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方寸之主 > 第二卷 天地亂凡塵 第103章 財大氣粗的劍首
    蒼茫的大地上,萬仞石碑沖天而起,玄光顫顫,好似支撐天地的天柱。

    腳踏方寸凌云土,山河盡入我輩目,

    羈年游子歸故里,正氣長存玄天墟。

    “嗷嗷嗷!本劍終于又看到玄天碑了,我的第二故土,又是山花爛漫的時節。”

    平靜的金頸黑雕背上,有劍修御劍而起,遙望遠方的大地。

    趙凌云很激動,高喝道:“諸位弟子,咱們回家了,即可收拾行裝,準備好降落吧,本劍也懷念那三丈長寬的大床了,哈哈…”

    張玄聞言,腹誹道:“這家伙如此激動,估計是想念家中的小嬌妻了。”

    循著眾人所指而去,他自然也看到了嗎拔地而起的擎天巨碑,他撇了撇嘴,“再怎么巨大,也不過是一塊石碑而已,有什么好激動的,太不淡定了。”

    一襲香風飄至,黑紗女子走到張玄的身側,朝著少年語重心長的道,“這是對故土的熱愛,你打小流亡四方,自然不會懂,希望你能在這里快樂的成長,并成功的愛上這片熱土。”

    張玄嗤之以鼻,手里出一塊令牌以及一塊羅盤,羅盤中此時有很多光點在移動著,他道:“你可別妄想將我留在此地,咱們可是事先說好的,我暫時鎮守地煞劍冢,你保我不被天道宮的追殺,這是一場交易。”

    他看著女子,有些不滿道:“我可沒把你當太上長老,咱們都認識這么久了,你還沒告訴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女子“咯咯”直笑,笑得花枝招展,“整個玄天北院知道本長老芳名的不超過一指之數,你若是真想知道,還是先報上名來。”

    “我叫張玄,張玄的張,張玄的玄。”

    “張玄?不錯的名字,人如其名,倒是個挺神秘的小子。”

    女子夸獎了一句,頗有老氣橫秋的味道,她老鄉張玄,瞥了眼旁邊側著耳朵的趙凌云,眼中劃過一絲尷尬,快速道:“本長老姓劍名…名之奴,天玄劍院副院長,以后就是劍冢一百零八峰、地煞第七十二峰之主,你是本長老特招而來的,行事盡管囂張點,出了事本院長自會替你做主。”

    “啥?劍…之奴?”

    張玄滿臉的不可思議,“我沒有聽錯吧?”

    “你沒聽錯,本長老就是劍之奴,不過你也可以喚我尹軒兒,或者尹長老。”

    張玄微微蹙眉,似乎在思忖,“算了,還是叫劍之奴好聽一點,賤賤的喊起來順口一點。”

    話音剛落,女子眼神驟然冷冽,身上迸發出一股滔天氣浪。

    “噗——!”

    張玄猝不及防,被那氣浪擊中,口中三兩老血噴出,悉數噴到了女子的臉上。

    劍之奴看向張玄的嘴角,眸子微瞇,低頭看了眼張玄未曾挪動的腳,伸手抹一抹面紗上的血漬,她雪白手指染上姹紫色的鮮血,冷哼一聲后,自顧自走了。

    “呼——!”

    張玄面色漲紅,長吁一口氣,體內氣血久久不能平靜,又咳出幾口血后,面色才恢復了平靜。

    趙凌云滿眼驚訝,幸災樂禍道:“你說太上長老怎么就不拍死你呢?”

    張玄回應:“關你屁事!”

    ————

    在一眾劍修的鬼哭狼嚎中,黑頸妖鶴飛過了玄天碑,天地間的元氣陡然變得濃郁,下方的山河突變,奇峰瑰麗層出不窮,宮殿樓宇數不勝數,九曲回廊穿插各峰之間,亭臺樓閣小橋流水于煙霞中若隱若現。

