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方寸之主 > 第二卷 天地亂凡塵 第105章 沒那么簡單
    玄天劍院中心廣場,傳送陣星羅棋布。

    地狗峰傳送陣上灰塵厚重,無人問津,忽然沉寂已久的傳送陣嗡嗡作響,一道猛烈的氣浪迸發,整個圓臺玄光大作,震飛所有的灰塵,兩道身影突兀的出現。

    張玄天下傳送陣,張目四望,狐疑的道:“這里不是劍冢,你把我帶到劍院外門作甚,我可是劍冢一百零八劍首之一,享受長老待遇,地位何其尊崇,我不可會待在這地方。”

    黑袍人身下漫出黑氣,飄在離地一尺的地方,也不知他有沒有腳,他輕飄飄的飄下傳送陣,打量著四方的廣場,兩道暫且能稱作眼睛的幽藍眸子光芒顫顫,自顧自的道:“一千年了,還是原來的樣子,還走的沒走,不該走的都走了,呵呵!”

    他回過頭,盯著張玄,淡淡道:“捫心自問,你配得上劍首之位么?一個連劍宮都沒有的毛頭小子,也敢覬覦劍首之位,不知羞恥!”

    張玄“嘿嘿”直笑,得意道:“本劍首之位乃是副院長欽點,你若不服,去找她理論便是;本劍首才懶得同你爭論,畢竟護道人只是輔佐罷了,本劍首才是主角。”

    黑袍人幽幽道:“修煉不是為了維持人情世故,而是為了斬斷世間桎梏,別以為你搬出尹丫頭就會讓人畏懼,在老朽眼里,不過是徒增笑料而已,一個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關系戶,值不得炫耀。”

    張玄不以為然道:“天才可從不走尋常路,本劍首不是一般人,自然得有點特殊通道否則怎么配得上天才之名。”

    “人不知臉長,馬不知羞恥。”

    黑袍人不屑道:“既然你認為自己是天才,便留在劍院外門證明自己,是金子在哪里都會發光。”

    張玄感覺自己上當受騙了,不給當劍首,留在劍院毫無意義,他沒好氣道:“本公子向來孤芳自賞,何須向別人證明什么?正好我不喜歡耍這種虛頭巴腦的劍,不如去丹院當個小小藥童去。”

    黑袍人喝道:“胡鬧!玄天劍院豈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之地?”

    張玄懶得理會他,尋了個方向,駕起玄光盾沖天而起,不屑道:“玄天劍院說話像放屁似的,真把自己當回事,本公子是來當劍首的,可不是來證明自己的。”

    黑袍人氣得渾身哆嗦,身下的青石板轟然炸裂,身邊漫起狂暴的劍氣,一股氣勢沖天而起,朝著整片廣場覆蓋而去。

    那股氣勢所過之處,草木盡皆枯黃,瞬間化作了腐朽,不少正在廣場中練劍的弟子沖天而起,慌不擇路的朝著四面八方遁去。

    “死回來,否則別怪老朽不客氣了。”

    黑袍人站在遠地,并無任何動作,他知道自己要是真的出手,張玄必死無疑。

    張玄罵道:“一群不講信用的傻子,本公子才不跟你們耍,我自煉丹去,后會無——啊!”

    話音未落,張玄只感覺自己的脖子被人掐住了,他正要發動玄光盾掙脫,不遠處傳來尹軒兒的嬌喝聲,“小子,你再敢亂動,本姑娘一劍劈了你!”

    張玄可不吃這一套,身子滑不溜秋的從那人手中脫落,奔到不遠處臨空而立,看向掐住他脖頸之人。

    對方白發蒼蒼,嬰兒般的臉龐,留著長長的白胡須,一身白袍,眼里滿是滄桑之色,渾身鋒芒不顯,凡凡無奇。

    只見他輕撫胡須,打量著張玄,笑著問道:“誰說玄天劍院不講信用了?”

    尹軒兒從不遠處趕來,朝著老者行了個禮,解釋道:“院長息怒,是晚輩安排不周,沒想到地狗峰護道人已經清醒,這才引起了矛盾。”

    “哼!老朽不過睡了幾百年,爾等就敢胡亂行事了?”

    地狗峰護道人收起身上的氣勢,來到玄天劍院院長前,不滿道:“劍冢干系甚大,不是爾等爭權奪勢,玩弄權謀之所,更是小孩子辦家家的地方,要這么個小子入主劍冢,簡直胡鬧!”

