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天帝傳 > 第127章 命師之威
    薛鎮北氣息沉厚,聲音傳播極遠。

    他嘴里吐出的每一個字,都像是一道悶雷,震得在場的內門圣徒,皆是耳膜發疼。

    “命師?薛鎮北竟然突破到了《大武經》第十三重天。內門中,還有幾人是他對手?”

    所謂“命師”,為四等人,力量強大到,能夠決定一些人的命運,也能改變自己的命運,他們是白劫星最頂尖的力量。

    “薛鎮北沒有突破前,就是《龍榜》第五。突破后,估計只有《龍榜》前三,才能壓他一頭。那三位,比他先成為命師。”

    “薛鎮北雖然剛剛突破境界,但,卻不是一般的命師可以比擬。他擁有五竅丹田,修煉出雷電屬性的元氣,更是將高階上人法’碎云神’打磨到爐火純青的地步。《龍榜》排名第二和第三那兩位,未必壓得住他。”

    “看來只有《龍榜》第一吳暢,才能穩壓薛鎮北一頭。”

    眾人議論紛紛,都覺得薛鎮北天資絕頂,乃是唯一一個能夠叫板吳暢的年輕高手。

    至于《龍榜》第二和第三,年齡都接近四十歲,比吳暢和薛鎮北大了十歲左右。就算他們現在還能壓薛鎮北一頭,但是,一年后,兩年后,必定會被超越。

    “《龍榜》上的內門圣徒,只有三分之一的年齡在三十歲以下,一共三十二人。吳暢和薛鎮北無疑是其中的領軍人物,堪稱青河圣府的雙杰。”

    奇峰之頂。

    解藏劍露出欽佩和敬重之色,嘆道:“薛鎮北太強了,不到三十歲,就成為命師。整個白劫星,應該都找不出十個,這樣的天驕吧?”

    “一個人的修煉速度,怎么可以那么快?而且,還能兼修上人法,將難度極高的碎云神,都修煉到無人可及的地步。這就是薛家百年一出的蓋世天驕?”

    解媗心中的驕傲,被強大的薛鎮北,碾壓得支離破碎。

    雖然,她現在的修為,是《大武經》第十重天,與第十三重天,只相差三重而已。解媗卻十分清楚,就算再給她十年時間,也未必能夠達到第十三重天。

    可是十年后,薛鎮北又達到什么高度了呢?

    “島主,薛鎮北來勢洶洶,雖說是來挑戰你,可是肯定也有為薛翊仁報仇的意味在里面,看來只有你親自出面,才能平息他心中的怒火。”解藏劍道。

    水靈兒和解媗等人,都露出憂色。

    薛鎮北已經成為命師,吳暢不出,恐怕無人是其對手,萬一島主敗了怎么辦?

    他們卻不知,半年前,謝紫涵和薛鎮北有過一戰。

    那一戰,薛鎮北慘敗。

    謝紫涵站在原地,不為所動,笑道:“我出面,就等于是要收網了。可是,薛鎮北是善人家族子弟之中最強的人,也是最大的一條魚。只有將他也引入網中,才算是真正的警告和敲打。”

    水靈兒、解媗、諸葛明等人皆是聽不懂,眼神很疑惑。

    謝紫涵轉目盯向封小芊,問道:“你覺得藏鋒和許大愚二人,能夠承受住薛鎮北這條大魚的沖擊嗎?”

    封小芊的眼波,在林刻和許大愚的身上流轉,道:“可以。”

    “沒想到,你居然對他們這么有信心,好,好,好啊,那我倒要拭目以待,希望不要讓我失望才好。”謝紫涵笑道。

    在場,只有解藏劍,隱隱猜到謝紫涵和封小芊的計劃。

    可是他難以相信,就憑藏鋒和許大愚,能夠承受得薛鎮北的怒火嗎?萬一出現意外,他們二人就不是釣魚的魚餌,而是被魚吃掉的魚食。

    ……

    “黑無常,現身與我一戰。”

    薛鎮北再次揚聲長嘯,音波一層疊著一層傳遞出去,震得竹林搖晃。

    可是,謝紫涵卻沒有現身,甚至連一句回應都沒有。

    “一個《龍榜》第五,修成了命師,去挑戰《龍榜》第七,擺明是來興師問罪,想要教訓黑無常,黑無常會應戰才是怪事。”很多人心中都如此想著。

    顧鶴見到薛鎮北,如遇救星,連忙拱手行禮,道:“薛師兄,黑無常肯定是懼怕你的命師之威,不敢應戰,不妨先解決眼下的另一件麻煩事。”

    隨即,顧鶴向吊在竹竿上的薛翊仁一指。

    說起來,顧鶴的年齡,還在薛鎮北之上,可是修為差距太大,這聲“師兄”,他不喊也得喊。

    在武道界,誰的修為更強,誰就是師兄。

    當然,如果年齡差距太大,很多小輩就算修為更強,都會叫長輩一聲“師兄”,以示謙虛和尊敬。

    薛鎮北的目光,盯向吊在竹竿上的薛翊仁等九人,還有躺在水邊不知生死的柳千意和柳千傷,道:“薛家的臉,柳家的臉,還有你們顧家的臉,今后都往哪里擱?”

