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天帝傳 > 第106章 妖冥
    “二星元器級別的劍,內有十七道風屬性的器烙印,賣十萬兩應該沒問題。”

    “白云霄的這柄劍,也是二星元器,不過,內部的器烙印多達七十四道,鑄劍的材料中加入了第三/級金屬,價格估計五十萬兩以上。”

    “九品百成寶藥級別的人紋金參,這可是好東西,價值數百萬兩,他的身上居然有這種好東西,了不得。”

    ……

    許大愚將白云歌和白云霄身上的寶物,一樣樣搜出,評判價值,就像是在鑒寶一般,嘴里不斷發出大笑聲。

    二人身上的好東西真不少,元器、丹藥、古玉……樣樣都價值不菲。只可惜銀票卻沒有搜出多少,加起來也就數萬兩,與很多不是上師的武者相比都不如。

    林刻猜測,他們的銀票應該都用來,購買了修煉資源。

    僅僅一株人紋金參,估計就能將白云霄的家底掏空,說不定,還借了不少。

    林刻將青玉匣子打開,看著躺在匣中的金參,微微一笑:“白云霄還真的是什么人都信不過,果然將人紋金參帶在身上。”

    許大愚從白云霄的身上,搜出一塊長方形的玉佩,仔細觀察之后,道:“咦!是斂氣玉。”

    斂氣玉,是一種特殊的玉,將其與斂氣器烙印結合起來,可以煉制成收斂氣息的寶物,相當珍貴。

    許大愚又道:“這塊斂氣玉,已經被煉制過,是一件還算不錯的隱藏氣息的寶物。”

    “難怪當初白云霄跟蹤我的時候,以我的元神,都只能探查到微弱的元氣波動,無法判斷他的身份和修為。大愚,你將斂氣玉帶在身上,真人之下,將少有人能夠看透你的虛實。與敵交手的時候,也有很多好處。”林刻道。

    許大愚倒也不客氣,將斂氣玉藏進懷中。

    半晌后,許大愚又從白云霄的身上摸出一物,頓時露出不解的神色,道:“他身上怎么會有一塊破石頭,而且,還挺重。”

    林刻盯過去,還真是一塊石頭。

    石頭,只有拳頭大小,形狀像是獅子頭,在脖子處,還有一道平滑的切口,像是從某只石獅子身上斬落下來。

    除此之外,石獅子頭表面,還有一些古怪的文字。或許是因為,經歷了太久遠的年月,那些文字相當模糊,很難識別清楚。

    白云霄這種的身份和修為,怎么會隨身攜帶一顆普通的石獅子頭?

    “拿來讓我看看。”

    林刻從許大愚手中接過石獅子頭,入手后,果然異常沉重,不像是石頭材質,反而像是玄鐵一般的重量。

    “這不是石獅子頭,是……貔貅……”林刻發現了一些微妙的差別。

    相比于獅子,這顆石頭,與封小芊身邊的那只玉貔貅的頭,更像。

    林刻繼續觀察石貔貅頭上的文字,卻直皺眉頭,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古怪的文字,猶如鬼文,相當妖異。

    “前輩,你認識這種文字嗎?”林刻詢問火焰小鳥。

    火焰小鳥一直在消化從元境中吸收的紀元血元氣,聽到林刻的喚聲,才睜開了雙目。

    “文字,什么文字……這……這是……妖冥文,怎么可能……”火焰小鳥的聲音,極其驚駭,就連說話都斷斷續續。

    林刻從來沒有見過,火焰小鳥如此失態。

    “小子,這顆石貔貅頭,你是從哪里得來的?”

    隨即,林刻告訴了它前因后果,聽完后,火焰小鳥更加不解,喃喃自語:“不應該啊,這顆星球上,怎么會出現刻有妖冥文的器物。”

    “妖冥文很特殊嗎?”林刻詢問道。

    火焰小鳥道:“何止是特殊,就算是在整個太微星域都是禁忌,牽扯極大。你小子,還是不要知道為好。”

    “前輩既然認識妖冥文,知不知道上面的文字,表達的是什么意思?”林刻問道。

    火焰小鳥道:“那些文字,沒有什么意義,像是一篇祭文。若是那只石貔貅還完整的話,應該是立在某座祭祀神廟外,或者被供奉在神廟之中。怎么會出現妖冥一族的石像?根本不可能,奇怪,真是奇怪。”

    林刻很好奇妖冥文和妖冥一族到底有什么樣的禁忌,可是,當他詢問火焰小鳥,它卻什么都不說。

    “我怎么覺得,這顆石貔貅頭,不僅僅只是一塊石頭那么簡單。”

