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都市妖孽魔帝 > 第34章 自裁吧!
    譚韻跪在葉凌面前,完整的呈現在葉凌的眼中。

    她雖是譚靈秋的小姑,但實際上只比譚靈秋大了六歲,今年方才三十,而且因為從小被家族寄予厚望,所以時至今日,她都還沒有經歷過感情,這讓她看起來無論是外貌,還是神態,都還很青春。

    相比于譚靈秋,她更多了一絲成熟和從容。

    此刻的她穿著一身居家服,白色綢緞的,將她的身體曲線勾勒的凹凸有致,魅力綻放無疑。

    因為大病初愈,她的面色有點發白,嘴唇也沒有血色,加上她昏迷之前應該是在家中,所以沒有化妝,也沒有佩帶任何手勢,這讓她顯的非常清素,多了幾分柔弱之美。

    這種素顏的情況下,譚韻與譚靈秋去放在一起較量,也絲毫不差。

    而且,如果從葉凌的喜好而言,明顯譚韻這種女人,比譚靈秋更容易讓他有興趣。

    如果評分,譚靈秋八十六,譚韻則有八十八分。

    不過,終究而言,跟慕容菲菲比起來,還是要遜色不少的,尚提不起葉凌的興趣。

    “這只是個交易。”

    葉凌的目光從譚韻身上收起,平靜的道。

    譚韻渾身一顫,忍不住抬頭看向譚靈秋,

    面對小姑質問的目光,譚靈秋面色一僵,不敢與之對視,趕緊低下了頭。

    譚韻頓時如遭雷劈,不用問,她也明白葉凌口中的交易,是什么意思了。

    靈秋為了救她,肯定是答應了葉凌與她們第一次見面時的要求,否則靈秋不會不敢與她對視。

    忽然,譚韻一咬牙,目光閃過一抹狠辣,二哥,你不仁就別怪小妹不義,若非是你害我,靈秋也不會走出這一步,我是你親妹妹,你可真是好狠的心!

    心中似乎是做了什么決定,譚韻抬起頭來與葉凌對視,雙目中閃爍著孤注一擲的眼神:

    “葉前輩,我們再做個交易如何?”

    葉凌目光一挑,“說來聽聽。”

    “他是我二哥!”譚韻伸手指著遠處跪著的譚山,“這次我病發,就是他害的,如果我沒猜錯,此刻這譚院內外,已經布置滿了他的人,所以今天無論我是否醒來,我最終都難逃一死。”

    這話一出,譚家人群全都微微騷動起來,目光皆看向譚山。

    面對這么多目光,譚山面色一沉,忍不住道,“小妹,你別血口噴人。”

    葉凌并未開口,這點在他給譚韻治療時就看出來了,因為譚韻昏迷的病情,并沒有想象中那么嚴重,以張忠岳的能力,至少應該可以讓她短時間醒來,但張忠岳卻說他束手無策,所以他當時就明白,這其中必有陰謀。

    只是,葉凌才沒興趣參與他們的陰謀斗爭,他來這里只有一個目的,治愈譚韻然后收下譚靈秋,誰阻擋誰便是他的敵人,除此以外皆與他無關。

    譚韻并未搭理譚山,甚至都沒看一眼,繼續對葉凌道:

    “只是他沒想到,靈秋將葉前輩你請了過來,他還不長眼的觸犯了你,所以我才有醒來的機會,只是現在,我依舊不安全,只等葉前輩你離開,便是我身死之時。”

    這番話一說出來,瞬間局勢就明朗了,原來這譚韻昏迷,是譚山設計所至,目的是為了奪取家主之位,而且做了兩重手段,陰謀陽謀皆具,若非葉凌出現,今天譚家必然易主。

    聽到這話,譚山頓時心頭暗呼不妙,他之所以如此輕易屈服于葉凌,跪在地上一言不發,就是不想耽誤了大事,準備讓葉凌這個不可控因素離開,然后動手拿下譚家,以后再作報復打算。

    結果沒想到,譚韻居然將來了這么一招,

    “小妹,你怎可如此羞辱你二哥?你真是讓我失望透了,再說,譚家的事你怎么可以請外人插手?”

    譚山瞪著譚韻,一副痛心的模樣道。

    不得不說,他這番演技,簡直是微妙威少,搞得在場譚家之人,一時間無法做出判斷,到底誰說的是真相,目光閃爍都在心底揣測。

    譚靈秋整個人都有點恍惚,她沒想到這其中居然還有這樣的陰謀,心頭很是震驚,若非她誤打誤撞的請來了葉凌,此時小姑豈不是已經死了?

    譚韻依舊沒有搭理譚山,堅定的看著葉凌,

    “所以,請前輩救我。”

    事情已經很明白,葉凌的嘴角微微勾起一絲弧度,看著譚韻道:

    “說出你的籌碼。”

    “只要葉前輩救我,我愿意隨葉前輩為奴!”譚韻快語回道。

    “什么?”

    這話一出,震驚四座。

    譚韻作為譚家之主,居然以給人做奴仆為代價,換取葉凌的幫助。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譚靈秋心頭發顫,譚山更是怒發沖冠,這譚韻為了對付他,還真是不惜一切代價!

    這一波轉折,簡直驚掉了所有人的眼球,誰都沒想到,本來是給譚韻看病,結果事情居然發展到了這個地步。

    人群的目光看了看譚韻那曼妙的身姿,還有久居高位的;凌厲氣質,再看看葉凌,這等香艷至極的條件,葉凌能拒絕么?

    “不行!”葉凌平靜的搖了搖頭。

    “什么?拒、拒絕了?”

    所以人簡直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就連譚靈秋都不可思議的看向葉凌,以為自己聽錯了。

    譚韻可是譚家之主,譚家可是天河四大家族之一,而且譚韻姿色超塵,氣質也是絕佳,再加上她的身份,這樣的女奴,居然有人能拒絕!

    “葉前輩,那算上譚家如何?”譚韻也是無比的吃驚,但她沒有多余的時間震驚,馬上增加籌碼。

    這話一出,在場之人再一次震驚,譚家人更是渾身一顫,差點沒暈過去。

    譚山更是厲聲怒吼,“譚韻,你瘋了不成?你乃是譚家之主,現在為了自己的利益,居然要譚家贈于他人為奴?”

    “譚山!那還不都是你逼的?否則我如何?等死么?”譚韻猛然看向譚山,目光無比猙獰,當即就將譚山給懟了回去。

    “你!~”譚山啞口無言,

    其他人也心頭一沉,譚韻說的不錯,誰都不能等死。

    “好!你打動了本尊。”

    譚韻加上譚家,這個籌碼葉凌很滿意,他轉頭看向不遠處的譚山,輕飄飄的說了一句話:

    “你!自裁吧。”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