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絕武通天 > 第140章 無法修復
    秦星的再次移動,自然也讓地元宗的弟子們,面露震驚之色。

    秦星剛才遇到了邢狂和劍塵,一句話的功夫,就讓邢狂主動離開尋龍之地,并且將自己辛苦創建的九紋盟拱手相送。

    而現在,遇到了龍中岳,也是片刻之間,就讓龍中岳不惜暴露出真實身份,消失無蹤的同時,傳下了要擊殺秦星,滅其九族的令諭。

    但凡是有點腦子的人,此刻都能想到,這一切,和秦星必然有著直接的關系,尤其是龍中岳令諭中的最后一句話,要讓鳳千尋爭奪第一。

    那,換句話說,豈不是暗指秦星有著爭奪第一的實力,所以龍中岳要阻止他?

    好在地川子長老已經表態,會在尋龍結束之后,不管最后名次如何,都會宣布鳳千尋第一,不然的話,恐怕所有的人,都會跟著受到牽連。

    但是,所有人都不知道,對于龍中岳的命令,其實地川子偷換了概念!

    由長老們來宣布第一,和在尋龍之地中,憑借自己的實力得到第一,這可是有著天壤之別!

    因為,在尋龍之地,獲得前三的人,將會直接被送往第十九峰的神秘之地,等到獲得了造化之后,再從中離開。

    這件事,只有奪得過地元榜前三的人知道,而龍中岳甚至也沒有跟東方曉提過此事,畢竟在他的眼中,東方曉只是自己的一個護衛,自己沒必要事事向他匯報。

    不過龍中岳卻是萬萬沒有料到,就是因為這絲不重視,卻是讓他失去了一個寶貴的機會,一個距離成為皇主最近的機會!

    雖然他剛才的命令,也指的是要東方曉和地元宗,力保鳳千尋在尋龍之地中獲得第一,并非只是要個口頭上的第一。

    但是他走的太過匆忙,沒有來得及詳細說明,而東方曉雖然貴為星將高手,但是卻也不知道這個事實……

    半個時辰之后,寂靜的地元宗內突然,再次傳出了一片驚呼之聲,始終因為東方曉存在而被壓制的凝重氣氛,在這一刻,有了一絲松動。

    因為,地元榜上,鳳千尋和天驕,兩人名字前后的數字,都變成了一模一樣。

    第一,第一百零三截龍身!

    鳳千尋竟然真的追平了天驕,而天驕也在其原本一百零一截的極限之上上,強行再次邁出了兩截龍身!

    一百零三截,也是地元宗尋龍之地誕生以來,雖然所有參與之人走出的最遠的距離。

    當初最遠的記錄是一名叫做傲莫寒的人所創下的,一百零二截龍身,而這位傲莫寒之后,更是成為了地元宗現任宗主!

    這個記錄,保持了有近百年的時間,始終無人打破,然而沒想到,今天,卻是同時沒兩個人打破。

    不,也許不是兩個人!

    因為地元榜上,秦星也已經走到了第一百截龍身之處,雖然距離天驕和鳳千尋,還有三截的差距,雖然按理說這三截的差距看起來并不算長,但是這可是一百截之后的三截,這里所產生的壓力之強,真的連秦星也感覺到了吃力。

    如果他沒有受到重傷,那么還會相對輕松一點,可是如今重傷之下,他每走出一步,那五臟六腑撕裂般的疼痛,都會讓他疼出一身冷汗。

    即便如此,他的臉上卻仍然保持著一如既往的平靜,甚至連聲音都沒有發出。

    看著秦星,鳳千尋和天驕的臉上都露出了難以置信之色,雖然他們都沒有小看秦星,但是之前,絕對也沒有想到秦星竟然能夠走到這里!

    一百截龍身!

    這個距離,天驕是經歷了三次尋龍之戰后才走到的。

    鳳千尋更不用說了,她都已經消耗完了一顆星云雨露丹的藥效,都已經動用了龍中岳借給他的力量,才走到這里。

    而秦星,不但是第一次參加尋龍之戰,而且,只是一個八星的星士!

    所有人哪怕將腦袋想破,也沒有辦法想通,為什么秦星能夠做到,能夠在這恐怖的壓力之下走到這一步。

    天驕看著秦星那滿臉的汗水,以及已經完全濕透的衣服,臉上的震驚再次暴增,脫口而出道:“你受傷了?剛才的震動就是因你而起,你和龍中岳交手,并且你勝了?”

    天驕的腦子,絕對是可怕的,哪怕現在已經是連動根手指都做不到,甚至疲憊的松口氣就能昏迷的情況下,他依然快速的分析出了秦星目前的狀況和他的經歷。

    雖然并非全對,但也**不離十了。

    鳳千尋也是在天驕的這句話中,明白過來,臉色變得更加的煞白,她可是知道龍中岳的身份和實力的,而秦星竟然能夠將他擊敗,這秦星的實力到底有多強?

    其實秦星如果現在單憑實力,對上龍中岳,根本不可能贏,但是在這尋龍之地內,種種因素組合之下,卻是讓他將龍中岳給暫時逼回了中州。tqr1

    這些,秦星當然不會說出來,甚至根本就像是沒有聽到面前兩人的說話一樣,平靜之中,赫然再次邁步。

    “啪,啪,啪!”

