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三寸人間 > 第七十章 底線,豈能輕碰!
    天色已晚,整個蒼穹也都不再蔚藍,化作了星空,如同一張點綴了無數星辰的大幕,籠罩整個世界。

    在這星空下,一艘飛艇疾馳遠去,飛艇上存在了防護罩,散出微弱的光芒,在這夜空中一閃一閃,似存在了某種波動。

    此刻的飛艇中,除了王寶樂與被他生擒的黑衣中年外,還多了不少人,都是之前與王寶樂同行的那些旅客。

    因那艘去往縹緲城的飛艇被襲擊,固定在了半空中,又被封鎖了通信,所以他們被困在那里,直至王寶樂歸來,才將他們都接到了現在的這艘飛艇上。

    飛艇內,對于王寶樂的獨自歸來,眾人一個個都敬畏無比,實在是他們可以想象,能被那么多的補脈強者追殺,絕非尋常之輩,而在這追殺下,先是不可思議的孤身跳下飛艇,如今更是順利歸來,且明顯的在其身上有一股濃濃的血腥氣息。

    這氣息所代表的答案,以及被王寶樂生擒的那個黑衣中年瀕死的模樣,使得所有人都在心底戰戰兢兢,看向王寶樂時,都變得極為恭敬,不敢去問,更不敢招惹絲毫。

    對于眾人的表現,王寶樂沒去在意,此刻的他穿著一身殘破帶血的學首道袍,坐在飛艇內一間獨立的房間里,看著窗外池**林的方向,久久才收回目光。

    哪怕已經過去了兩天,可回憶兩天前的殺戮與五指山遺跡內的畫面,王寶樂都覺得好似做夢一樣。

    “她的面具,還有她手中的劍……”王寶樂喃喃低語,目光看向漆黑的夜空。

    “真的就是那把刺入太陽的……星空古劍么,可大小不一致啊。”王寶樂長長呼出一口氣,將此事埋在心底后,又想到了那場九死一生的追殺,漸漸目中露出了寒芒。

    “林天浩!”王寶樂瞇起眼睛,這件事不但讓他覺得如芒在背,更是讓他對于家人也都升起了擔心,實際上兩天前離開了池**林時,王寶樂就第一時間聯系了爹媽,知道他們的生活沒有被干擾后,王寶樂才松了口氣,此刻目中更為陰沉。

    “我身為法兵系唯一大學首,這樣的身份,都有人來追殺,若是他們將目標放在我的家人身上……”想到這里,王寶樂渾身發寒,握緊了拳頭。

    “我有七成的把握,幕后指使者就是那林天浩!”

    “此人的父親,是一位大人物……首先要弄明白,他父親是誰……”

    “不過他父親的身份,必定很不一般,否則副掌院也不可能自降身份與其子嗣勾搭在一起……這么來看,想要立刻報仇,可能性不大。”王寶樂想到這里,瞇起了眼睛,坐在那里沉思起來,考慮如何在現有的基礎上,最大程度的解決問題。

    時間流逝,之后的幾天,飛艇沒有遇到太大的危險,有防護光幕在,就算是偶遇了一些兇獸,也都順利化解,雖飛艇上的眾人,漸漸也都不再如最早時的緊張,可看向王寶樂時,依舊敬畏無比。

    最后,在王寶樂的衡量下,飛艇沒有飛向縹緲城,而是直接降落在了縹緲道院的下院島上。

    飛艇上的眾人對此沒有半點意見,在向著王寶樂感激抱拳后,紛紛快速離開,前往縹緲城。

    目送眾人離去,王寶樂轉頭時,看著熟悉的道院,他深吸口氣,抓著那黑衣中年,直奔掌院峰。

    因此刻還沒有正式開學,所以學子不多,只能偶爾看到一部分,不過王寶樂在下院島的名氣實在太大了,就算是只有部分學子留在道院,可很快就注意到了王寶樂,在看到王寶樂那一身血衣后,一個個都睜大了眼,露出震驚。

    “那是……王寶樂?”

    “出了什么事,他的衣服上竟都是血,且有多處破損!!”

    在這眾人心神震動中,王寶樂面無表情,他并非故意這么穿著,確實是他已經沒有別的衣袍了,此刻抓著那面色蒼白,甚至露出絕望的黑衣中年,一路疾馳,還沒等途中遇到的那些學子將他歸來的事情傳開,王寶樂就已經踏上了掌院峰!

    一路在那些掌院峰侍從的驚愕目光下,王寶樂直接就到了掌院峰的大殿前,抱拳大聲開口。

    “弟子王寶樂,九死一生歸來,求見掌院!”

    他的聲音很大,傳遍八方,他前方的大殿內,此刻掌院正盤膝打坐,幾乎在王寶樂開口的一瞬,他猛地睜開眼,聽清了王寶樂的話語后,掌院目光一凝,右手抬起向著前方一甩。

    頓時大殿之門,緩緩開啟,隨著開啟,隨著陽光晃入,王寶樂身著殘破血衣的身影,清晰的顯露在了掌院的目中。

    在看到王寶樂那一身衣著后,掌院面色頓變,猛地站起身。

    “出了什么事!”

