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競技 > 人有兩界 > 第四章 殺音
    “啊!”

    畢月禾爆發出一聲怒吼,周身燃起了血焰,跟著瞬息抵達溫愛蓮身旁,一拳轟向了她身前的快刀離手門面。就在這時,溫愛蓮隨意向前的抓出,卻是穩穩當當的定住了畢月禾的拳勢。

    “敢在我面前耍小心眼!”溫愛蓮一聲輕呵,信手一拋將畢月禾甩在了三生石上。

    “他們怎么會沒有等級光輪?”旁邊的有位玩家驚呼一聲,成功引來了溫愛蓮的冰冷凝視,跟著便是見她一手猛地揮出,峰頂上頓時卷起了一陣罡風,四下玩家紛紛化作了道道白光。

    在這三生峰頂瞬間只剩下畢月禾他們三人。

    溫愛蓮一手提著快刀離手,踱步來到瀕危狀態下的畢月禾身前:“你說我把你帶回去,然后讓神主將你也變成了半神族,月麗是不是就會愿意成為神族了?”

    “你做夢!”畢月禾呵斥一聲,身體表面泛起了微微白光,這時溫愛麗屈指一彈,一道氣勁打在他的小腿,頓時打斷了他的下線遁操作。

    “這可由不得你!”溫愛蓮冷聲說著,手中突然出現一枚劫晶,以迅雷之勢刺進了畢月禾的腦中。

    ……

    遠在蒼茫主城的四合院內,仙仙柳眉微蹙:“阿姨!我有點事,等會我再來找你學唱歌。”

    不等畢母回應,她的身形頓時便躍出了四合院,跟著便憑空消失了。

    ……

    在劫晶入腦的瞬間,畢月禾失去了對系統的感應,同時有一種難言的疼痛侵襲他的全身,使得他清晰的感覺到“自己被留在了游戲里”,一股難言的恐懼充斥在他心間。

    在他意欲嘶吼的剎那,他卻又感受到自己意識遭受到了一陣拉扯……

    在清醒時,目光所及的天空下出現了七位凌空交戰的模糊光影,他們抬手投足間,空間都崩裂開漆黑的裂縫,迎面襲來的陣陣罡風無不是在提示他,這是一場天神交戰的場景。

    他記起來了,這畫面他在等級突破至十級時也成看見過,而當時交戰的是……就在這時,他眼前的畫面中的一道光影突然清晰起來。

    一只巨大的棕色螳螂刻入他的眼球,它舉著兩柄三丈長的銀白色手刀,下腹下并不似一般螳螂的圓潤碩大,反倒是像魚身一般,由一塊塊魚鱗組成流線型的梭形,而那與身長相等的四肢則是布滿細密褶皺皮膚,一看便能感受到它的堅韌。

    利戈螳螂!

    這個名稱在他心間突兀浮現的剎那,他猛地發現利戈螳螂竟陷入了其它六道光影的包圍之中……他心間再次浮現出一個“死定了”的結論,這時畢月禾一下子竟在利戈螳螂鉆石狀的臉上看到了恐懼。

    這難以言明的恐懼讓他有了絲絲的熟悉感,一個音符順其自然的從他記憶中冒出,引起了他聲帶振動……

    ……

    溫愛蓮眼中露出異樣,不等她上前查看畢月禾狀況,一道白色身影突兀在她身旁具現,有柄銀色長刀更是快要切入的她細頸。

    只聽得“嘭”的一聲,她拽著快刀離手的身影便出現在了百米開外,將手中快刀離手擲向一旁后,她又是彈出兩道強勁的氣勁將其雙腿造成了不規則的形變。

    “嗯!”快刀離手發出一聲悶響,看他臉上扭曲的神色,應該是很痛苦才對。

    “你是誰?”

    仙仙不顧溫愛蓮的疑問,淡淡的眸子轉向了畢月禾。溫愛蓮順著她的目光轉動視線,卻是瞧見畢月禾嘴巴張得老大,聲嘶力竭的樣子卻沒有聽見任何聲音……不!

    溫愛蓮突然感受到一股難言的恐懼好似將要撕碎,情急之下,她遵循本能的一個縱身跳下了三生峰,以至于她并沒有注意到三生石在這一刻竟透露出一抹黑色光華。

    與此同時,在這三生峰附近的玩家,或是怪也紛紛遵循本能的逃離了三生峰,對他們來說,這時的三生峰就好似一只蘊藏在內心的洪荒猛獸,越是離得近,它就越是要跑出來。

    ……

    嘶吼過后,畢月禾的意識恢復了正常,此時他視野內的天空之中,利戈螳螂突兀轟然墜落,隨之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升起,待塵煙散去,他適才發現大地上生生被砸出了一個大口子。

    在那深坑之中,一團閃耀著黑色光華的黑影突兀升起,它好似扔進水面的一塊石子,向著四周不斷釋放出陣陣漣漪。

    不等漣漪波及到,六道光影竟好似遇到天敵般退去,不知多少歲月后,黑色光華向外釋放的漣漪終于歸于平淡,它懸掛在半空之中,深邃的黑芒好似一只洪荒猛獸,就要將一切吞噬。

    就在這時,天地之間亮點點白光,它們匯成一陣天地大風,在那黑色光華外形成了一層外衣,遮住了它對世間的覬覦。

    黑色光華成了一塊懸浮在大地之上的百米玉石。

    時光荏苒,萬物演化,大地上大口子也漸漸被抹平,在那懸浮的玉石與大地之間有著一座巨大的山峰漸漸拔地而起,最終接住了這無根的玉石。

    ……

    三生峰頂,畢月禾胸膛猛地鼓起,好似深深吸了口氣的他徒然醒來。

    他看了一眼個人信息,發現殺音的使用次數已然變成了0次,然而他此時卻有著一種強烈的直覺,只要他處于極度恐懼的狀態中,他依舊能吼出殺音。

    “你們到底是誰?”癱坐在地上的快刀離手突然說道。

    仙仙向他揮了揮手,一道白色的風兒頓時具現匯聚于他的雙腿:“到山峰下守著,不準任何玩家上來,我就救回蝶弄殘絮。”

    “你知道蝶兒在哪?她怎么了?”

    仙仙看也沒看激動中的快刀離手,只是隔空一掌將他打下了山峰之下,而后看著畢月禾淡淡說道:“我決定了,我要做一個人類。”

    畢月禾笑了:“那你是利戈螳螂嗎?”

    仙仙展顏一笑:“是!”

    畢月禾看著三生石內晦暗的黑影問道:“這里面是什么?”

    “它?”仙仙沉吟片刻,適才說道:“在你們沒到來之前,念界里就只有我們靈族與念族兩類生靈種族,念族十階渡轉生劫成為靈族,可以說我們靈族便是這片世界的主宰,我們生死輪回,同時遵崇記憶長存的原始本能,以不斷的戰斗中提升實力……而它是我在這亙古不變的歲月里覺醒的變數——恐懼。”

    “這樣能算是活著嗎?”畢月禾經過好一陣沉默后說道。

    “所以這改變即使是恐懼,我也在所不惜。”

    她說完時,一道螳螂狀虛影徒然從她身體升起,與此同時,天空之中倏忽降下一道驚雷劈在其上。

    螳螂形態的虛影頓時化為氤氳的氣狀消散在空中。

    ……

    蒼茫主城內,還是那處隱匿的大殿,金袍男子神色猛地一變,手中突兀出現一枚水晶珠,此時晶瑩剔透的水晶珠內竟升騰起縷縷白煙消散于空中。

    “哈哈哈……神邸意志散了,神邸意志散了。”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