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龍神斗尊 > 第87章 停滯
    秦宇和胡云一起離開斗武場,場中的比斗還在如火如荼的進行,秦宇和嵩沿的沖突漸漸傳播開去,很多人并不知道接下來發生的事又將會在內門掀起一陣風暴。

    姬丞峰經過藥堂弟子的治療后被抬回了他所住的靈居墨樓,除了雙手之外,身上還有其他好幾處骨折,肋骨基本上斷了一般,身體各處也有不同程度的受傷。

    “MD,該死的嵩沿,卑鄙小人”,看著遍體鱗傷的姬丞峰,陸明臉色陰沉的罵道。

    “陸師弟,究竟是怎么回事”,胡允兒到現在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陸明將事情敘述一番,她的俏臉上頓時生出一片寒霜。

    “陸師弟,姬師弟這里你先照看著,秦宇他一定是去星闕閣了,我去找菱心師姐”,胡允兒說道。

    “星闕閣!”,陸明一陣錯愕,他想秦宇最多也就是去找嵩沿或者鄭西的麻煩,怎么可能去星闕閣,那可是內門中的龐然大物。

    “沒有時間解釋了,我先去告訴菱心師姐”,胡允兒急匆匆的離去。

    而此時此刻,秦宇兩人才剛剛從交易區出來,在他手上握著一份名單,名單上寫清楚了名字和靈居的名稱。

    “六百八十一,還真是家大業大啊”,秦宇看著手上的名單輕語一句。

    “然后呢”,胡云抱著手臂問。

    “你左我右,比比速度怎么樣”,秦宇把名單給他看了一眼。

    “你是八重,可以這么做?”,胡云沒有一皺。

    “呵呵~~你忘了我現在住在哪里啦?”,秦宇笑了笑,而后收起名單,兩人一起消失在交易區。

    同一時間,胡允兒來到水月軒,將事情敘述了一遍。

    “胡師妹,你是說他去了星闕閣”,紫菱心的語氣擁有都是那般平靜。

    “是啊菱心師姐,我查看了一下登峰樓的記錄,那嵩沿并沒有參加大比。以他的性格我擔心他會上門挑戰”,胡允兒急切的說。

    “他若真去挑戰,師妹你該擔心的應該是那嵩沿”,紫菱心說道,她雖和秦宇不熟,但對其行事作風略有耳聞,若他真去挑戰,那就說明他有把握能勝。

    “師姐不知,他之前和商諾師妹動過手,現在還沒恢復,而且那嵩沿已經不是八重中級了,他若上門必定吃虧”,胡允兒說道。

    紫菱心微微看了她一眼,平靜的美眸中閃過一絲詫異,嵩沿突破八重巔峰這種事沒測試過連宗門都不知道,她怎么會這么清楚。而且她有什么理由去關注一個根本不認識的家伙。

    “那我先通知閣中去查查嵩沿在哪,而后陪師妹去星凡軒門口等他”,紫菱心說道,二人也是匆匆出門。只不過她們都錯估了秦宇。

    現在秦宇和胡云站在一條街的街口,這里是住宅區的一條靈樓街道,左右兩側全是星闕閣的弟子所擁有的靈樓。

    秦宇從懷中拿出名單看了看,清風樓,清雅樓,眼前的兩座靈樓都在其上。

    “好了,按照說好的,你左我右”,秦宇走到清風樓前,將自己的修煉牌潛入牌匾之中。

    “何人敢來我星闕閣靈樓挑戰”,不一會兒,帶著威嚴的呵斥聲響起,秦宇嘴角一揚,大踏步走了進去。胡云則是更加直接,都沒等人家回答就徑直踏進了清雅樓。

    不到一會兒,樓中就傳來了慘叫聲,秦宇靠在墻上喘了一口氣,有紫冥手加持的百煉長拳還是勉強能打贏七重初級的人。

    而在他面前是一個五體投地的豬頭,恐怕連他爹媽也不認識。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地上的人用微弱的聲音問。

    “西樓~秦宇”,秦宇轉身離去,走出大門之后,將那牌匾上象征著主人的名字抹去,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一座樓挑戰完事還不到兩分鐘,當他出來之后,胡云也剛好出來,兩人相視一笑,隨后步入了這條寬敞的大街之中。

    一座樓兩座樓,然后是一條街兩條街,誰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紫菱心兩人還在凡軒門前等著,可從早上到中午,再到下午,雖然嵩沿沒有回來,可是也沒有等到秦宇。

    “師姐,你說他會不會直接去了星闕閣”,胡允兒越等越心急。就連紫菱心也皺了皺眉,若是別人她可以篤定不可能,可秦宇連深淵修煉場都敢下去,說不準他真就跑到星闕閣去算賬了。