    近鄉情更怯,微風起舞,修士們唱起了蕩氣回腸的劍歌。

    靈山深處有謫仙,日月星河共懸天,

    萬里山河皆凈土,浩氣英風滿人間。

    腳踏三尺寸茫劍,白衣飄舞意蹁躚,

    長飲腰間一壺酒,誓為人間謀平安。

    …

    張玄拎著小酒壺,微醺,腹誹道:“盡搞些虛頭巴腦的玩意,你們已經完了,劍是用來殺人的,不是用來搞排場的,這世界本就不公平,唯有強者才能撕開陰暗,看到黎明的花朵。”

    他暗暗嘀咕,“這群小王八羔子,滿口的仁義道德,都是溫室中花朵,要是真的面臨生死抉擇,指不定還會做出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來呢。”

    作為地煞劍子之一,為了天玄劍院的未來,張玄覺得自己必須以身作則,及時止住這股歪風邪氣。

    他決定了,為玄天劍院謀一個美好未來。

    ————

    半個時辰后,趙凌云當眾宣布道:“此番試煉順利完成,爾等可以返回各自的洞府,在此之前,本執事還有劍大事要宣布,希望各位奔走相告,將此消息速速的傳達出去。”

    眾劍修滿臉好奇,紛紛的忘了過來。

    “咳咳——!”

    清了清嗓子,他走到張玄的身邊,朗聲道:“今日是個大喜的日子,本執事很負責任的告訴大家,太上長老已經找到了新的地煞劍子,就是這位名不見經傳的小子。”

    此言一出,噓聲一片。

    “這也叫好消息?”

    “這小子得罪了太上長老,成為劍子并不稀奇,本劍掐指一算,他最多還有三天壽命。”

    “果然,女人就是女人,永遠不能得罪。”

    …

    趙凌云眉頭一皺,冷聲喝道:“今天是個大喜的日子,爾等怎么盡說喪氣話,還不速速拜見地煞峰第七十二峰之主?”

    他面色威嚴,不似在惺惺作態,眾劍子滿臉的不情愿,甕聲甕氣且有氣無力道:“我等拜見地煞峰第七十二劍首。”

    張玄臉色有些不好,這群家伙也太不給面子了點,他翻手取出一顆元魂果,一副財大氣粗的樣子,“誰若是拍一句本劍首的馬屁,這顆元魂果就送給他。”

    眾劍修面面相覷,皆是從對方眼中看出訝然,一枚元魂果換一句馬屁,這位劍首似乎不太聰明的樣子。

    他們可不會相信,有人會這么傻,傻得有點荒誕。

    張玄掂量著手中的果子,在眾人的眼前晃了一圈,問道:“怎么,二階一星元魂果買一個馬屁,爾等還覺得虧了不成?”

    眾人眼里雖有意動,卻遲遲不愿開口,一是不相信張玄,二是放不下面子。

    “咳咳——!”

    就在眾人躊躇不定之際,趙凌云清了清嗓子,朝著張玄拱手道:“劍首慷慨仗義,年少有為,英俊帥氣,風流倜儻,玉樹臨風…劍首大人大氣!”

    張玄滿意的點了點頭,夸獎道:“不愧是人階三品修士,這覺悟還真不是一般的高,動動嘴皮子就能獲得元魂果一枚,這樣的事情只有傻子才會拒絕呢。”

    說著,他將元魂果丟給了趙凌云。

    “什么!真的就這么送出去了?”

    眾劍修懵了,有聰明的修士快速走上少來,拱手道:“劍首大人帥氣如斯,本劍…哦不…小劍是你的顏粉,您就是我三月的春風,黑夜的月光,人生的燈塔,小劍會一直從背后挺公子的。”

    張玄大笑出聲,滿臉的喜色,丟出兩枚果子,老氣橫秋道:“小家伙挺有覺悟,這馬屁拍得本劍首一身歡愉,全身通泰,著實拍得不錯,繼續努力,來來來,這是賞你的。”

    “劍首大手,小劍對您的敬仰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又如河水泛濫一發不可收拾收拾,您就是大吃大悲的活菩薩…”

    “俺也一樣!”

    “小劍亦是如此!”

    …

    張玄在一通通馬屁中迷失自我,揮金如土,待到眾人散去時,直直的傻笑道:“被人尊重的感覺,真他娘的令人上癮,本劍首感覺自己已經可以沖天而起,與太陽一起肩并肩照亮整個世界了,嘿嘿嘿!”

    趙凌云:“…”

    …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