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八零娘親是女配 > 128李凱的偷襲
    以前柳櫻雪要是跟別人說,蘇源他是我小叔子,會說的很是余味深長,很有種狠狠收拾了蘇源的快意。

    可現在,她竟有些心虛了。

    “呵呵,”李凱冷笑,“阿雪,不要自欺欺人了。你怕的是什么?因為是小叔子,若是把人趕出去,會惹得全村人指責你六親不認?按照你的我行我素風格,真的會在意么?”

    以阿雪的性子,越是惹起別人譴責,她還越趕人趕定了。

    “我……”柳櫻雪語塞。

    現在,只要想起如果決絕的趕蘇莫離開,就會看到蘇莫那張委屈巴巴的臉。

    然后,柳櫻雪就會不忍心……

    唉……

    柳櫻雪用力的揉了揉額頭。

    “我不跟你啰嗦了,”李凱發出最后通牒,“你的新房子的兩個陽臺底下,都有大房間,我在里邊搭地鋪。現在又不冷。”

    好不容易來這一趟,不帶足了回憶回去,李凱回去后,哪有十足的動力工作啊!

    要不是他的人生中突然遇到了阿雪,他還真沒想到創新的。

    且不說他底下要投資開酒店的事,只說,他在輔食廠的新營銷理念,就是模仿了阿雪的創新方法,加上了李凱自己的創意,才會做的這么成功。

    按理說這個月人能多掙到的可觀的分紅,該分給阿雪一些才是。

    埋頭勞動永遠都不如一個成功的創意掙得多。

    只是如果給阿雪,她定是不會要的。

    “那好吧。”柳櫻雪只得點頭了。

    心里卻在犯愁,如果待會兒,蘇莫來了,也非要住下來的話,柳櫻雪該把蘇莫安排到哪里去呢?

    反正不要讓他再去新房子里了,不然他跟李凱非打架不可。

    要不然,就讓蘇莫去和斌斌睡一鋪炕吧。

    柳櫻雪又對鄭重作出聲明,“只是,李大哥,我今天下午和晚上要做事,而且并不需要你幫忙……也沒時間再和你交談。”

    “你怎么安排,我都聽。我明天早晨再回去上班。”李凱斂起剛才的說一不二,他點頭如搗蒜,“我這人,就是這么好說話。”

    他的語意,確實好說話,聽起來確實很老實。

    可像李凱這樣有主意的人,突然間這么老實,就肯定有問題。

    “我的意思是,你現在就去我新房子那里,不要過來打擾我。”柳櫻雪費力的解釋,“晚飯我讓張嘉俊來給你送。明天早晨的早飯,也讓張嘉俊送。”

    說完,見李凱一副茫然的樣子,柳櫻雪干脆簡明扼要,“我是說,就算你留在這里,從今晚到明天早晨,你也見不到我,明天早晨別指望我給你送行。”

    “好。”李凱痛快答應,他對著柳櫻雪伸出手。

    “什么?”柳櫻雪懵圈。

    “新房子的鑰匙。”李凱擺出一副絕不拖泥帶水的樣子。

    他知道柳櫻雪的新房子在哪里,之前他一直過來幫忙蓋房子了。

    柳櫻雪沒想到李凱會這么痛快答應。

    正想著,耳邊又聽到李凱用輕松的語氣道:“其實你太防備我了。我就是想重新去看看你新房子的設計而已。我沒打算做酒店之前,看你的房子也是大約看的,現在我想仔細看看。”

    李凱的內心何其糾結——借口,為什么非要找借口呢?為什么不能直說哪怕見不到阿雪,也想在屬于她的地盤上多呆一些時間吶!

