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天帝傳 > 第110章 夜幕下的亡靈惡土
    突破至血海卷第八重天,元氣猛增,實力大進,可是,林刻卻隱隱感知到心臟、血脈對元氣的承受能力變弱。

    換句話說,他必須繼續提升肉身強度,才能承受越來越強大的元氣沖擊。

    將肉身比喻成鼎爐,將元氣比喻成鼎爐中的火。

    如今,鼎爐中的火焰溫度大增,將要融化鼎爐,也就只有讓鼎爐變得更加強大才行。

    “我現在的元氣厚度是八百一十寸,而血海卷第九重天的元氣厚度,達到二千四百寸。我至少也要凝聚出十五道煉體烙印,肉身才能承受住那么強大的元氣。”

    修煉血海卷,在帶給林刻強大力量的同時,也讓他的修為速度,變得緩慢了一些。而且,每提升一個境界,對資源的消耗,達到喪心病狂的地步。

    “必須盡快先凝練出第十二道煉體烙印。”

    林刻現在煉化靈血的速度奇快,喝下一口,足有數十滴,很快便是完全煉化吸收,體內的元氣厚度又增加七、八寸之多。

    只要能夠提升修為,無論是在什么地方,林刻都能進入修煉狀態。

    入夜。

    青湖上吹起獵獵寒風,令得奇峰島上的竹林不停搖曳,竹葉滿天飛。

    林刻察覺到不同尋常的氣息,豁然睜開雙目,向遠處的竹林盯去。只見,黑色的瘴氣,從林中涌出。

    并且有沉重的腳步聲,在林中行走,踩著竹枝和落葉,正在向林刻的方向而來。

    “好濃烈的陰氣,入夜后,奇峰島似乎變得有些詭異。”

    林刻不敢大意,目光緊緊盯向腳步聲傳來的方向。

    漸漸的,一道披頭散發的人影,出現在他視線中,站在竹林邊緣,給人一種詭異之感。

    “敢問閣下也是奇峰島的內門圣徒嗎?”林刻問道。

    那道批頭散發的人影,豁然抬起頭,露出一張干癟蠟黃的臉,猙獰無比,雙瞳呈血紅色。

    即像是人,又像是鬼。

    “嗷!”

    發出一道尖銳的長嘯聲,那道批頭散發的人影,躍起十多米高,一雙干枯的手掌,直向林刻拍擊下去。

    “為何攻擊我?”

    林刻側身移動,避開對方。

    “嘭。”

    干枯的手掌,擊在林刻身后的巨石上,留下一道半米長的巨大五指手印。手印深凹,可見那一掌的力量是何等強橫。

    緊接著,那道披頭散發的人影,攻出第二擊,打向林刻腹部。

    掌風,極其陰寒。

    林刻一拳打出,與他對拼一擊。

    “轟隆。”

    強大的拳勁,掀起一股颶風,將那道人影的長發吹起,露出一張干枯至極的臉。就像一層老皮,蒙在骷髏骨上面,其中一些地方還有腐爛跡象。

    “是死尸。”

    林刻倒吸一口涼氣,急速向后倒退。

    一具死尸,應該埋在地底,怎么會爬了出來,還主動攻擊他?

    難道是謝紫涵在使用通靈術,駕馭死尸?

    “還真是無法無天了!”

    林刻釋放出元神,覆蓋整個奇峰島,探查謝紫涵的蹤跡。

    不探查還好,一探查,林刻才發現島上竟是有著大量陰寒氣息,簡直就像是一片亡靈惡土。

    沒有發現謝紫涵的元氣波動,也沒有別的內門圣徒的元氣波動。但是,島嶼中心的那座山峰頂部,卻無法探查,似乎有相當了不得的寶物,在抵擋他的元神。

    峰頂,解藏劍和解媗并肩而立,眺望島嶼邊緣的方向。

    解媗道:“你說,他能堅持多久?”

    解藏劍想了想,道:“藏鋒的實力不弱,只要不遇到一些厲害的家伙,堅持到天亮,應該沒有問題。”

    “你別忘了,他是煉體武者,遇到尸兵還好說。遇到鬼卒,怎么辦?”解媗道。

    鬼卒是虛幻的靈體,就算肉身再強,也難以對它造成傷害。

    只有武者的元氣,才能傷到鬼卒。

    解藏劍笑了笑,道:“藏鋒的速度,何等之快,一般的鬼卒想要追上他,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解氏兄妹的不遠處,還有兩道身影。