    如今四周的壓力,讓秦星也有了舉步維艱的感覺,所以他的步伐踏出,極為的沉重,落在地面所傳來的輕微的震蕩之力,都會連帶著他整個身體微微顫抖。

    可即便如此,他仍然腳步不停,一口氣再次邁出兩截龍身,距離天劫和鳳千尋,只有一截之差!

    不管是面前的兩人,還是外面所有的地元宗弟子,都是已經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了。

    尤其是天驕,他最先看出秦星有傷,而且傷勢還不輕,可在這種情況之,他竟仍然能夠繼續走過兩截龍身,這,除了實力之外,還有著一份任何人都難以企及的,毅力!

    的確,秦星的身體早就嚴重的超過了負荷,如果他現在倒下,甚至都有可能就此死去,而支撐著他走到現在的,就是一股毅力,一股不折不撓,勇往直前的堅持。

    他必須要弄清楚這尋龍之地的秘密。

    如果說之前,他只是好奇,那么在聽到了龍中岳傳下的命令之后,他的好奇卻變成了決心。

    因為,現在的他,連同整個秦家,即便有白自在的幫助,即便他拿出燕南秋的令牌,也絕無可能抗衡龍中岳的報復。

    如今唯一的希望,就是這尋龍之地的秘密了!

    找到這個秘密,就能幫助自己渡過眼前的危機,這是秦星心中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從哪冒出來的感覺。

    也正是這個希望,才讓他走到了現在,并且還將繼續走下去。

    秦星只覺得自己的眼睛已經快要張不開了,面前天驕和鳳千尋的身形都變得模糊了起來,耳朵只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再也聽不到任何的聲音。

    至于身體,更是無處不疼,真正的撕心裂肺的痛苦。

    在原地靜靜的站了片刻之后,秦星又一次的抬起腿來!

    地元宗內,再次陷入到了一片死寂之中,甚至就連滿臉冷酷的東方曉,此刻也是微微皺眉,看著地元榜上,那并排在一起的三個金光燦燦的名字。

    秦星,竟然也站在了第一百零三截龍身之上,竟然和鳳千尋,天驕并排而站。

    三人,并列第一!

    這在地元宗的歷史上,絕對是空前,甚至是絕后的一幕!

    而這一刻,也將被所有弟子,深深的記在心里。

    甚至,在那始終隱而不顯的第十九峰上,也傳出了一聲悠悠的嘆息,以及一個蒼老的聲音:“如果早知道,會有這三人出現,我地元宗何愁不興,何愁不強,何愁不盛!”

    感慨之中,還蘊藏了一絲后悔!

    緊隨其后,一個嘶啞的女人聲響起:“老大,我們都走到了這一步了,即便是想放棄,也是做不到了,不過只要我們能夠成功,什么地元宗,什么天星皇朝,什么三大字號,都是螻蟻,我們三人,將會成為天星大陸的至尊,稱霸整個天星大陸!”

    蒼老的聲音發出一聲怪笑道:“老二,我只是感慨一下而已,你不用如此激動,他們三人,豈不正是我們所需要的嗎?而且,這個秦星,貌似比龍中岳的潛力更大,只可惜,沒有了皇子的身份!”

    第三個聲音隨之響起:“老大,如果你覺得可惜,那我不介意咱倆換一下,天驕歸你,秦星歸我!皇子的身份不過是外物,與其相比,我更渴望強橫的實力。”

    “哈哈哈,不用了,我對這個秦星也很好奇,甚至我都有點小小的期待,他究竟還能走出多遠!”

    話音落下,第十九峰重新歸入了平靜。

    尋龍之地內,秦星,天驕,鳳千尋,三人并排而站。

    秦星依然神情平靜,目視前方,天驕的臉上早已沒有了笑容,有的只是無邊的疲憊,還有一種欽佩和贊嘆,至于鳳千尋,看向秦星的目光之中,卻是復雜無比。

    三個人誰也沒有說話,誰也沒有動作,就是靜靜的站在這里,如同變成了三個雕塑,唯有彼此發出的粗重的喘氣之聲。

    終于,鳳千尋輕輕開口:“秦師弟,第一是我的,你別再繼續走下去了,再走,你的命都可能要丟在這里了。”

    雖然鳳千尋仍然有著自己的私心,但是她的這句話,卻是蘊含著罕見的真誠,因為她的確是在為秦星考慮。

    如今秦星的情況,任何人都能看的出來,真的是到達,甚至遠遠超出了他的極限,他現在不是在用修為在走,而是用生命在行走。

    就如同邢狂的燃燒星紋一樣,這樣行走下去,對秦星的身體,將可能產生無法修復的傷害。

    為了一個第一,而影響到今后一輩子,這真的不值得。

    不過秦星卻是根本沒有反應,因為他已經聽不到,看不到了,甚至連元神都無法再離開身體,只是憑借著一股毅力,站在這里。

    鳳千尋自然不會再說什么,只是輕輕的在心里嘆了口氣,而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要嘆氣。

    三個人又靜靜的站了一會,天驕忽然開口道:“這次我應該是與第一無緣了,不過作為大師兄,怎么也得爭一口氣,鳳師妹,我還能走出一截龍身,一截之后,我將徹底倒下,在此,先預祝你能實現愿望,奪得第一!”

    說完之后,天驕的臉上再次露出了笑容,向著前方,邁開了腳步,從而,也打破了三人之間并排的靜止。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