    “走!去星闕閣”,紫菱心沉聲說,兩人返回閣中,乘坐飛行靈獸離去。

    整個內門的大比還在繼續,大多數弟子都還沉浸在一場場比斗切磋之中,一直到最后一次比賽落幕,他們才散去。

    而直到此刻已經日薄西山,整個內門還是如往日一般安靜祥和。直到管理靈居的弟子每天日落時按時更新靈居的信息,其他弟子也該修煉的修煉,該八卦的八卦。

    一個個弟子清點記錄著今天靈居的狀態和主人變更記錄,原本這是個乏味的工作,若不是報酬積分豐厚還未必有人做,直到他們看到了一個名字。

    “嗯?秦宇~師兄,這個秦宇是不是就是那個西樓秦宇”,登記靈居的弟子一邊說話一邊更新著信息。將清風樓的所屬改成了秦宇。

    “不然還有誰,整個內門都知道秦師兄好吧,為人低調平易近人,戰力斐然的同時心智可怕得嚇人。雖然一直居住在西樓,但卻是能和三閣相提并論的人物”,對面的人回答道。

    “哎,你們說秦師兄的身體是什么做的,怎么大家都是人,他就那么恐怖。我聽說他好像還是秦風師兄的弟弟”,眾弟子議論起來。

    “是啊,所謂有其哥必有其弟,秦家當真是一門雙龍,羨煞旁人啊”。

    “只可惜秦風師兄沒了,否則這兄弟兩必定都是光大宗門傲視群雄的存在”。

    “都在聊什么呢,統統閉嘴,若是不小心登錯了,今天的積分就全都不用領了”,一個中年男子呵斥著走進來。

    一眾弟子連忙停止議論,當他們回頭去看時,發現自己等級的人名全他喵的是秦宇。一共四五十個弟子,就有十多個同時愣住。

    每個人都在心里想:完了完了,全TM完了,聊個天把幾百座樓都寫給了秦宇,這要是更新上去還不把宗門長老氣死。

    接著他們倒回去一個個的查清楚,想更改一下,結果令人瞠目結舌的是手頭這些登記成秦宇的靈樓全是正確的,和各個靈樓能量水晶傳上來的結果一模一樣。

    “玄央~玄央師兄,你……你快來看”,一個弟子結結巴巴的說了一句。

    “怎么,你難道登記錯了”,玄央眉頭一皺走到他身邊。

    “你這是在登記什么,我看你不光是今天的積分領不到,以后都別來了,竟然把近百座樓都登記給了秦宇”,玄央一看之下頓時暴怒。

    “可是玄央師兄~”,那弟子想要解釋,直接被玄央打斷。

    “可是什么可是,你不用來了,你是不是傻X”,玄央一把將他拎起來,自己坐下一一對照,片刻之后,他自己成了傻X。

    “這……這是怎么回事,怎么**十座靈樓全都是上傳秦宇的名字”,玄央蒙了。

    “玄央師兄,我這邊也一樣”。

    “我這邊也是”。

    “還有我這里”。

    “……”。

    接二連三的弟子報告,玄央整個人都傻了,他甚至懷疑是不是水晶上傳錯了。

    “師兄,這會不會是水晶傳錯了啊”,其他弟子也和他的想法一樣。可是這些靈樓都有主啊,若是要上傳秦宇的名字,需要把其主人的名字抹去,然后重新烙印,在這之前必須打敗其主,得到他的修煉牌,這怎么可能錯。

    “不對,不對,水晶不可能傳錯,不可能傳錯”,玄央有些語無倫次。

    “出事了,一定是出事了,這次出大事了,把所有秦宇的靈居全部整理出來記數,我要立刻上報長老。不~~我要上報宗主~”,玄央心里有個別人想都不敢想的想法。

    臨近清晨的寒意降臨在內門的閣樓街道之間,秦宇和胡云一起走出了一座樓,兩個人都是氣息微弱,實際上到了后來都是秦宇一個人在搞事了,因為胡云的力量有限。

    “我覺得你明天可能見不到太陽了”,胡云開玩笑的說。

    “有可能,說不定是陰天”,秦宇微微一笑。

    “接下來回去嗎”,胡云問。

    “去任務堂,發個任務再回去”,兩個人亦步亦趨的離開。

    凌晨,內門的北玄大殿,一眾長老急匆匆的來到殿中,玄宗主神色凝重的站在殿內。長老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臉蒙圈。

    “宗主,你這是~”,眾長老不知道他為什么板著個臉。

    “看看吧”,玄宗主將一則消息遞給他們,誰拿到那張紙,誰就一臉木訥,眼中盡是不可置信。

    “宗主,這是不是~”。

    “是不是登記錯了?”,玄宗主打斷離開他的話。眾長老也明白了,這不是登記錯了。

    “宗主,他不是體魄八重了嗎,怎么還挑戰七重的弟子,這是違規啊”,玄寒長老說道。

    “誰說不是,這家伙真是睚眥必報,今天才傳出他和星闕閣的嵩沿不和,馬上他就把星闕閣所有可以挑戰的七重樓閣全部拿下來了,他不會是個瘋子吧”,另外一位長老說道。

    “既然違規了,那就直接沒收就行了吧,這小子當真是個刺頭啊”,玄寒長老也是搖搖頭,但眼中卻多是贊賞之色。

    “玄長老,你難道沒聽過四個字嗎”,玄玉淡淡的說。。

    “什么”,素日里精明的玄寒長老此刻腦袋運轉都停滯了。

    “西樓~秦宇~”。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