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三寸人間 > 第217章 誰與爭鋒!
    很快的,蒼穹傳來一聲驚天雷霆,轟隆隆的巨響掀起了一連串的回音,擴散八方時,包括王寶樂在內的所有聯邦百子,無不心神震動,強烈無比。

    一方面是老者話語中的身份,供奉二字,引人聯想,另一方面則是從其手中展現出的碎星爆,威力太大。

    “這就是碎星爆?!”

    “肉身之力,竟能展現如此驚人之效!!這教官方才曾說,極限殺敵……這意思是不是說能有跨越境界擊殺的可能?”

    “不好說,這碎星爆,或許真可以讓真息……擊殺筑基?”

    剎那間,他們的目中就露出狂熱,顯然這碎星爆的威力,足以震懾住此地所有人的心神,為之動容的同時,也升起濃郁的渴望之意。

    王寶樂也是緩緩吸了口氣平復了下,不過與其他人不同,他隱隱覺得這碎星爆,似乎與自己從九寸靈根那里臨摹的潮汐之法,有些相似之處。

    某種程度,似乎這碎星爆,就是潮汐的晉級版!

    “這教官方才身體的震動,仿佛是將自身當成大海,控制全身骨骼與肌肉,調動肉身之力,形成潮汐……在爆發出去時,也是如此,但卻更為復雜。”

    王寶樂想到這里,內心狂跳,躍躍欲試,相對于旁人,他對潮汐之法更為擅長,甚至此刻只是看了一眼,他就忍不住抬起右手,一把握住,本能的嘗試起來。

    只是顯然這碎星爆的技巧與秘法,不是觀看一次就可掌握,所以哪怕王寶樂有所明悟,此刻一拳揮出后,依舊沒有形成太多變化。

    他的舉動,也沒有引起教官老者的注意,畢竟此時如王寶樂這樣握拳嘗試之人,百子里有十多位,可卻沒有一個,能一次性就將這碎星爆領悟出來。

    “此法稍后會給你們秘簡,而老夫也會在接下來的七天里,每天展現一次,直至七天后,最終考核。”

    “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們,掌握此法……以你們的修為,若有可能近距離靠近筑基修士,且所有條件都具備,那么不是沒有可能……擊殺筑基!”老者淡淡開口后,目光掃過眾人,忽然笑了笑,右手一翻,竟在其手中,出現了一枚丹藥!

    這丹藥白色,被靈石包裹,散出陣陣濃郁的香氣,這香氣擴散八方,所有聞到者,身體的血液流轉都不由自主的加速起來,仿佛這丹藥內蘊含了驚人的生機之力,一旦吞下,對自身幫助極大。

    “這是……悍體自在丹!此丹并非聯邦丹修煉制,而是發現在月球的一處碎片遺跡內,數量不多,且至今為止,聯邦丹修無法仿制出來,因為里面有幾位主藥,不是地球所有!”

    “此丹效用非凡……筑基下服用,修為可提高一層!同時更可增加你等的肉身之力,對你們修煉碎星爆,有很好的輔助作用!”老者說到這里,頓時包括王寶樂在內的所有聯邦百子,都不由自主的瞬間看了過去。

    王寶樂更是雙眼冒光,實在是這丹藥被老者取出的瞬間,他聞著其內散出的氣息,身體都產生了一種本能的渴望,似乎這丹藥有強烈的吸引,一旦自己吞下,就可讓身體在某種程度上,達到進化。

    “只不過此丹數量稀少,做不到每人都有,如今只有這一枚,所以……今天太陽落山后,唯一能站在這里的人,就可獲得這枚悍體自在丹!”

    隨著他話語的回蕩,這一百位聯邦驕子,紛紛心神一動,目中露出強烈光芒,對于他們中絕大多數人來說,在自己的家鄉與道院內,都算是精英之輩,心底多少都有一些傲氣。

    所以對于這種競爭之事,非但沒有不適應,反倒摩拳擦掌,不過眾人性格不同,心底的思緒也都各異。

    有的與身邊熟悉者低聲議論,顯然想要暫時先聯手拉攏,有的則是目露兇芒,好似孤狼,還有的則內心轉動各種念頭,甚至嘗試暗中聯系所在勢力,從外部入手。

    很快的,就有脾氣火爆之人,驀然出手,一時之間,此地為之大亂,有人動手,有人倒退,有人聯手。

    眨眼的工夫,轟鳴之聲爆發,王寶樂身邊就有這么一個脾氣火爆之人,此刻毫無征兆的一拳轟向王寶樂。

    “偷襲?老子最恨偷襲的!”王寶樂眼睛一瞪,也不閃躲,直接一腳踢了過去,與對方的拳頭碰到一起,嘭嘭聲中那脾氣火爆之人面色一變,急速倒退,看向王寶樂時目中帶著震驚與忌憚,沒敢繼續,而是轉身沖向其他人。

    眼看對方慫了,王寶樂哼了一聲,目光微閃,他對于那丹藥志在必得,琢磨著如果耽擱下去,最后能否得到還是未知,如今唯一的辦法,就是瞬間解決掉所有人!

