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三寸人間 > 第462章 歸位!
    在這船靈的魂體上,烙印了王寶樂冥紋的瞬間,隨著其拜見,一股奇異之感,從王寶樂心神內浮現,似乎他一個念頭,就可決定這船靈的生死。

    這種感覺,王寶樂不陌生,那正是他在冥宗時,對那三個被自己度化的魂,所擁有的裁決之力。

    “接下來,就是袍靈以及槳靈了!”王寶樂瞇起眼,想到那兩個器靈之前對自己的種種惡意,就冷哼一聲,此刻站在黑色孤舟上,他右手抬起一揮間,頓時這舟船轟鳴,向前急速而去,直接就融入虛無,消失無影。

    出現時,已在了地底世界的第三層,那座城池的中心廣場上!

    此刻的地底世界第三層,無論是老者還是小男孩,都很緊張,他們不知道王寶樂進入深坑洞穴后,會出現什么變化,但心神內都彌漫了煞氣,欲殺王寶樂之心,極為強烈,可偏偏他們無法親自動手,于是早就召集了地底世界內,所有的強悍兇獸,匯聚在那洞穴外,等待王寶樂的出現。

    實際上他們也嘗試過操控這些兇獸進入洞穴,可這洞穴里存在了壁障,阻止任何存在進入,所以國師與小男孩哪怕再焦急,也都只能在外包圍。

    而就在它們心底焦急,獸群包圍洞穴外的這一刻,忽然之間,天地色變,風云逆轉,轟隆隆的巨響驀然爆發中,大地顫抖,瞬間崩潰,地面裂開了一道道巨大的縫隙,一股驚人之力從地底蓬勃而起,直接就形成了風暴,滔天爆發間,隨著地面崩開成為碎石,四濺八方,那些包圍在洞穴外的兇獸,也都一個個發出凄厲嘶吼,瞬間被這股大力橫掃,狼狽倒退。

    這一幕太過突然,國師老者與小男孩都神色大變駭然間,隨著地面的坍塌,一艘巨大的黑色孤舟,直接就從地底穿透而出!!

    隨著轟鳴聲回蕩,這艘黑色的孤舟直接就沖出大地,出現在了老者與小男孩目中時,它們立刻就看到了孤舟上,背手而立的王寶樂!!

    一股說不出的心悸之感,瞬間就浮現在國師老者與小男孩心神里,它們面色急速變化間,對冥宗的畏懼記憶,也都瞬間盡皆浮現,尤其是小男孩,此刻身體一顫間,目中露出兇殘與瘋狂,發出一聲尖銳嘶吼。

    在這尖銳嘶吼下,那些被掃向四周的兇獸,似被刺激,一個個發出咆哮,哪怕有來自心神內的顫粟,也都紅著眼,向著王寶樂這里瘋狂沖來。

    “放肆!”王寶樂目中冰寒,淡淡開口間,隨著其心念一動,頓時腳下黑色孤舟猛然間就有黑芒一閃,好似波紋般,直接向著四周瞬間橫掃。

    所過之處,那些沖來的兇獸,直接就劇烈顫抖,根本就無法抵抗,哪怕它們修為再高,可它們的形成,與冥器有直接的關聯,可以說是被冥器散出的氣息改變,從而進化出來,它們的血肉中,就蘊含了缺陷。

    這缺陷,使得它們在面對冥器,面對王寶樂時,根本就脆弱的不堪一擊,此刻隨著波紋回蕩,砰砰之聲立刻傳開,只見那些兇獸,一個個直接就爆開,好似在天地間,盛開了一朵朵璀璨的血花!

    這一幕,摧枯拉朽,震撼八方的同時,也讓小男孩那里,雙眼收縮,可它顯然兇性極大,哪怕明知道王寶樂體內的冥火對自身有極大傷害,可它還是沒有選擇逃遁,而是發狂般,目中赤紅一片,揮手間竟將四周兇獸崩潰爆開的鮮血,直接引導而來。

    放眼看去,這些鮮血瞬間凝聚,好似形成了血河,直接就環繞在小男孩四周,形成了血色的鎧甲防護,似想要以此抵抗冥火,在這防護中,小男孩發出尖叫,將速度爆發到了極致,向著王寶樂,一沖而出!

    面對兇殘沖來的小男孩,王寶樂神色如常,若是換了冥夢前,他心底不具備優勢,可在冥夢內的冥宗里,他見到了太多了的魂,也感受到了冥宗對于魂的壓制,且自身更是所過之處,所有的魂無不畏懼。

    這樣的心理優勢,就使得他對來臨的小男孩,根本就不在意,更不用說,在冥夢內,這小男孩還是被他親手度化。

    哪怕那只是夢里的記憶,可只要他體內冥丹的冥紋烙印上去,這小男孩的記憶就會被改變,與夢中如一!

