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三寸人間 > 第626章 道子墓!
    很顯然融合的過程并不順利,畢竟這種粗獷的融入,不是真正的認主,難以將這只斷臂做到游刃有余,只是以王寶樂的法兵造詣,他很清楚神兵本身就極難認主,更不用說這只斷臂了。

    恐怕除非是其真正的主人,旁者根本就難以讓其心甘情愿,不過王寶樂要的也不是這斷臂的認同,他需要的,只是將其驅使罷了。

    而他之前覺得棘手的,是驅使此物的消耗以及反噬,所以他才想到了將其融入燭奪帝鎧內,如此一來,驅使此物所需要的,就是燭奪帝鎧本身之力,而其反噬也會落在燭奪帝鎧上。

    這樣的話,某種程度,就使得王寶樂具備了驅使此物的能力,同時也最大程度的做到了自身無損,實際上在這一點,王寶樂的想法與做法,都算得以成功實現。

    雖距離完美差距很大,可王寶樂已經很滿意了,尤其是他發現,隨著這只手臂的融合,自己燭奪帝鎧內的經脈與白絲,都飛速的鉆入其內,使其外表看起來,好似真正屬于自己帝鎧之手,但也正是如此緊密的聯系后,他也感受到了這斷臂內,存在了一股沉睡的意志。

    這意志顯然就是所謂的器靈,但卻不知什么原因,對方一直沉睡,對王寶樂燭奪帝鎧的侵入,沒有絲毫察覺。

    “不過只要這意志在,我就無法真正讓這斷臂屬于我……此事不急,等我突破結丹,踏入元嬰后,看看有沒有辦法將其驅散。”王寶樂若有所思時,低頭看著自己帝鎧的右臂,臉上露出笑容。

    此刻的他,一身燭奪帝鎧,其他位置都是由血色經脈組成的輪廓,唯獨右臂這里,雖干枯,可卻完整,給人一種詭異之感!王寶樂此刻也深吸口氣,沒去理會被他融合這一幕震撼的大樹,而是體內修為驀然一轉,引動整個燭奪帝鎧之身,使得其燭奪帝鎧剎那間就爆發赤色血光。

    更有煞氣,轟然散開中,一股超出王寶樂本體的強悍修為波動,隨之爆發開來,傳遍四方時,王寶樂目露奇芒,將燭奪帝鎧的全部靈力,直接就涌入帝鎧的右手中,避開了斷臂本身沉睡的意志,借助經脈協助,還有那白色骨絲的勾動,這一切……就使得王寶樂的帝鎧右手,很快就震顫起來,下一瞬……一種好似自己手臂的感覺,直接就浮現在王寶樂心神內。

    隨著其思緒的傳遞,燭奪帝鎧的右手,在大樹不可思議的目光下,猛地握住!

    隨著握住,一股驚天動地的浩瀚之力,轟然間就從王寶樂身上爆發開來,使得蒼穹變化,風云倒卷,四周八方的火海,都在轟鳴。

    這氣息太強,就連王寶樂自己感受后,都有些吸氣哆嗦,準確的說,這氣息并非來自王寶樂的自身,而是來自其燭奪帝鎧的右手,但王寶樂很快就鎮定下來,目露狂喜,心底對此物并非完全屬于自己雖遺憾,但也不在乎。

    “只要被我所用,就可以,再說了,到了我手中之物,還有跑?”王寶樂心情激動之余,感受著四周的風暴,體會著一股強悍到了極致的爆發力,正在自己的右手醞釀,似乎一旦轟出,就可碎滅一切!

    這種感覺,讓王寶樂振奮無比,他隱隱有種判斷,如果再遇到孫海,根本就不需要之前那么麻煩的出手,只需輕輕一拳……就可摧枯拉朽,結束一切!

    這一拳,王寶樂終究是沒有打出,可僅僅是蓄勢,就已經撼動四方,遠處的大樹更是身體止不住的顫抖,修為都被壓制的死死,腦海嗡鳴間,只覺得王寶樂的右手,掌握了可以瞬間讓自己形神俱滅的恐怖之力。

    敬畏感,比往常更強烈的浮現在大樹的心中,而在他這里顫抖時,王寶樂那里目光一閃,轉頭看向大樹,聲音陰冷,突然開口。

    “把你的私藏,拿出來吧。”

    王寶樂話語一出,大樹頭皮都要炸開,緊張感與得失的猶豫似要炸開,比方才還要強烈的生死危機,讓他毫不遲疑的將自己的所有儲物袋,都拿了出來,甚至還解開衣服,示意自己身上再沒有任何私藏后,趕緊開口。

    “長老,卑職沒有任何私藏,儲物袋就在這里,您可查看,但凡有任何私藏之物,卑職死有余辜!”