    “那老頭說了,唯一站著的人……那么只要其他人不站著,就可以了?”想到這里,王寶樂眼睛猛地一亮,立刻修為運轉,體內劍鞘震顫中,頓時就從其內飛出了九只蚊子,這些蚊子剎那出現在了王寶樂的四周后,隨著王寶樂在心底下達了指令,頓時直奔四周眾人。

    王寶樂沒放出那只灰色蚊子,畢竟沒測試過能力,萬一不小心咬死聯邦百子那就玩大了。

    “給我去咬他們的腳底板,讓他們站不起來!!”

    嗡鳴中,這九只蚊子立刻散開,直奔四周的九十多人,它們身體很小,靈活無比,速度又快,只是眨眼間,就有一個來自白鹿道院的修士,身體倒退時沒注意到一只蚊子瞬間飛到了他的腳下,無視鞋子,口器直接刺入其內,叮了一口!

    這白鹿道院的修士剛開始還沒什么反應,可隨著腳步落下,他正要繼續倒退,可眼睛猛地睜大,一股無法忍受的奇癢,剎那從他腳心內傳出,直接彌漫全身,使得他身體狂震,目中露出不可思議的同時,正要強忍,可就在這時,他的另一只腳,也傳來這難耐的奇癢。

    尤其是這癢意剛開始還可以忍,但很快就好似潮水一般,一撥一撥迅猛至極,使得這白鹿道院的修士,頓時就發出一聲驚呼,直接坐在了地上,不顧一切的脫鞋去抓癢。

    “好癢,這是怎么回事!!”

    看著這混亂的場面,老者神色如常,沒去過多理會,轉身帶著那兩個軍官,向此地出口走去,可他還沒等走出多遠,頓時從他的身后,就飛快的傳來陣陣怒吼與不可思議的驚呼!

    “我被咬了,該死啊,這里特么的居然還有蚊子!!”

    “我也被咬了,好癢,我受不了了!!”

    “你們也被咬了么,這里有陰謀!!”

    在這驚呼中,聯邦百子里有數十人,此刻不得不紛紛坐下,脫鞋用力的抓癢,不是他們不想忍,實在是……忍不住!!

    就連一向如孤狼般的孔道,此刻也都神色前所未有的接連變化,瘋狂的抓癢……

    如此詭異的一幕,頓時就讓準備離去的老者,也都轉頭看去后,整個人呆了一下,他身后的兩個軍官,也都眼睛睜大,露出茫然。

    實在是眼前這些前一刻還是天驕般的聯邦百子,此刻一個個坐在那里脫鞋抓癢的畫面,畫風切換太過突然……

    男修也就罷了,偏偏這蚊子無論男女,都在它們的攻擊目標之列,于是……能看到好多女孩子,也都面色變化中,一開始面皮兒薄覺得羞臊還只是想隔靴搔癢,但很快的就忍不住坐在地上,脫了鞋子露出嬌嫩玉足,面紅耳赤中更有焦急的……用力抓撓。

    “啊啊!!!”李怡也在其中,越撓越癢,此刻都要瘋了。

    放眼看去,赤足無數……

    沒有結束,在老者看去的同時,又有數十人發出驚呼慘叫,加入到了抓癢之列。

    “我打死了一只!!這絕對不是真的蚊子,是誰,這是誰在偷襲我們!!”

    “該死的,別讓我找到你!!”

    “有本事,我們來打一架,竟放出如此歹毒的蚊子!”很快的,在四周余者的駭然與驚恐下,這聯邦百子中九成多人,全部都無法站立,抓撓與咒罵,還有種種怒吼,此起彼伏,傳遍四方時,他們一個個青筋鼓起下,怒意滔天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此地……僅有的三個沒有被蚊子咬,站在原地之人……

    一個是茫然的卓一凡,一個是神色顯得不自然的趙雅夢,還有一個,則是得意無比的……王寶樂。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