    其中一個是二十來歲的男子,手持一桿長槍,身形挺拔,五官立體,一直保持沉默,坐在石凳上面,擦拭槍尖。

    他,名叫諸葛明,《大武經》第十重天。

    另一個,站在解媗的身旁,看上去也就十三四歲,竟是一個豆蔻少女,長得粉雕玉琢,頭上扎著兩個小辮子,雙眸又大又圓。

    她,名叫水靈兒,《大武經》第九重天,曾經在外門達到過《虎榜》第二。很多人都推測,若是她繼續沉淀一年,說不一定能夠擊敗《虎榜》第一的白云歌。

    可惜,她對《虎榜》第一似乎沒有興趣,以迅猛的速度,直接沖擊到了第九重天,成為青河圣府成立以來,最年輕的上師。

    “這個藏鋒,真的只是煉體武者,還能擊敗突破到第九重天境界的白云歌?”水靈兒眨巴著眼眸,有些不信。

    解媗道:“藏鋒的確是有真本事,不是那些善人家族的子弟可以比擬。”

    “嘻嘻,媗姐姐可是很少夸一個男子,那我一定要仔細看看,這個藏鋒,到底有什么厲害的地方?”水靈仙俏皮的一笑。

    聽到解媗都在夸藏鋒,一直擦拭長槍的諸葛明,不禁也向山下盯了一眼。

    島嶼邊緣,掀起陣陣水浪,發出“嘩啦嘩啦”的聲音。

    沙灘上,林刻和那具批頭散發的死尸,硬拼了數十招。

    “迎風三疊。”

    林刻調動十一道煉體烙印,匯聚到右臂,猛然一拳轟擊過去,直接將死尸的手臂打得崩碎,干枯的身體拋飛十多丈。

    “噗通”一聲,墜入青湖。

    林刻的眼神驟冷,抬頭望向足有一千多米高的險峭山峰,爆喝一聲:“謝紫涵,做為青河圣府的圣徒,你做得太過分了!”

    依舊沒有得到回應。

    反而,竹林中,響起更多的急促腳步聲。并且有著一團團綠色鬼火,與黑色瘴氣一起,從林中飄飛出來。

    林刻輕哼一聲,施展出一步訣,腳踩虛空,飛落到竹林頂部。

    緊接著,腳踩青竹的頂端,急速向島嶼中心的那座山峰沖去。

    他打算去和謝紫涵面對面的理論一番,就不信,這位《龍榜》第七的黑無常,真的可以無法無天。

    山峰頂部,水靈兒露出一道驚訝之色,道:“一個煉體武者,竟然可以借助竹枝,長時間騰飛。他對力量的控制,得達到了什么程度?”

    在水靈兒印象中,煉體武者都如齊宏一般,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全靠一身蠻力,橫沖直闖,哪有藏鋒這么靈活敏捷?

    解媗的眼瞼一縮,道:“他這是要干什么,怎么向我們這個方向而來了?”

    “恐怕他是想要登山。”解藏劍看出林刻的意圖。

    解媗道:“怎么可能?他若是待在島嶼邊緣,估計是遇不到那些厲害的家伙。但是,闖入進島嶼深處,絕對是九死一生。”

    “再說,奇峰高達一千多米,四面懸崖峭壁,巖石堅硬而光滑,沒有懸山鐵鎖,豈是他能登得上來?不行,我得去稟告島主,別鬧出人命。”

    解媗的內心,并不像外表那么冰冷,立即向道觀中走去,不想看到藏鋒死在奇峰島。

    以林刻現在的修為,連續施展十多次一步訣,也不是難事。

    腳踩竹巔,速度奇快。

    偶爾也有尸兵,從地上跳躍起來,向他發動攻擊。但是,都被他提前打出的飛刀擊中,重新墜落下去,摔得散架。

    林刻逐漸接近高聳而又巍峨的奇峰,突然,停下腳步,臉色凝重的盯著前方。

    只見,一道背上長著一對黑色羽翼的高瘦身影,站在一株青竹的頂端,猶如幽靈一般。隨著竹子搖晃,他也跟著搖晃。

    “嘩啦。”

    一層清風吹來,將他臉上的頭發吹起。

    林刻看清他的面容,神情一怔:“幽靈十老,鷹老。”

    任誰也無法想到,這個老魔頭,竟然會出現在青河圣府總壇的奇峰島。

    不對……

    鷹老的雙眼燃燒著鬼火,身上沒有生命波動,竟然是一具死尸。

    林刻可是記得,一年前,鷹老都還活著,為了修煉一種魔道武法,殺了數千人,抽取他們的血液,做為藥引。

    當時,那件事造成了巨大轟動,林刻都想動身去殺他。

    哪里想到,這個實力強悍的老魔頭,竟然被人給殺死,死尸還出現在了奇峰島?

    “不好,藏鋒居然遇到了鷹老。”解藏劍臉色猛烈一變,準備下山去救藏鋒。

    “慢著。”

    穿著一身黑袍,戴著白骨面具的謝紫涵,從道觀中走了出來,道:“那么急干什么?你們不是聲稱藏鋒的實力很強,本島主倒要看看,他能在鷹老的手中支撐多久?想要加入奇峰島,這是對他實力的一次考核,我才不收廢物。”

    (本章完)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