    林刻調動元神,進入石貔貅頭的內部探查,突然神色一變,穿過石頭表層,元神竟是探查到一股奇異的力量。

    緊接著,有極不尋常的詭異波動,從石頭內部傳出,竟是在拉扯林刻的元神,想要將他的元神吞噬。

    此時的林刻,耳邊響起萬千道奇異的聲音,像鬼嘯,像獸鳴,像滿天神佛在念誦。

    他雙手捧著石貔貅頭,身體不受控制,彎腰向下,臉幾乎就要和石貔貅頭貼在一起。額頭上,有一絲絲元神之光,不斷涌出石貔貅頭的嘴巴之中。

    “刻兒哥,你怎么了?”許大愚大吼一聲。

    這一聲,也將正在思考的火焰小鳥驚醒,察覺到林刻的狀態不對勁,聲音傳出心臟:“將他和石貔貅分開。”

    許大愚不知道是誰的聲音,但是,看出林刻很危險,于是一拳轟擊過去,將林刻手中的石貔貅頭打飛。

    林刻的身體搖搖欲墜,坐到了地上,雙眼迷茫。

    半晌后,他才漸漸恢復過來,只感覺頭痛欲裂。

    “刻兒哥,別嚇我,你怎么了?”許大愚關切的問道。

    林刻揉了揉太陽穴,眼神凝重的道:“我沒事。”

    重新站起身,林刻盯向墜落在地的石貔貅頭,眼中露出驚駭且疑惑的神色。

    “小子,那顆石貔貅頭有什么問題嗎?”火焰小鳥的本源精氣幾乎消耗殆盡,元感也大損,不如林刻,因此無法親自探查石貔貅頭。

    林刻將剛才的經歷,告訴了火焰小鳥。

    火焰小鳥畢竟見多識廣,道:“原來那些妖冥文的作用是這個,應該是了,本尊或許已經知道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林刻問道。

    火焰小鳥道:“不要繼續使用元神去探查它,等本尊的修為恢復一些,親自來解開這個秘密。有很多種可能,只有破開才知道結果。”

    “那現在怎么處置?”林刻問道。

    火焰小鳥道:“有石層的包裹,又有妖冥祭文的封印,里面的東西出不來,可以隨身攜帶在身上,只要你不主動使用元神侵入進去就行。”

    林刻將石貔貅頭撿起來,再次仔細觀察。

    許大愚沒有聽到他和火焰小鳥的交流,見林刻還敢繼續觸碰這件詭異的邪物,雙手捏拳,又想一拳打過去。

    “打我打上癮了嗎?我沒事。”林刻瞪了他一眼。

    許大愚收拳,嘿嘿一笑:“我也是擔心嘛,刻兒哥,這到底是什么鬼東西?剛才發生了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

    林刻搖了搖頭,目光盯向躺在地上的白云霄。

    白云霄看來也知道石貔貅頭的內部隱藏有秘密,所以才隨身帶在身上,相當珍視。但是,他的元感,為何沒有被石貔貅頭吞噬?

    難道石貔貅頭只吞噬元神,看不上他那還很弱小的元感?

    “他們兩個怎么處理?”許大愚問道。

    林刻將石貔貅頭收了起來,手指托著下巴,想了想,道:“他們二人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平時以白帝后人自居,驕傲得不行。那么,我們就壓一壓他們的驕傲,得讓他們知道,自己也只是一個凡人,并不比別人高貴多少。”

    “讓我來,我知道怎么做。”

    許大愚很興奮,向白云歌和白云霄走了過去。

    半個時辰后,白云歌和白云霄身上的武袍被脫去,光著大半個身體,被捆綁了起來,吊在距離青河圣府總壇不遠的一座懸崖上。

    進出總壇的圣徒,或者是來參加外門圣徒考核的武者,抬起頭就能看到他們。

    二人的臉被畫花,白云歌被畫成了豬頭,白云霄被畫成了狗熊臉。

    站在遠處,看著崖壁上二人,林刻一陣汗顏,道:“大愚,你都多大了,怎么還這么幼稚?”

    許大愚抓了抓頭,道:“難道你想的不是這樣教訓他們?”

    林刻苦笑,搖了搖頭,道:“算了,就這樣吧!”

    但是,像白云歌和白云霄這么高傲的天才,被許大愚這么作弄一頓,似乎也已經足以讓他們崩潰。

    更何況,身上的寶物和錢財被洗劫一空,可以想象他們二人醒過來后,恐怕想死的心都有。

    (本章完)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