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三寸人間 > 第三十章 申請考核!
    慘叫之聲傳遍四方,那叫聲里帶著無法形容的痛苦,顯然王寶樂含怒之下,那掰關節的力度不小,雖還是把握了分寸,沒有將對方手腕掰斷,可這種反關節的劇痛,依舊是讓那青年痛的幾乎要昏厥過去。

    “大膽!”

    “王寶樂,你違反了院紀第二大條,第四大條,抗拒執法,更出手行兇!”

    “抓住他!”

    其他黑衣督查又驚又怒,要知道他們平日里橫行,從來沒遇到這種事,此刻散開修為,直奔王寶樂來臨的同時,喝斥之聲也驟然傳出。

    這一幕,更是讓四周關注的眾人,再次睜大了眼,紛紛吸氣。

    “這王寶樂……竟敢毆打督查!!”

    “天啊,前所未有啊,這是要出大事!!”

    隨著眾人的驚駭,院紀部的那些督查,一個個都帶著怒意,沖向王寶樂,這些人的修為不等,最弱的是氣血境,最強的則是封身。

    畢竟能成為靈石堂學首的心腹,他們雖也是法兵系的學子,可自身的修為還是不弱的,尤其是此刻人多,又認為是在執法,故而氣勢上更是強悍,直奔王寶樂。

    “你們動手,就叫執法,有錯沒錯,都是你們一句話決定,我只是閃躲,就成了反抗,只是阻擋了一下手腕,就是罪加一等,院紀部,好大的威風!由此也能看出,你們的學首,必定對你們缺少管教,縱容過度!”王寶樂也怒了,這幾個人的到來明顯不對勁,他雖不知道原因,可想來一定是故意的。

    “竟管到我們頭上,你還沒有資格!”

    “牙尖嘴利,一會兒到了院紀部,看你的嘴還利不利!”那些黑衣督查,聞言更怒,在他們的眼中,此刻擒拿王寶樂,已經不再是學首交代的任務了,而是要讓王寶樂知道,他們院紀部的厲害!

    此刻低吼下,這些黑衣督查紛紛靠近。

    若是換了其他時候,王寶樂或許能有另外的處理方式,可如今,他都已經算是準學首了,只需去考核一番就可直接化身這群人的頂頭上司。

    這就讓他忍不了了,在那些黑衣督查到來的瞬間,王寶樂冷哼一聲,向前一步走去。

    “你們學首不管,我來管管好了。”王寶樂話語一出,速度驟然爆發,右手抬起直接抓住一人手指,猛地一掰,咔嚓之聲直接就被慘叫淹沒,他右腳抬起直接踢開后,身體轉動,抓住另一人的手腕,反關節一按。

    慘叫又一次回蕩時,王寶樂一晃之下,避開三人的聯手,握拳之下封身境之力散開,一拳轟出后,身體看似隨意的一腳踢起,落在另一人的襠部。

    身體沒有停頓,向前走去時,他的擒拿術隨手施展,頓時身邊一個個黑衣督查,仿佛站不穩,各自哀嚎。

    這一切太快,王寶樂的身影好似行云流水一般,在這十多個黑衣督查之間走過,慘叫聲此起彼伏,凄厲傳遍八方。

    很快的,當王寶樂腳步停頓后,他的四周所有的黑衣督查,全部都倒在了地上,有的握住手腕,有的抓著手指,還有的捂住襠部,都在慘叫。

    他們的全身都是汗水彌漫,看向王寶樂時,也都怒意中帶著猙獰。

    “王寶樂,你這一次被開除定了!!”

    “王寶樂,我已稟告學首,你犯了大事!!”

    在他們這怒吼時,在法兵系山頂,一片靈氣濃郁的區域中,有一座比王寶樂住處還要氣派的洞府,此刻在這洞府內,有一個穿著紫色學首衣袍的青年,此人相貌尋常,略微有些麻臉,眼下正拿著一塊靈石,全神貫注的在上面刻畫紋路。

    看他的樣子,似不能有絲毫分心,可就在這時,他的傳音戒猛地震動,這頓時就影響了青年,使得他手掌微微一晃,頓時紋路刻畫錯誤,砰的一聲,靈石碎裂,直接成為飛灰。

    “該死!”青年猛地抬頭,目中帶著不悅,他正是靈石學堂的學首姜林,而他的這個傳音戒,是院紀部所特有,平日里其麾下的那些督查,知曉他的習慣,大都是在門外等候匯報,很少傳音。

    如今少見的一次傳音,頓時就讓他的這次刻畫回紋失敗,這就讓姜林面色陰沉,拿出傳音戒正要咒罵,可當他聽清了傳音戒內傳出的哀嚎話語后,目中露出了怒意。

    “王寶樂?特招又如何!”他冷哼一聲,直接就走出洞府,對于挑釁自己院紀部的家伙,他的處理方法,一向是雷霆鎮壓。

    與此同時,在靈石學堂外的小路上,四周關注此事的眾人,也都全部目瞪口呆,他們震驚王寶樂的出手,更是有人立刻就認出,這是最近道院里流行的擒拿術。

    因處于潮流中,所以眾人也很難去聯想太多,此刻更是被王寶樂毆打院紀部的事情所震撼,同時在心底,也都忍不住暢快,實在是他們的心中也都有積壓的對院紀部的怨氣,只是擔心報復,不敢支持,只能紛紛驚呼。

    “天啊,他居然打了一群院紀部的人……”

    “敢打院紀部的人,這后果簡直太嚴重了,這王寶樂瘋了不成!”

