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競技 > 人有兩界 > 第二章 神族
    呵……王昊的輕笑聲中透露一股子不屑:“因為有的人選擇做了人類中的叛徒。”

    他看了看兩人:“知道為什么90級以上的那些被稱之為神級玩家升級為什么會這么困難嗎?因為90級以上的每一級都對應著玩家與伴生物的90%以上契合度,這樣才能實現玩家非戰斗狀態下的體質百分比提升。”

    “當到了100%的契合度之后,伴生物便會與游戲角色合鑄成一具實實在在存在于第二世界的身體,我們將之稱為真身。到了這時,所謂的系統也就不再對我們的力量實現具體的劃分,因為這時我們的靈魂實現了一種層次上的升華了,游戲頭盔便不能再對我們進行一種潛意識的暗示。”

    “而這時,有的玩家為了靈魂不滅,選擇了去渡轉生劫,從此將靈魂永遠留在了第二世界,從此成為了僅具備記憶而沒有情感的第二世界土著,他們甚至都不承認了自己人類的身份,而自封為神族。”

    “沒有情感的土著?”畢月禾打斷王昊的話,問出自己的疑問。

    王昊解釋道:“土著就是游戲內的怪,他們懂得思考卻不具備情感,而且只要實力達到九紋以上,就算是死了,也會通過一種類似于輪回的方式重生,并且在實力再次提升至九紋以上時,記憶就會隨著實力的再次提高而逐步記起。”

    “這豈不是也可以說是另一種意義上的長生不老?”李小軍吃驚道。

    “可沒有了情感還能稱之為人嗎?”王昊嗤笑道:“受了傷不知道什么是痛,看見好看的姑娘不會產生喜歡的情緒,就算是面對上一世殺了自己的仇人也不會產生報仇的想法……就靠著記憶長久的本能延續他們漫長的生命……”

    他笑著問道:“你愿意這樣活著嗎?”

    李小軍張了張嘴,最終還是沒有說話。

    畢月禾現在的腦子很亂,他想到了仙仙,她算是土著嗎?一只想成為人類的怪,可王昊說的輪回重生,可以重生成為伴生娃娃嗎?還有合鑄真身……

    “可是牟家興他還沒有達到一百級,”李小軍突然說道。

    畢月禾猛地驚醒了,這時王昊緊接著說道:“你怎么知道他沒有一百級?我可以很確定的告訴你,他就是百級之上的玩家,之所以自降等級加入秩序司就是為了獲取一些重要的信息。”

    不等李小軍多加思索,王昊再次說道:“我所說的這些,等門外的第二世界監管局工作人員與你簽訂保密協議時,還會再說一遍,到時候你們有什么不理解的他們會向你解答。”

    說完,他看向畢月禾說道:“我們先走,讓第二世界監管局的人員與他簽訂保密協議。”

    “嗯!”

    “對了,”王昊回頭補充道:“既然這么不相信校方,等會你可以驗明他們的證件信息,這是你作為一位公民的權力。”

    隨著王昊兩人走出門,門外的三人帶著一個公文包走了進來。

    兩人坐上賓館外的一輛越野車,由王昊開著駛離了賓館。經過一段時間的沉默,王昊說道:“那人是真的沒死。”

    畢月禾的聲音低著頭,喃喃說道:“當時他沒有百級。”

    “所以我才讓你不要對外說出去,”王昊將車停下,側身扶住畢月禾雙肩說道:“如果人真的死了,我也沒那個實力保你。”

    畢月禾兩眼閃動著光芒,這時王昊再次說道:“其實這種未達百級便丟了靈魂的情況,早在三個月前,蒼茫主城的玩家就出現了,官方為了追查此事還啟動了緊急預案,你提供的盜天筆線索給了我們很大的幫助。”

    “我們得出結論,那些自封為神族的家伙目前應該是通過盜天筆的特殊性,將低等級玩家的靈魂留在了游戲世界,而通過你所敘述的來看,快刀離手應該是沒有喪失了情感,只要我們保護好他在現實中的身體,再將他在游戲中殺死,爆出盜天筆,他的靈魂就能夠回來了。”