    這一切,就使得王寶樂毫無所動,只是淡淡開口。

    “聒噪!”話語間,王寶樂右手抬起,手指微微一揮,如他在冥夢內給魂繪畫一般,開始了……描畫尸顏!!

    一指落下,那尖叫沖來的小男孩身體猛地一震,一股它根本就無法抵抗的力量,無視其身體外的血色防護,直接就落在了它的魂體上,就好似有一支筆,在它的魂體上,輕輕一落!

    剎那間,它的嘴就直接消失,尖叫聲也戛然而止……

    小男孩的身體猛地顫抖,目中露出驚恐的瞬間,王寶樂右手再次一揮,頓時小男孩的半個身軀,好似被抹去般,直接消失!

    這一次,它的目中已經不僅僅是驚恐了,而是變成了駭然,已經都要被它忘記的魂飛魄散的感覺,就好像記憶深處的大恐怖,如化作了海水,直接就將他淹沒,使得這小男孩頓時哆嗦著,目中甚至都露出絕望與哀求。

    這是冥宗對魂的壓制,這是冥子對器靈的壓制,這是無視修為的制裁,哪怕王寶樂只是結丹,這小男孩明顯層次更高,可它只要是器靈,只要它的魂沒有突破某種極限,那么就要被王寶樂的功法完全壓制!

    “還不跪下!”看到了小男孩目中的哀求,王寶樂手指一頓,平靜開口。

    幾乎在他話語傳出的瞬間,這小男孩就噗通一聲,直接跪了下來,因為他的下半身已經消失,所以所謂的跪,實際上就是直接趴在了地上,額頭連連碰地,似在磕頭。

    這一幕,直接就將不遠處的國師老頭,嚇的幾乎要魂飛魄散,失聲驚呼!

    “尸顏!!”它身體顫抖,沒有半點遲疑,猛地就急速后退,此刻腦海里唯一的念頭,就是逃!!

    甚至都來不及去考慮,自己要逃向何處,又能逃向何處……

    “找死!”王寶樂抬頭,冷冷的看了眼正在急速遠去的老者,沒有繼續展開尸顏之法,而是雙目內瞬間浮現黑色,這黑色好似墨一般急速彌漫,剎那就將王寶樂所有的眼白之處,都染成為了墨色!

    在其雙眼完全漆黑的剎那,隨著他體內冥丹蓮蓬的運轉,頓時從他的身體內,竟伸出了一只虛幻的大手!

    這大手一樣漆黑,在出現的瞬間,四周剎那冰寒無比,正在磕頭的小男孩,身體更顫抖了,甚至其目中的駭然恐懼,在這一刻也都比之前還要強烈太多。

    哪怕那些沒有死亡的兇獸,也都一個個顫抖,恐懼無盡間,這從王寶樂體內伸出的大手,驟然沖出,直奔……遠處逃遁的老者而去!!

    “引魂!!”國師老者發出一聲尖叫,目中露出絕望,想要避開,可卻做不到了,那引魂之手剎那臨近,一把就將他抓住,任憑他如何掙扎也都于事無補,猛地一拽之下,直接就將其拽到了站在舟船上的王寶樂面前!

    王寶樂冷眼看著被引魂手抓住的老者,又看了眼顫抖中還在磕頭的小男孩,右手抬起一揮間,其冥丹上的兩道冥紋,剎那飛出,直接烙印在了二魂身上。

    這兩個器靈身體一震,不再顫抖,抬頭時目中浮現狂熱,它們的記憶已被替換,在它們的記憶里,它們是王寶樂親自度化,同時也是屬于王寶樂的器靈!

    “還不歸位!”王寶樂淡淡開口間,散開了引魂手,頓時那國師老者身體一晃,化作了一件黑袍,直奔王寶樂,穿在了他的身上,與此同時,隨著王寶樂右手抬起,小男孩也搖身一變,直接化作了一根黑色的燈槳,落在了王寶樂的手中,被他一把握住!

    瞬間,整個地底世界,天地同震,還有上面的第二層,第一層,乃至整個冥器,都在強烈震顫!

    遠遠一看,黑色的孤舟上,穿著黑袍的王寶樂,整個人的氣息也都改變,其手中握住的槳,掛著的那盞燈,正散發出陣陣幽光……

    這一刻,如果趙品方在這里,那么他一定會震撼激動的發現,眼前的王寶樂,似乎與令其狂熱的壁畫里的身影重疊,一模一樣!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