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競技 > 人有兩界 > 第三章 三生峰
    在學校外的飯店又買了兩只燉土雞,兩人回到了寢室,與華東二人好一頓吃食,生活的軌跡再次回歸正常。

    第二天,吃過早餐,四人進入游戲。

    華東二人繼續帶著公會成員們下副拉近大家之間的距離,而畢月禾與王昊則去往公管會注冊了唯我狩獵團,之后兩人便分開了。

    畢月禾漫不經心的走在街上,不知不覺便來到了四合院,這時一道美妙的歌聲將他吸引。

    “只是因為在人群里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沒能忘掉你容顏,夢想著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見,從此我開始孤單思念……”

    邁入四合院,一臺白色鋼琴前仙仙自顧自唱著,絲毫沒有理會來到身旁的畢月禾。

    清澈的歌聲在悠揚琴聲中起伏,配上仙仙可人的美貌,畢月禾一時竟忘卻了心中那纏綿的諸多想法。

    一曲終了,他悄然離開了四合院,未曾多說一句話。

    仙仙素手放在琴鍵上,眼中倒映著畢月禾離去的背影,久久未有動作。

    在主城換了身行頭后,畢月禾踏上了去往城外野區狩獵的道路,而城外野區從此便有了位伴生武器等級高到不可想象的伴生武器系玩家。

    ……

    在蒼茫主城一處隱匿的暗室內,有位身著金色長袍的男子高高坐在主位之上,在他身前的階梯下有位白袍女子低著頭輕聲說道。

    “稟神主,收到線人的消息,官方已經開始注意到我們了。”

    金袍男子說道:“現在我們收斂了七億數廢靈晶已經過去多少天了?”

    “已有十八天了。”

    金袍男子兩眼出神,以細不可聞的聲音自語道:“看來這只神邸境獸族的意志也應該要復蘇了吧!”

    白袍女子神色微微變了變,這時金袍男子說道:“有想說什么就說吧!”

    白袍女子作揖道:“屬下只是不解為什么要收斂了這么多廢靈晶?”

    金袍男子笑了,手中突兀出現一枚花生米大小的圓潤珠子,正是一枚水晶珠:“有神邸意志的靈晶是廢靈晶,可只要抹掉了這神邸的意志,廢靈晶不也就變成真正的靈晶了嗎?”

    “抹掉神邸的意志?”白袍女子疑惑道。

    “哈哈……”金袍男子大笑兩聲:“當擁有神邸意志的廢靈晶匯集七億之數時,神邸意志自會降生,算算時間這神邸意志的化身現在應該也快要渡轉生劫了。”

    他嚴聲喝道:“還是那條命令,不惜一切代價,收斂廢靈晶,我們就要收網了。”

    “是!”

    “另外,丟失的那枚劫晶在城外野區被激活了,你抽個時間去趟城外野區,將那位半神族帶來,我要親自審問他,我那劫晶到底是怎么被激活的?”

    “謹遵神主法旨!”

    ……

    出了主城,畢月禾沒有立馬選擇狩獵,而是通過虛浮虛擬界面上的地圖朝著1314:520的坐標趕去,他依稀記得快刀離手在逼問白月光時,有提到這個坐標。

    趕來半小時的路,他來到一座巨峰腳下,在他的周圍還匯聚了數十隊的男女搭配玩家,看他們親密的樣子應該是情侶無疑了。

    旁聽了一會兒了,他終于知道這座名為三生峰的巨峰為何會匯聚了這么多的情侶玩家,原因大抵有三點,這其一是因為這座巨峰的峰頂坐標正好是1314:520。

    其二是因為在峰頂插著一塊巨大的玉質石頭,名曰三生石,據他們所說,只有真心相愛的兩人才能用彼此的伴生物在這上面,書寫下屬于兩人共同的印記,而當留下印記的兩人不再相愛,三生石上的印記就會自動消失,這也是三生峰名字的由來。

    其三是因為這三生峰上匯聚了大量的野boss怪,要想登頂峰頂,玩家們就得闖過歷經他們磨礪,這種磨礪也被玩家們喻為愛情路上的各種劫難。

    故而才會有這么多的情侶玩家們選擇來這里爬峰經歷劫難,然后再峰頂的三生石上留下一個屬于兩人的印記。

    而除了情侶玩家之外也會有獨身一人的玩家前來登頂,他們往往就是御器登頂的那一類玩家,也往往代表著一只只懷緬過去的單身汪。

    當然也有處于吵鬧中的一方來到三生石前,驗證對方的心里是否還有自己,或者是驗證自己心里是否還有對方。

    當然不管前者還是后者,他們絕大多數看到的都是印記消失的結果,畢竟這是他們心中早已存在的答案。

    畢月禾從人群中御刀飛起,在解決了幾只不知死活的飛行野boss,他站在了一塊立于峰頂中央約三分之一面積的巨大玉石面前,要知道這三生峰的封頂可是一處約上千平米的空地,可想而知這三生石有多大,要不是它的質地為玉質,說是與山峰一體那也是可以的。

    他潦潦瞅了瞅三生石,便把注意力放在了一位身穿布衣的男玩家身上。

    “不是真的死就好,”畢月禾慶幸的看著快刀離手,一步一步的向他走去。

    就在這時,一位白袍女子突然出現在了快刀離手身旁,畢月禾腳步一頓,失聲喊道:“伯母!”

    溫愛蓮扭頭看了一眼畢月禾,眼神中透出一股極致的冰冷,而后她向快刀離手說道:“不要讓我動手,自己跟我走吧!”

    快刀離手猛地轉過身,恨聲暴喝:“蝶兒在哪?把她交出來。”

    “你說的是蝶弄殘絮?”溫愛蓮詫異說道。

    “還我蝶兒!”快刀離手一聲咆哮,身形好似一道閃電殺向了溫愛蓮,奇怪的是他周身并沒有具現出等級光輪。

    “自不量力!”

    伴隨溫愛蓮的聲音入耳,畢月禾雙眼清晰的瞧見了她突兀出現在了快刀離手的身后,一手更是直接牢牢擒住了快刀離手的后頸。

    畢月禾快步向前,又是聽見了溫愛蓮冷酷的聲音:“就是你讓我的前任,放棄了神族的身份。”

    “伯母!”畢月禾站在兩人旁邊出聲說道:“你還記得我嗎?”

    不怪他這樣問,實在是溫愛蓮口中的“神族”一詞讓他產生了毛骨悚然的感覺。

    “記得!怎么會不記得?”溫愛蓮嘴角噙著冷笑:“不就是我那女兒從小一起長大的堂哥嗎?”

    畢月禾心頭一片冰冷,盡管心中已經認定,但他還是問了出來:“你現在是神族?”

    “自然。”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