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我在古代當網紅 > 第3章 打死這個孽障
    姿容俊美,風姿卓越的男人定定的盯著她的臉。出色的五官不輸給她印象中認識的任何男星。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夏青桐腦子里閃過這句話時,捏著玉帶扣的手,無意識地用力。

    她手上的動作讓男人的臉色一沉。夏青桐專注的盯著那根腰帶,后知后覺的反應過來,眼前這個男人,跟剛才那個看著文質彬彬的男人完全不一樣的氣勢。

    深邃的目光如兩灣寒潭,此時陰沉犀利,仿若一不留神就會將她吸進去,讓她萬劫不復。她心中微微一凜,下意識的用力,手上的腰帶就這么被扯到了她手上……

    呃……

    男人的臉色倏地變了。

    方老夫人這會恨不得把夏青桐給溺死了。她指著夏青桐,嗓音都變了。

    “你們還愣著做什么?還不把這個孽障拉下去。”

    兩個婆子繼續上來去拉夏青桐。男人在此時伸出手,想將她手上的腰帶拿回來。

    夏青桐的手被婆子拉著,一只手還捏著那腰帶。她不想讓婆子帶走,手上下意識的用力。

    結果咔嚓一聲,比剛才還要大一點的聲響。她低下頭去,一時有些尷尬了。

    她這是看走眼了?這玉是仿制的。不然為什么這玉帶扣她輕輕一捏就碎成兩半了?

    “抱歉啊。我不是故意的——”

    只是現在的仿制文物都做得這么逼真了嗎?夏青桐一頭霧水,滿心想著再繼續研究一下,青蔥似的指尖卻被男人用力的捏住。

    男人眼中的陰沉更盛,夏青桐的身體被兩個婆子往后拉。她的一只手還捏著玉帶,又被男人抓著動不了,她還想看清楚,下意識的用另一只手去抓男人的手。

    哪里知道男人避開了,借力一抬,她沒抓到,反而落在對方前襟上,婆子還在用力拉,她順勢一扯。男人的衣服被她扯開了。

    夏青桐:這也太尷尬了。

    “我——”

    男人露出了里面的里衣,他冷著張臉,把夏青桐的手扯開。

    “抱歉,我真的不是——”

    未竟的話哽在喉間,她低頭去看。這玉帶扣里,好像有什么不對啊?

    她低下頭去看,那玉裂開了,卻裂得很整齊,認真看,好像里面還有一層。似乎夾了什么東西。

    她看到了,男人自然也看到了。

    男人快速的從夏青桐手上將玉帶扣拿過來,借著收緊腰帶的動作,讓那玉扣里面的機關不至于暴露在人眼前。

    夏青桐本能的伸手,想看清楚那個玉帶扣的機關。知道了有機關,她反而越想確認真假了。

    手被人拉開,男人的手擋在玉扣之前,另一只手牢牢的捏緊了她的手腕。把玉帶扣取過去收入掌心里,同時手一松,把夏青桐兩只手都拂開了。

    夏青桐本來就是被他抓著,這樣一來,身體下意識的靠近了他。可是他這一松手,她又開始往后倒。

    不想摔倒,只好再次出手想借力站穩。卻忘了兩個婆子還在后面拉扯,兩下一用力——

    兩個小子沒能抓住夏青桐,而她受反作用力影響。

    手本能的揮動,嘶啦一聲,男人的衣服前襟徹底的敞開了。不光如此,正好把玉帶扣收入懷中的男人根本來不及避開,夏青桐整個人就這么撲倒在了對方的懷里。

    夏青桐趴在對方的身上看著對方的衣服欲哭無淚:這布料也太不經撕了吧?還有,她真的不是故意想撲倒對方啊。

    “對,對不起啊,我——”

    身后驚呼聲,抽氣聲不斷。夏青桐越發尷尬,動作更急了。

    “三姐姐——”

    “三姑娘——”

    “家門不幸,家門不幸啊。出了這么一個孽障。六皇子,請原諒老身教導無方,我這就把這個孽障關起來。你們還愣著做什么?還不快把這個孽障關到柴房里面去。”

    方老夫人真恨不得這個家從來沒有過夏青桐這個人,如此下賤無恥的孫女,簡直就是家族的恥辱。

    本來還在抓著自己腰帶的董公子,冷不防看到這一幕,臉都綠了。

    說什么中意他,原來有了新的目標,還可以更放·蕩。被這樣不堪的女子喜歡,簡直是他的恥辱。

    也不管腰帶還亂著,胡亂的理了下衣衫,他快速的走人了。

    另一頭的六皇子沒有理會方老夫人的話,看著自己露出來的前襟,他抬頭對上還趴在自己身不動的候府三姑娘,聲音低沉不辨喜怒。

    “你待在我身上壓到何時?”

    “抱歉,抱歉。”

    夏青桐已經盡可能的快了,可是身上繁復的衣裙并不是她平時穿慣了的 T 恤牛仔褲,越是想起來,越是起得慢。

    被裙擺絆倒的她甚至又一次撲回了那六皇子的身上。

    六皇子臉色難看,看她如此“笨拙”的模樣,終于忍不住伸手扶了她一把。身后兩個婆子也終于在此時發力,一左一右把夏青桐拉開了。

    夏青桐站了起來,六皇子也終于得了自由。

    他隨意理了理自己衣服的前襟。無視自己身上的狼狽,目光陰惻惻的掃了眼夏青桐。

    “曾經聽人說候府三姑娘十分與眾不同。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扔下這句,他轉過身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一直看戲的夏瑞祥,也就是之前帶六皇子進來的另一個男人,瞪了夏青桐一眼,神情看著不滿,眼底卻透出隱隱的喜色。

    這個三妹妹,這次算是面子里子名聲全毀了。走之前遠遠的給了夏語柔一記眼神,這才追著六皇子去了。

    “六皇子,六皇子,你等等我啊。舍妹無狀,讓你受驚了。回頭我們定上王府賠罪——”

    夏青桐手上的玉帶扣被搶了,她手腳并用的站了起來。剛才那個玉帶扣的開關她還沒看清楚呢。

    好歹讓她看一眼再走啊。

    “誒,先生——”

    她有心追上去看清楚,身后傳來一道怒火沖天的喝聲。

    “來人啊,請家法。今天我就要把這個孽障打死了,清理門戶。”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