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三寸人間 > 第690章 魘目訣!
    數萬戰艦所在范圍,距離水星不是很遠,此刻紅海覆蓋八方,在這數萬修士的齊力下,將修為全部融入紅海內,展開煉化!

    說是煉化,可實際上在赤鱗等四人的主持下,這將是一場特殊的法陣!

    這法陣的根本,實際上是未央族的一種極為歹毒的秘術,其名融魂滅法靈!

    整個過程簡單來說,是將大量的魂體以特殊的方式,強行灌入胚體內,使胚體在這不斷煉化下,形成類似人體炸彈般的存在,且經過陣法的加持與改造,一旦自爆,形成的威力之大,不僅僅是所有魂體自身修為的疊加,而是一種幾何式的暴增。

    之所以歹毒,是因融入的魂體越多,修為越高,則自爆的威力就越大越恐怖,而這數萬戰艦內的數量驚人的道宮修士,他們自己顯然并不知道,他們的作用,就是提供魂體!

    而這陣法,也會讓他們在修為融入后,自身的魂體也逐步的融入進去,在不知不覺下,成為了陣法的一部分。

    這些……只是悠然道人的計劃之一!

    此刻在這片紅海范圍外,星空虛無里,赫然有四處區域在扭曲中處于隱藏狀態,這四個區域中每一處,都有不少道宮戰艦,里面有不知曉具體原因,只接到任務來此等候的道宮修士。

    他們,就是悠然道人的計劃之二!

    不得不說,悠然道人的確是一個鬼才,他在修復未央族大艦無法離開的情況下,竟根據王寶樂與馮秋然的出現,在這短短的時間與變化中,就定下了一個滅去金星第二防線的計劃。

    這計劃說來簡單,就是圍點打援,以王寶樂與馮秋然為誘餌,引聯邦來救,來多少,滅多少,且以悠然道人的判斷,聯邦有一定的可能,會為這場救援安排一次看似反擊實際上卻是虛晃一槍的大戰。

    “一旦如此……他們到來時,就是融魂滅法靈爆發之時,我們這一次,滅去了聯邦主力,太陽系陣法中的金星陣眼,將不攻自破!”

    “只希望不要來的人太少!”

    “不過就算真的沒人來救援,有這兩個胚體通神的融魂滅法靈,在進行金星之戰時,也有奇效!”水星未央族大艦內,盤膝打坐的悠然道人,瞇起眼,遮蓋帶著期待之意的目光,微微一笑,輕聲低語。

    悠然道人的融魂滅法靈,因聯邦修為與見識處于劣勢,哪怕有太陽系陣法,也很難察覺與知曉,所以此刻依舊是按照原定的方案進行。

    大軍開動,作出要出擊姿態,離開金星向前逼壓的同時,李行文帶著不少人,已經提前飛出,趕往與馮秋然約定的地點。

    雖如此,可聯邦每一次發動,背后都有大量的智囊團在分析與推演,根據每一條線索去推斷戰局的變化,所以哪怕不知道有如此歹毒的術法存在,但圍點打援的可能性,還是被加入到了戰局內,所以原定的布局里,也有應對之法。

    不過這應對之法,能起到多少效果,就未知了。

    而此刻,在這悠然道人的計劃與聯邦的救援都在展開中,處于這場風暴的中心,那片紅海覆蓋的區域,正在被煉化的兩個霧團內的王寶樂,正面臨他這一生,少有的一次艱難的選擇!