    劍院院長瞪了尹軒兒一眼,看向黑袍人,笑道:“你一睡就是幾百年,劍冢內亂得很,這些年選中的地狗峰劍子都死了,尹副院長也是迫不得已,你可就別啰嗦了。”

    黑袍老者冷哼,不再說話。

    劍院院長看向張玄,問道:“小家伙,老朽乃是玄天劍院院長尹鎮雄,現正式邀請你加入玄天劍院,任劍冢地煞峰第七十二峰之名譽劍首,不知你意下如何?”

    張玄皺眉道:“名譽劍首是什么玩意?”

    黑袍人沒好氣道:“不是什么玩意,就是個沒實權的職位罷了,虛頭吧腦的東西。”

    “這不是個弼馬溫的職位么?”

    張玄腦袋搖得像個撥浪鼓,斷然拒絕道:“不給當劍首,就放我自由吧,我要去煉丹,誰也別攔我。”

    黑袍人贊同道:“算你小子還有點自知之明,不喜歡劍道就滾去煉丹,干一行愛一行才能取得好成績。”

    劍院院長聳了聳肩膀,無奈道:“人各有志,既然你不喜歡劍道,那本院長也沒辦法;不過,維護劍冢的穩定可不只是劍院的職責,也是玄天北院的所有弟子的職責;即便是你去了丹院,將來劍冢要是出了問題,你還是得幫忙;”

    不說還好,這一說張玄腦袋頓時搖得更厲害了,他忙道:“既然如此,那我還是離開玄天北院吧,你們對我愛理不理,到時候還想我出力,我又不是傻子。”

    尹副院長恨鐵不成鋼的道:“你離開玄天北院,像個沒頭蒼蠅一樣亂撞,能有什么前途?”

    張玄道:“我本天下逍遙人,沒必要卷入你們的恩怨,即便是不能加入玄天北院,我也能活得很好,本公子去也。”

    黑袍人忽然道:“罷了!你小子既然非要當劍首,那便隨你,不過今日當著院長的面,有些話還得先講明白。首先,老朽雖然是地狗峰劍首,可并不認同你的身份,你的榮辱與我地狗峰無關;其次,你若是遭到其它峰排擠,也與地狗峰無關,你的利益由你自己去爭取;最后,在打敗老朽之前,不得踏足劍冢,因為你根本不懂劍道;”

    張玄聞言,心想這還差不多,他又問道:“那我到底算不算劍首?我的修煉資源怎么算?”

    尹副院長沉吟片刻,拿出一塊玉牌,遞給張玄,道:“自然是按劍首的標準算,不過你能不能保得住自己的修煉資源,還得看你的本事了。”

    張玄接過令牌,看向三人,莫名其妙的問道:“各位前輩,你們說這世間有明白人么?出爾反爾,串通一氣會不會遭到報應啊?”

    說完,還不待眾人反應過來,少年便自顧自的走了。

    ————

    三人面色古怪,互相對望一眼,陷入沉默。

    良久,尹軒兒才打破平靜,有些不確定的問道:“他不會是早就識破我等的伎倆了吧?”

    周不凡隱藏在黑袍下,連帽下兩團幽藍火焰冒光,“這小子不簡單,或許他從遇到老朽的那一刻,就知道咱們的意圖了。”

    院長輕笑,“他愿意留下來就是好事,不過恐怕玄天北院是留不住他的,劍冢目前很穩定,留住他為了備不時之需,當務之急還是找到那東西要緊。”

    ————

    張玄離開中心廣場。

    沒走出多遠,趙凌云駕馭著金頸墨雕飛來,朝著他拱手道:“張劍首,沒想到咱們這么快又見面了,真是巧了。話說,您不是去了地狗峰么?”

    張玄見對方這般作態,更加確定自己是被騙了,暗自腹誹:“裝模作樣,你們就繼續裝吧,很快爾等就會后悔的,本子讓會讓你們明白什么叫引狼入室。”

    他笑著道:“本劍首什么也不會,可不能待在地狗峰,這不打算去丹院走走場子,學點煉丹經驗么。”

    劍院的劍首跑到丹院去學煉丹,如此不務正業,簡直就是奇葩,趙凌云忙道:“張劍首,尹副院長已經給您在劍院安排了學位,您今日還是早些歇息,明早還得暗示與劍修們一起早課。”

    “啥?你再說一便?”

    “不好意思,這是尹副院長的安排,明日您必須參加早課,否則這個月的功勞點扣一半。”

    張玄感覺受到了極大的侮辱,“要我堂堂劍首,去與劍修們一起上早課,簡直是大材小用。”

    趙凌云攤了攤手,笑道:“沒法,這是副院長的安排,缺勤一次扣一半功勞點,再缺再扣,直到扣完為止。”

    …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