    王寶樂站在大殿外,望著掌院,許久之后他閉上眼,再次睜開時,他邁步走入大殿中,將手里的黑衣中年扔在了一旁,又取出傳音戒,將道院對他下令,讓他提前回來的消息,顯示出來。

    在看到王寶樂傳音戒內的消息后,掌院面色瞬間陰沉,又看了看被王寶樂扔在一旁的黑衣人,他立刻邁步走出,直接就到了黑衣中年的身邊。

    “我……”黑衣中年已經顫抖不已,想要開口求饒,可話語還沒等說出,面色陰沉,目中已有滔天怒意的掌院,就一掌拍了過去,直接就落在了黑衣中年的天靈上。

    不是殺人,而是利用某種王寶樂不明白的手段,轟散了黑衣人的意識后,隨著掌院手指上戒指的閃耀,化作一根刺,剎那間刺入黑衣中年的天靈,在這黑衣人的顫抖抽搐間,似乎他正在被掌院依靠那件戒指靈寶,強行搜索記憶。

    這一幕,王寶樂看了后也都吸了口氣,他沒有言語,沉默觀望。

    許久,當掌院的手掌抬起,刺入黑衣中年天靈的刺收回時,這黑衣中年全身一顫,直接就倒了下來,口吐白沫,抽搐不斷。

    可他的凄慘,掌院看都不看一眼,此刻的這位縹緲道院下院島的掌院,似在強自控制著情緒,目中的怒火似乎已經要壓制不住。

    “這件事情,我會給你一個交代!”

    “謝掌院!”這是王寶樂自始至終,說出的第二句話,說完他再次抱拳,轉身離去。

    在他走了后,掌院面色依舊難看,半晌后冷哼一聲。

    “查清此事,是否有虛假成分!”

    在他話語出口的瞬間,他身后虛無扭曲,有蒼老沙啞的聲音傳來。

    “遵命!”

    回到洞府的王寶樂,沒有外出,而是等待這件事的結果,他很明白自己的身份在縹緲道院的地位,他能判斷出來,這件事對于縹緲道院而言,絕非小事,不過他更明白林天浩的背景,雖不知道具體,可其背景對這件事的影響,他不好抉擇。

    在這等待下,兩天過去,掌院峰內,等待調查結果的掌院,此刻站在山頂,望著蒼穹的皓月,聽著背后傳來的沙啞聲音。

    “掌院,已經調查完畢,甚至我親自去了一趟池**林,查看現場與翻出那些人的尸體……此番動手者,一共二十七人,是裝扮成空盜的雇傭兵,他們都是補脈境,其中兩個補脈巔峰,還有一個……是半步真息!另外那艘逃走的飛艇,也被我找到,可惜已被滅口。”

    哪怕從黑衣人記憶里,知道了這些,可掌院如今在確定了此事后,還是忍不住震撼,回頭看向身后。

    “出手者,真的就王寶樂一人?”

    “應該沒錯,的確是他一人,我也通過那些旅客驗證過,又檢查了尸體,里面絕大多數,都是一擊斃命,其中有不少是被法器斬殺,更有很多法器自爆的碎片與痕跡……至于飛艇,也是被飛禽所毀,這一點也沒有出奇之處,那里畢竟是池**林,這一切種種,能看出這一戰,很是兇險,艱難無比。”

    “王寶樂應該是將自己所有法寶都耗費,更是將其在道院里學的一切法兵知識,都用到了極致,或許也有一些秘密手段,可無論如何,這件謀殺之事……是真實的,幕后真兇,正是林天浩等人,更有曹坤與姜林挑唆提議!”掌院身邊傳來沙啞聲音,就連此人,在說出這些話時,也都帶著不可思議之感。

    “秘密……誰都有秘密,這個無妨……林天浩,你的膽子,也太大了,敢挑戰我四大道院的底線么!!”掌院沉默半晌后,轉身一晃,竟直奔上院島而去!

    顯然這件事,涉及到了林天浩與道院的底線,需向縹緲道院上院島匯報裁定!

    而從始至終,他們都沒有提過蚊子,也顯然沒有從那黑衣中年記憶與口中,知曉關于黑霧內尖嘴猴腮少年的事情,仿佛這一切沒有發生過一樣,以一種奇異的方式,悄然無息的被抹去……

    時間很快又過去了兩天,距離開學還有數日,對于這件事的調查與處理,終于出來,幾乎是第一時間,王寶樂就接到了掌院的通知。

    在看到通知內的消息與處理結果后,哪怕王寶樂之前有不少判斷,也都對這個結果大吃一驚。

    “底線,豈能輕碰!你以及你家人的安全,更不用擔心,縹緲道院作保,看哪個還敢再動,議員……又怎樣!”這是掌院在通知里的最后一句話。

    王寶樂呼吸急促,半晌后他目中露出強烈的光芒,更是精神振奮無比,根本上是這一次道院的選擇,讓他忽然覺得,這……才是可以讓自己為之信賴的道院!

    “父親是議員么……不過那又如何,林天浩,曹坤,還有姜林,你家王爺爺來收拾你們了!”王寶樂仰天大笑,猛地站起身,打開傳音戒,立刻就給柳道斌等人傳音,讓自己麾下的督查,都提前歸來!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