    他不知道馮秋然現在如何了,但他很清楚憑著自己的帝鎧與肉身之力,在這片紅色的霧氣內,都正在被瘋狂的腐蝕,那么馮秋然能堅持的時間,怕是比自己多不了多少,甚至極有可能不如自己。

    這片紅霧詭異無比,不但具備了鎮壓與封鎖以及腐蝕,更是帶著難以形容的陰冷,且任憑王寶樂如何掙扎,也都無濟于事,他的感覺,自己就好似成為了一只飛蟲,而這血霧如同大手,將自己捏在了掌心,別說無法逃脫,就算是動彈,也都很是勉強。

    只能眼睜睜看著四周的紅霧逐步的侵蝕帝鎧,可以想象一旦帝鎧被徹底侵蝕,自己的肉身乃至元嬰甚至靈魂,在失去了帝鎧守護后,將會瞬間被霧氣融化。

    “哪怕我有靈脂,也只是多拖延一些時間……”王寶樂心底越來越沉,他雖察覺不到外面的變化,也不知曉自己是否還停留在原地,可他心底很是不安。

    “如果未央族把我和馮秋然當成誘餌……”王寶樂想到這里,雙目收縮,心底更急,再次嘗試掙脫依舊沒有絲毫改變,這讓他心中漸漸煩躁起來,危機感越發強烈,他明白如果繼續下去,自己怕是九死一生!

    “唯一的辦法,就是不斷的分身自爆,與其被困住等死,不如看看能不能將這里徹底炸開……唯一的顧慮,就是炸開后也很難對抗那四個通神……不對,還有滅裂子也一定追來了!”王寶樂心底掙扎,遺憾這里沒有靠近火星,否則的話,他還可以不惜代價召喚冥器。

    “不管了!”王寶樂目中露出兇殘,狠狠咬牙,正要凝聚分身展開自爆,可就在他的分身凝聚出來,想要自爆的瞬間,忽然他眼睛睜大,猛地看向前方翻滾的霧氣!

    這血色霧氣里,有面孔一閃而過,這面孔雖閃瞬既逝,但王寶樂還是看清了其神色上的猙獰以及貪婪,似覺得王寶樂這里很是可口,想要咬一口的樣子。

    “這是……”王寶樂心臟狂跳,放棄了分身自爆,而是睜大了眼,仔細的查看四周蠕動的霧氣,很快的,他就再次看到了一張面孔,與之前的不同,這張面孔表情茫然。

    這一幕,讓王寶樂眼睛有些冒光,可他沒有輕舉妄動,而是繼續等待,于是漸漸的,越來越多的面孔出現,有男有女,有的兇殘,有的迷茫,有的貪婪,有的猥瑣。

    種種面孔浮現的同時,一縷縷魂的波動,也在這霧氣內凝聚,蔓延到了王寶樂這里。

    “瞌睡送枕頭?”王寶樂眨了眨眼,心底很快就狂喜起來,他最不怕的就是魂,身為冥子的他,看見這些魂,跟看見奴才沒什么區別。

    而這些魂的出現,讓王寶樂在驚喜的同時,也開始了縝密的分析。

    “雖不知為何有魂,但只要這霧氣內存在了魂體,若數量多一些,以我的冥法,解除封鎖不是不可能,不需再去分身自爆!”

    “且魂體也可作為我的手段……但解除了封鎖后,哪怕有魂體操控,對抗四個通神與大量修士戰艦,還要解救馮秋然,還是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王寶樂想到這里,瞇起眼睛。

    “除非我的戰力,能在極短的時間里,突飛猛進的爆發……”

    “戰力……某種程度不就是殺戮么,所以……魘目訣……”王寶樂目中露出一抹瘋狂,魘目訣這條路,注定是殺戮成道,非到萬不得已,他不想去走,畢竟元嬰功法是基礎與升華之間的橋梁,至關重要,某種程度能決定未來的高低。

    “沒有現在,又何談未來!”王寶樂也是性格果斷之人,此刻雙眼慢慢有些血絲,喃喃中露出堅定,不再遲疑,他雙手雖無法抬起,可心底卻在默念魘目訣的道法。

    很快的,一顆詭異的閉著的黑色眼睛,在他的背后,漸漸被勾勒出來,散發陣陣黑色的氣息,沾染四周,籠罩八方的同時,一股邪惡森冷之意,也慢慢從王寶樂身上,隱隱透出!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