    糾結了半天,李凱還是沒說出口。

    主要他和柳櫻雪認識的時間比較短,看柳櫻雪有著那么強的防備心。

    她這人沒什么安全感,應該是喜歡細水長流的陪伴。

    至于蘇源,雖然柳櫻雪以前也并不認識,但蘇源長了一張和蘇莫一模一樣的臉,也難怪會讓柳櫻雪覺得親切。

    李凱不想操之過急,不想把柳櫻雪給嚇跑了。

    而他這樣找借口,才有希望和柳櫻雪越走越近。

    他不去想,能不能走進柳櫻雪的心扉。只要彼此間沒有隔閡就好。

    “哦。”柳櫻雪這才打消了心里的顧慮。

    同時也責怪自己多心。

    幸虧沒冒冒失失的提醒李凱,除了合作伙伴和很好的朋友之外,讓他別產生其他心思,如果那樣提醒出來的話,還不知道會有多尷尬。

    柳櫻雪把隨身攜帶的一串鑰匙拿出來,把新房子的鑰匙從那一串中卸下,遞給了李凱。

    李凱接到手里,剛想走,又止住步伐。

    他剛才看到了柳櫻雪的反應,特別是她如釋重負的舒一口氣時,李凱覺得心里有點澀澀的。

    卻不想說出來。李凱冷不丁湊到柳櫻雪面前,把柳櫻雪嚇了一跳。

    剛想向后蹦,卻被李凱給鉗制了雙肩。

    李凱湊近,下巴抵在柳櫻雪頭頂,用曖昧的口吻問道:“阿雪同志,你這么怕我過去找你,是怕蘇源誤會你?不論蘇源那個渾蛋怎么詆毀你,你也照樣在乎他?”

    “……”

    柳櫻雪默。

    本來是不能讓李凱和蘇莫碰上的,這不,還沒見面呢,就先罵上了。

    李凱問完松開手,卻“一不小心”,沒站穩!

    腳崴到了!

    “李大哥你沒事吧?”柳櫻雪嚇了一跳,趕緊攙扶住李凱。

    李凱的左腳再次歪了一下,腿打了彎,“哎……”

    怕他摔倒,柳櫻雪只得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攙扶住他。

    他的結實的身軀倒過來,卻還讓柳櫻雪有心無力。

    柳櫻雪向后仰了一下,幸虧被已經站穩的李凱一把抱住了。

    柳櫻雪覺得臉頰被觸碰到了,因為只一瞬間,所以并沒在意。

    李凱歉意的道,“沒事了,真不好意思,害得你差點摔倒。”

    然后,他好好的扶了扶柳櫻雪。

    不等柳櫻雪反應過來,他已經大步流星的離開了。

    柳櫻雪觀察了一會兒他的背影,感覺步伐穩健,似乎他的腳并無大礙。

    苦笑著搖搖頭,她總覺得李凱怪怪的,卻又說不出哪里怪。

    李凱表面上走的飛快,心里卻很開心。

    剛才,他涮了柳櫻雪且不說,還偷親到了她……

    知道自己這樣太不講義氣了,但剛才,李凱沒管得住自己那鬼使神差的想法。

    柳櫻雪一步一步的走回去,還沒走到自家門口呢,就聽到了一個似曾相識的聲音扯著大嗓門喊著她的名字。

    “阿雪啊,哎呀阿雪!奶奶我給你覓了一門好親事!真真是極好的親事!阿雪可有福啦!”

    聽到這番話,而且還這樣不管不顧的亂喊亂叫,柳櫻雪覺得好煩,眉頭皺的死緊。

    但她還是礙于禮貌的走過來,定睛一看,這人……

    從記憶里找這人的影子,一時半會兒有點模糊。

    “哎呀雪啊!你這是不認識奶奶我啦?”這樣看起來六十多歲的奶奶,笑得見牙不見眼。精神矍鑠,嗓門大的像敲鑼。

    如果全世界都是這樣的大嗓門,恐怕連麥克風都不用發明了。

    “你瞧瞧你,哈?一天到晚的忙些沒用的營生!”奶奶搖頭晃腦的責怪起來,“誰家的大姑娘小媳婦不是安安穩穩的過日子!你瞧瞧你迎來送往的,伺候那些娘們兒吃飯也就是了,還伺候著那群大老爺們兒!”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