    在這眾人的議論以及那十多個黑衣督查哀嚎與怨毒的目光下,王寶樂神色如常,向著靈石學堂走去,對其他人來說,打了院紀部的人,此事極大,可對他而言,處理這件事的辦法,其實很簡單。

    成為學首,就夠了。

    王寶樂想到這里,目光一閃,快走幾步,到了靈石學堂。

    如今沒課,學堂外雖也有學子,可人卻不多,王寶樂的到來,雖引起了他們的注意,可方才的事件還沒有傳來,當他們聽說打人事件時,王寶樂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學堂外,踏入學堂內!

    站在講臺旁,那巨大的青色石壁前時,王寶樂目中露出期待的光芒,取出身份玉牌,直接就按在了石壁上,口中肅然說出一句話。

    “學子王寶樂,申請靈石考核!”

    王寶樂話語一出,青色石壁頓時散發出光芒,飛速凝聚在了王寶樂的身份玉牌后,有威嚴的聲音,從那石壁內傳了出來。

    “準!”

    王寶樂深吸口氣,盤膝坐下后取出一塊空白石,拿在手中后,立刻就開始煉制靈石,靈氣轟然間瘋狂的涌來,王寶樂目中閃爍光芒,手中的空白靈石更是急速的璀璨,眨眼的工夫,竟直接到了六成的純度,還在不斷的精純!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靈石堂的學首姜林,那臉上有麻子的青年,已經帶著數十個黑衣督查,到了之前王寶樂出手的小路上,他的出現,立刻就讓四周眾人噤若寒蟬,更令那十多個被打的黑衣督查,紛紛振奮。

    “學首,那王寶樂向靈石學堂的方向去了,他欺人太甚!”

    “王寶樂觸犯了第二條,第三條,第四條以及第七條院紀,還請學首為我等做主!”

    眼看自己的手下,一個個如此凄慘,姜林目中的怒意更濃,沒有多說,只是淡淡一句。。

    “這種霸道蠻橫的學子,不配繼續留在我縹緲道院了。”說完,他向著靈石學堂走去,身后數十個黑衣督查,一個個都怒氣沖沖,扶起同伴后,一行人氣勢洶洶,直奔靈石學堂。

    四周眾人紛紛心驚,趕緊將此事傳開,急速跟隨。

    此刻,隨著事態的變化,關于王寶樂打人事件,也飛速大范圍的傳開,同樣在道院的靈網上,更為急速的擴散,不但引起了其他系的注意,議論的帖子與現實中嘩然的聲音,不斷地增加。

    更是讓那個叫做小道的直播愛好者,也都眼睛一亮,從他所在的機關系,直奔法兵系趕來。

    “老鐵們,你們都聽說了王寶樂與院紀部的事情了吧,只要有人送火箭,小道我拼著再次靠近王寶樂的危險,冒死去再直播一次!”小道興奮極了,一邊沖著影器狂吼,一邊飛速沖向法兵峰。

    而關于王寶樂的去向,也被人曝了出來,甚至有人進入學堂內,將看到的一幕也都傳出后,王寶樂正在考核靈石純度的事情,好似風暴一般,徹底爆發。

    “真的假的啊,王寶樂打了人后,竟是去考核?”

    “他在想什么,難道他想……成為學首?哈哈,這個怎么可能……”

    “不會吧……成為學首?!”能考入縹緲道院,最起碼在智商上是達標的,很快就有人猜到了答案,只是這個答案,哪怕猜到之人,也只是覺得心頭一跳,同時充滿了不可思議與震撼,更多的卻是覺得荒謬。

    在這越來越多的人紛紛向著法兵峰趕去時,學首姜林已到了靈石學堂外,他身邊有人關注靈網,低聲將靈網上的猜測說出。

    “想要成為學首?他一個一年新生,還遠遠沒有資格。”姜林聞言笑了,目中帶著輕蔑,沒有絲毫在意。

    他身后的數十督查,也都紛紛不屑冷笑。

    “這是狗急跳墻了,不過再如何跳,他也逃不過是條狗的命運!”

    “敢打我們院紀部的人,這王寶樂自己找死,怪不得別人!”

    “一會兒倒要看看,這王寶樂還敢不敢如方才那樣囂張,他不是打人么,我很想知道,他出來后,會不會求饒!”

    聽著手下的話語,姜林看向靈石學堂,目中鄙夷更甚,此刻腳步不停,帶著院紀部的眾多督查,直奔靈石學堂!

    更是在臨近學堂時,那些督查紛紛取出了各自的武器,兇相畢露,好似烏云壓頂,使得四周眾人在看到后,連呼吸都小心翼翼,不敢靠近。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