    王寶樂面無表情,燭奪帝鎧左手抬起虛空一抓,頓時那些儲物袋就飛了過來,一一查看后,確定沒有私藏之物,但他表面上卻不露絲毫,深深的看了大樹一眼,右手威壓再次爆發,使得大樹心神劇震時,才緩緩開口。

    “將你在那墳墓內,看到的一切,如實說出!”

    大樹心神被懾,此刻敬畏無比,生怕王寶樂不信,不敢有絲毫的隱瞞,趕緊開口。

    “長老,那墳墓下有地宮,但青霧太濃,卑職難以靠近,這只斷臂是卑職能碰觸的極致區域,這下將其拿出,至于里面還有什么,卑職真的不知道啊。”

    “甚至卑職也想過進去后,用傳音戒的視頻功能記錄所有,可在那里無法開啟……”大樹說到這里,擔心王寶樂會懷疑,焦急中他仔細回憶,猛然間想到了什么,連忙再次開口。

    “還有,卑職在下面看到了一個石碑,只是霧氣濃郁,看不清晰,只能隱隱看到三個字,塵道子……之所以卑職能看得懂,是因在來蒼茫道宮前,第三批百子里,專門學過了蒼茫道宮的語言與文字。”大樹焦急開口,他說的的的確確是實話,沒有絲毫隱瞞,此刻說完,他苦澀中忐忑,不安的同時,小心觀察王寶樂,緊張感也強烈不散。

    而此刻的王寶樂,在聽到塵道子三字后,他愣了一下,隨即雙眼猛地收縮,腦海更是直接嗡鳴,似有天雷轟頂,好在這一切有燭奪帝鎧掩蓋,大樹無法察覺,不然的話,以大樹的心智,怕是會產生不少聯想。

    如今雖大樹不知曉這些,但對王寶樂來說,其話語帶來的震撼,可謂太大了,實在是大樹不知曉這三個字,可王寶樂在聽到后,腦海直接就浮現了一個稱呼。

    “無塵道子……”王寶樂內心喃喃間,低頭看向自己燭奪帝鎧的右手,一股匪夷所思,難以置信的感覺,浮現在他心神。

    “你妹啊……我不會是把李無塵前世的墓給盜了吧……”

    這想法,讓王寶樂自己都覺得有些驚悚,甚至帶著大樹離開了這片區域,向著蒼茫道宮飛去的路上,他的思緒都沒有斷過,越想越覺得頭大。

    “這手臂,莫非就是李無塵前世肉身?如果真的這樣,李無塵前世得多強大啊……”王寶樂頓時發愁,琢磨著自己這是挖墳掘墓了,二人之前本就有些矛盾,再加上這件事,相互的仇……可就真的大了。

    但放棄又不可能,這就讓王寶樂糾結,琢磨著也無法對李無塵產生殺機,一方面馮秋然知道李無塵的身份,另一方面則是他們還遠沒到必須要殺人的地步,同時王寶樂覺得,真打起來,對方這么一個轉世道子,若說沒一些保命的詭秘手段,王寶樂是不信的。

    大概率,是這些手段,就連李無塵自己,在沒有恢復前世記憶前,都是不知道的,而這也正是可怕之處。

    “這事好煩啊,要想個辦法,增加一些保險,讓這李無塵就算是恢復記憶了,也都對我無可奈何……”

    王寶樂內心連連嘆息,也沒心情理會大樹,一邊思索辦法,一邊向著蒼茫道宮飛去時,大樹一路跟隨在后,心底也在嘆息,也在琢磨與王寶樂類似的想法,考慮著在這蒼茫道宮,太過危險,應該給自己增加一些保險,使得王寶樂不會輕易對自己產生卸磨殺驢之意。

    思來想去后,大樹忽然想到了自己聽說過的一些關于王寶樂在火星,與議員長的女兒李婉兒之間的一些傳聞,于是靈機一動,在王寶樂身后,小心的開口。

    “長老,在您來到蒼茫道宮的這兩年,卑職在火星認了一個干女兒,她特別崇拜大人,不知大人能否在下一次聯邦送人時,讓她過來,跟隨在您身邊,伺候左右?”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