    顧鶴很尷尬,臉色是一陣青一陣紫,道:“薛師兄這件事不能怪我們,只怪那兩個奇峰島的內門圣徒太強大。”

    “而且,他們欺人太甚,渾然不給善人家族子弟留顏面。你們薛家的家主繼承者,薛翊仁,更是被綁了起來,公然叫賣,何等喪心病狂。”

    “請薛師兄,為大家做主!”

    顧鶴雙手作揖,臉都要俯到地上。

    薛鎮北精修武道,并不是很想管這些瑣事。

    可是,薛家全力以赴栽培他,給他源源不斷的功德值和堆積成山的銀票,他才能年紀輕輕,達到現在的高度。

    因此他代表的是,薛家的利益。

    甚至代表一眾善人家族的利益,因為,那些善人家族的子弟,每年都會通過各種方式,送他修煉資源,或者是銀票。

    正是如此,這件事,薛鎮北不能不管。

    “放人。”

    薛鎮北的一雙虎目,掃視林刻二人,氣息強橫至極。

    林刻臉色平靜,沒有一絲懼色,問道:“放誰?”

    薛鎮北微微詫異,須知,以命師的眼神和氣息,足以嚇得普通上師為之顫栗。可是,對面那兩個奇峰島的內門圣徒,卻處變不驚,敢與他對視,真的是奇了怪。

    薛鎮北尚未開口,顧鶴先道:“當然是所有人都得放,而且,你們二人還得下跪道歉,賠償療傷丹藥錢。”

    薛鎮北的到來,讓顧鶴變得底氣十足。

    而且,只有讓他們下跪道歉,才能挽回善人家族子弟的顏面。

    林刻怒極反笑,道:“明明是你們夜闖奇峰島,圖謀不軌,想要出手傷人,但是實力不濟,反被我們拿下。現在卻讓我們下跪道歉,這是什么道理?”

    “也就是說,你們不答應?”顧鶴道。

    林刻道:“當然。”

    顧鶴雙手抱拳,對薛鎮北道:“薛師兄,你也看見,這兩人囂張跋扈至極,渾然沒有將你放在眼里。若是輕易放過他們,此事傳揚出去,天下人將如何看你?”

    薛鎮北雖是武癡,卻并不傻,冷了顧鶴一眼,道:“在我面前,最好收起你的那些小心事,利用一位命師,你承受得住命師的怒火嗎?”

    “轟隆。”

    強橫的元氣,宛如一群奔馬,從薛鎮北體內涌出,沖撞在顧鶴身上,將其震退數十步。

    顧鶴臉色驚變,連忙單膝跪地,道:“顧鶴哪敢利用薛師兄,是真的看不慣那兩個內門圣徒的做派。命師在上,他們居然沒有一絲敬畏之心,將你的話當成空氣。薛師兄能忍,我忍不了!”

    命師,是四等人。

    顧鶴雖是《龍榜》高手,卻是五等人。

    五等人跪四等人,天經地義,因此顧鶴沒有一絲恥辱感。?

    薛鎮北眼中露出一道凝思之色,心中暗道,以他現在的修為,的確應該樹立自己的威嚴。堂堂命師,豈能連兩個內門圣徒都鎮不住?

    “我再說最后一遍,立即放人。并且,按照顧鶴所說,下跪道歉,賠償療傷丹藥錢。”薛鎮北的體內,又有強橫的元氣涌出,與剛才擊退顧鶴的元氣一樣強橫。

    許大愚向前沖出,以強大的身軀,將所有元氣都擋住,吼道:“就算是真人來了,也休想讓我們下跪。你算什么東西?我大哥給你下跪,你受得起嗎?”

    薛鎮北雙眼一瞇,不再多說,準備直接動手,頓時,那桿烏金長矛涌出一道道雷電之光。

    林刻走到許大愚身旁,道:“薛鎮北對吧?《龍榜》第五,還是命師,的確已經很不錯。但是,與我的這位兄弟比起來,你還是有些差距。”

    “你說什么?”薛鎮北道。

    林刻道:“我說,你和我兄弟如果對拼一擊,輸的人,一定是你。”

    聽到這話,全場炸開。

    所以人都覺得,林刻一定是瘋了!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