    畢月禾心中一緊,他記起自己在與王昊說盜天筆的事時,為了防止王昊讓自己拿出劫晶,他在講述的最后便沒有說仙仙殺了快刀離手,毀了劫晶,而是說成了快刀離手自己逃走了。

    那么現在問題來了,劫晶真的被仙月刀毀了嗎?這個答案恐怕只有仙仙能回答他。

    “老王,我們明天就組建狩獵團,開始去野區狩獵吧!”

    “你想親自去找出他!”

    “是!”畢月禾用力的點了點頭。

    “現在恐怕不行了,”王昊微微搖頭:“根據你對盜天筆的描述,再結合我們對相關丟了靈魂的玩家的調查,目前我們已經鎖定了盜天筆背后的組織。”

    他盯著畢月禾的眼睛吐出兩個字:“女盜!”

    畢月禾想了想,凝眉問道:“我忘記問了,你既然說神族是人類中的叛徒,那么他們是不是與我們存在著矛盾呢?”

    王昊眼中閃過冷光:“他們與百級之上的怪一樣,以我們在第二世界的真身為食,而我們的真身能使他們在一定時間內恢復情感。”

    嘶……畢月禾倒吸了一口涼氣,在他看來,“吃與被吃”就是自然界中死亡最原始的理由,而現在的神族……不!還得加上百級之上的怪,與人類就因為這種理由而成為了天敵。

    “他們瘋了嗎?”他咬牙說道。

    給了畢月禾一點時間接受了這個現實后,王昊適才說道:“所以,等我們一起去注冊完狩獵團后,就得靠你一個人去野區狩獵了,我得爭取以最短的時間將所有的女盜成員確定下來,阻止他們繼續發展。”

    “我知道了,你放心去做,公會這邊交給我,”畢月禾認真說道:“秋颯野區的野王流云客跟女盜有接觸,你可以試著與他接觸一下。”

    “他!”王昊笑了笑:“我知道他,一個流浪者玩家?在女盜開的新生副本盤口壓我們506寢室,贏了1000w水晶珠,最后被女盜賴賬,爆了參盤令牌。”

    畢月禾心頭一動:“王昊,什么是流浪者玩家?”

    “你女朋友不也是嗎?”王昊疑惑道:“她沒跟你說?”

    “不是有保密協議嗎?”畢月禾不動聲色的說道。

    王昊說道:“其實也不是什么值得保密的,流浪者玩家之所以出生地不在主城,就是因為他們是通過經驗白晶直接進入第二世界,而他們的經驗白晶來源,則是因為3000處微型黑洞出現時,他們離得比較近了,加上他們的游戲角色掌控天賦都是滿級,使得部分經驗白晶逃逸出黑洞范圍,找上了他們。”

    他有些好笑的說道:“當時因為這事,好多的人都被送進了醫院。”

    “原來是這樣啊!”畢月禾又隨意問道:“對了,你說百級時,玩家與伴生物要合鑄真身,那么伴生物會變成什么樣子?”

    “都說了是合鑄,伴生物自然是消失了啊!”王昊拍了拍他的肩膀:“到時候就沒有伴生武器與伴生娃娃的說法了,怎么樣?是不是心頭松了一口氣。”

    “可伴生物也是有一定意識啊!怎么會說消失就消失了,”畢月禾的聲音有些急切。

    王昊狐疑的看著他:“沒想到你月禾還像個小女生一樣充滿愛心呢!”

    “我只是覺得有些不忍,”畢月禾解釋了一句。

    王昊搖搖頭說道:“伴生物有一定意識不假,可你想一想,既然是伴生物與游戲角色合鑄真身,你就不怕伴生物成精了,把你真身霸占了,所以消失了不是更好嗎?”

    畢月禾心間響起一聲驚雷,整個人瞬間呆住……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