一些輕微的內傷。

    林刻的目光,瞥向戰奴和艷婢二人,道:“徐東林已死,姚妃月失去戰力,你們二人還要繼續戰嗎?”

    艷婢打量著林刻,眸中露出沉思之色,道:“你怕也是強弩之末了吧?”

    戰奴雙臂展開,纏在手臂上的鐵鏈,浮現出密密麻麻的器烙印,釋放出一道道紫黑色的雷電細芒。

    輕哼一聲,林刻力量爆發,將萬斤重錘揮擊出去。

    重錘形成的風勁洶洶而來,戰奴和艷婢不敢硬接,連忙向后倒退。

    “轟隆。”

    地下通道的地面,被重錘砸得深凹下去,沉陷了一大片,長長的裂痕一直延伸至艷婢和戰奴腳下。

    “這……怎么可能……力戰了姚妃月和徐東林,明明已受重傷,你怎么還有如此強大的戰力?”艷婢感到難以理解。

    血海卷的療傷速度,自然不是她可以想象。

    林刻道:“你們二人若是立即束手就擒,最多只是被送去萬惡星球關押起來,只要改過自新,還有被放出來的機會。繼續抵抗,只會是死路一條。”

    戰奴沉哼一聲:“你的實力,并不比姚妃月和徐東林強大多少,只不過手段詭異,才能取勝。而你的手段,我們已經了解,對我們已經沒用。所以,該束手就擒的人,應該是你。”

    林刻道:“你們就不好奇,我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艷婢和戰奴的臉色,皆是大變。

    林刻又道:“青河圣府的大批高手,應該很快就能趕至。說不一定,在我們戰斗的這短時間,他們已經到達幽尋山莊。”

    “走。”

    艷婢和戰奴立即逃遁,向通道的另一頭沖去。

    林刻急速追了上去,與此同時,與心海中的火焰小鳥交流,道:“我在他們的身上,感應到了御靈烙印。世上真的有控制活人靈魂的御靈法?”

    “當然有,只不過修煉難度極高,區區一個命師都能修煉成功,那個蠶心小子的天賦不弱。”火焰小鳥道。

    能被火焰小鳥評為“天賦不弱”,也就證明,蠶心絕對是非同小可的大敵。

    林刻道:“有沒有辦法,破解他們身上的御靈烙印?”

    “你小子不想殺了他們?”火焰小鳥道。

    林刻道:“殺了他們,對我沒有任何好處。”

    “況且,蠶心既然使用御靈烙印對付他們,說明他們加入幽靈宮,也是身不由己。”

    “第三,若是能夠化解他們的御靈烙印,讓他們為我所用,說不一定是對付蠶心的利器。”

    火焰小鳥笑了笑,道:“要破御靈烙印,倒也不是什么難事,不過,本尊是懶得出手,要破,你自己去破。破解的方法,現在就傳給你。”

    “好啊,成為通靈師后,我也想練一練手。”

    在追戰奴和艷婢的時候,林刻將破解御靈烙印的方法,研究了一遍。對火焰小鳥來說不難,但是,對他而言依舊很復雜,充滿了挑戰性。

    大概半個時辰后,三人一前一后,沖出密道,出現在了城外。

    久處陰暗之中,突然見到陽光,眼睛被光線刺得發疼,戰奴和艷婢閉上雙目,速度慢了許多。

    林刻展開鳳凰羽翼飛行,速度反而更快,追到了他們前面,攔截下他們,道:“我有辦法破解你們身上的御靈烙印,要不要再談一談?”

    艷婢微微一怔,眼眸中,流露出渴望之色。

    但是很快,她的那道神色,收斂回去,冷聲道:“御靈烙印根本不可能破解,你是在拖延時間。別與他廢話,一起出手斬了他。”

    “怎么就不能破解?所謂的御靈烙印,就是懸在他們靈魂頭頂上的一柄刀,只要拿掉那柄刀,不就可以?”

    緊接著,林刻又道:“你們都是一等一的高手,為什么要受制于蠶心?你們難道心甘情愿被他奴役?如果我是你們,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機會,也要去試一試。萬一我真的破解了御靈烙印呢?”

    艷婢和戰奴的眼中,露出掙扎和猶豫的神色。

    “根本不可能,他布置的御靈烙印,就連那些名滿天下的通靈師都無法破解,你怎么可能做得到?”戰奴不信林刻。

    只聽這一句,林刻便知,他們二人肯定偷偷去求過一些通靈師,很想擺脫蠶心。

    可惜,沒能成功。

    林刻身上彰顯出一股強大的自信,道:“他們破解不了,那是因為他們的元感太弱。而我的元感,不是他們可以比擬。不,我修煉出來的是元神。”

    說出這話的時候,林刻將元神和靈魂釋放出來,結合為一體,在身后呈現出一尊巨大的魂影。

    (本章完)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