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方寸之主 > 第二卷 天地亂凡塵 第104章 劍冢
    山脈起伏,綿延萬里。

    玄天墟深處有一盆地,囊括方圓千里范圍,其內峰巒疊嶂,聳立著參天巨峰,峰峰似劍,為數一百零八峰。

    眼下雖為白日,仍有耀星閃耀于九天,射出霸道星光籠罩整片盆地,端是無比耀眼。

    劍冢,玄天北院藏劍、封劍、葬劍、埋劍、養劍、鑄劍、鎮劍之所。

    傳說,此地埋葬著諸多劍主遺骸,故此劍氣極為狂暴,諸天星辰皆匯聚于此,聚天罡三十六峰、地煞七十二峰形成天罡地煞大鎮,只為鎮壓此地肆虐的劍氣。

    黑頸金雕停在劍冢邊緣。

    趙凌云道:“前方劍氣太過狂暴,這畜生是進不去的,你我便就此別過吧,張劍首乃是地煞第七十二峰之地狗峰劍首,您的一直往劍冢深處去,便能找到那傳送陣。”

    張玄黑著臉,“什么!地狗峰!這名字也太慫了點吧?”

    他忙問道:“你們口口聲聲說劍冢怎么怎么重要,結果你就把我扔到這兒?怎么也得來個人,領我熟悉一下吧?”

    趙凌云笑道:“眼下乃是白天,諸天星辰力量正值最弱之時,劍冢內劍氣昂揚,本劍身上沒有天罡地煞元氣,自然是不能入內的。”

    張玄恍然,點了點頭,復問道:“這里不會有天道宮的殺手吧?”

    “當然有,只不過很少,而且他們都是玄天劍院的精英,享受著極其優厚的待遇,一般情況下是不會對同門出手的。”

    張玄沒好氣道:“什么叫一般?那如果不一般呢?”

    趙凌云拍著胸脯保證道:“張劍首放心好了,您不過是人階一品通緝犯而已,狙殺你天道宮不會支付太大的獎勵。放眼整個玄天北院,人階七品的通緝犯大有人在,他們可比您值錢多了。說白了就是,高手可以出手,但是沒必要。假使有人膽敢出手,想必也是上不得臺面的東西,您自然可以應付得來。”

    張玄心道:“才人階一品通緝犯,難道我就這么不值錢?

    辭別了趙凌云后,少年自顧自的去了。

    黑頸金雕上,尹軒兒望著遠去的少年,問道:“凌云,你說他能活得過三天么?”

    趙凌云沉思片刻,搖頭,“不知道!”

    他頓了頓,皺眉道:“弟子實在不明白,張劍首身懷天罡血氣,您卻讓他去鎮守地煞峰,如此張冠李戴,可謂是牛頭不對馬嘴,恐怕他懸了。”

    女子“嘿嘿”直笑,道:“他名為張玄,能不懸么?放心好了,地狗峰劍首可不是個省油的燈,光是他手上的那個黑金鐲子,就能讓他在劍冢獲得風生水起。你就等著看吧,這次本太上非得讓那群老頑固出出血不可,看他們敢不敢囂張。”

    趙凌云有些不信,“可是,要是他真的惹了禍事,您真的會替他主持公道么?”

    尹軒兒“噗嗤”一笑,不假思索道:“當然不會!張劍首此人總是風輕云淡的,給人一種超然物外之感,要是他是個老頭的話,或許本太上會覺得他是個高人。可他不過是個人階一品煉氣士,還是個不知上進的煉氣士,整天就知道喝酒睡覺,能有什么出息?實力與處事態度不對等的他,不能算是高人,只是個心比天高的混小子罷了。這樣的公子哥,一看就是沒有經歷過世俗的毒打,要想讓他擺正心態,必須得給他吃點苦頭。”

    趙凌云深以為然的點頭,“太上長老說得是,張劍首的確欠揍,不就是有兩個臭錢么,瞧他那嘚瑟樣,說句難聽的話,他像個暴富的鄉巴佬,土豪劣紳,豪得沒有一丁點兒氣質。”

    他拿出一個元魂果不舍的啃了一口,然后小心翼翼的收起來,嘴里不滿道:“不就是啃個元魂果么?值得如此嘚瑟么?哎…您還別說,這果子真香!”

    ————

    九天銀河照四方,萬峰擎天聚天光

    六芒天罡收六合,八卦地煞鎮八荒。

    一百零八座劍鋒均勻散步于劍冢內,形成外六合內八荒之劍鋒圖騰。

    劍冢外圍由三十六劍鋒組成六重六芒天罡星辰陣,內部則為七十二劍鋒組成九重八卦地煞星辰陣,劍峰錯落有致,若即若離之間變化無窮。

    張玄遁入劍冢中,并沒有發現任何不同之處,極目望去,下方的山巒間聳立著無數的墳塋,或為縱橫百丈山脈的陵墓、或為三尺高的墳頭、或為擺放著骨灰盒的廟宇,林間小路中更是白骨連天,一眼望不到邊際。

    “你看看你們,爭了一輩子,還不是淪為黃土一抔,最終化作歷史的塵埃罷了。嘖嘖嘖,死得有點狼狽啊,太不雅觀了,嘿嘿嘿!”

    小道旁、山巒間…墳頭上插著各色各樣的飛劍,有的飛劍金光閃閃、有的銹跡斑斑…有的普華無實,飛劍大小不一,形態萬千,有金劍、鐵劍、木劍、玉劍、劍匣、劍丸…

    不遠處的秀峰之巔,此時正有點點玄光,張玄落在峰頂,此地有青石鋪地,墳塋亦是不少,不少枯骨抱著飛劍沉睡荒野,靠在一處三尺高的圓形石臺旁。

    通往地狗峰的傳送也不知道多久沒人用了,傳送陣上層積著比拇指還厚的落葉,那點點玄光正是從此而來。

    張玄扒拉開所有的落葉,傳送陣頓時光芒大盛,有靈韻漫上陣盤,他頓時松了口氣,“聽說地狗峰已經近千年沒有劍子坐鎮了,也不知道那個瘋瘋癲癲的護道人還在不在,他死了才好呢,嘿嘿嘿!”

    啪——!

    “哎喲,哪個王八蛋打我的…”

    張玄回過頭,見一團隱藏在黑色連帽衣下的黑霧正站在他身后,連衣帽下的黑霧中有兩團幽藍色光芒閃耀著,此人身上背著一把黑布包裹著的寶劍,左手提著桐油燈,右手正在收回,他的手掌只有骨頭沒有肉,流淌著毛發般細密的猩紅血氣。

    張玄捂著腦袋,看著那對方的白骨手掌,向后退了兩步,“你是男是女?是人是鬼?你是誰?”

    對方聲音空洞,答非所問,“你就是新來的劍子?”

    “是劍首!”張玄糾正道,聽到對方如此發問,他已經大概知道對方是誰了。

    他應該就是地煞七十二峰末峰、地狗峰護道人,聽張凌云說此人半瘋半癲,完全是個傻子,不過看眼前的情況,此人似乎神智清醒,并非傳言中的那般瘋掉。

    “一字之差,并無差別!”

    黑袍人踏上傳送陣,幽瞳看向張玄,瞥了眼他手腕上的黑金手鐲,喊道:“愣著作甚?”

    張玄跳上傳送陣,兩人消失在陣臺上。

    …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