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狂暴逆襲 > 第五二五章 死,不是這么作的
    第五二五章    死,不是這么作的

    虛空此時波動,一道身影扭曲,然后從虛無之中,走出林西。

    “你們終于出手了,好吧,戰吧!”

    林西在五大六層境武皇的轟擊之下,不僅安然無恙,更是鉆進虛空,在其中斬殺了兩個四層巔峰境界的殺手。

    兩具尸體自空墜落,直接讓那五個二皇子使者,全部驚得瞠目結舌。

    虛空隱匿之術!

    青沌域之中,除了殺手集團之外,還沒聽說過,有什么人竟擁有這樣的手段。

    這太可怕了。

    殺手集團的殺手,之所以能夠做到,刺殺高出他們本身境界和實力的強者,不是因為他們的戰斗能力有多強。

    而是因為他們,都懷有一種虛空隱匿和橫渡的虛空之術。

    虛空之術,本就神秘莫測,少有傳承。

    此時不僅出現了兩個身具虛空隱匿之術的殺手。

    更出現了一個同樣會虛空隱匿之術的朱大昌。

    假如朱大昌,僅僅只是扮豬吃虎,壓制境界過來欺負他們這些使者,那他們真的還不一定就怕了。

    但是,此時朱大昌露了一手,直接就讓五大使者,心虛起來。

    如此虛空隱匿橫渡的手段,一旦真的戰斗起來,那真的是防不勝防,只有被動挨打的份兒了。

    然而,林西從虛空之中走出來,挑釁一句之后,直接就身形再度模糊,貌似又要隱藏于虛空之中。

    這讓五大使者立即不停地閃爍瞬移起來。

    為首的一個使者大叫:

    “沿路轟擊周邊虛空,將虛空打爛,讓他藏無可藏,躲無可躲,要不然,咱們哥幾個,今天要交代在這里。”

    轟轟轟!

    幾個使者,看不到林西,直接就祭出神通法術,將周邊空間,全部轟成混沌,這樣的話,他們就能夠保證,一旦那豬大腸襲殺他們,立即就會顯化在空間混沌之中。

    這是一種笨拙,但是有效的,對付身具虛空之術強者的手段。

    但是,這樣的轟擊能夠持續多久?

    一旦身具的能量耗盡,除非你逃到更強者面前,使得豬大腸不敢過去,否則遲早累死,最終被殺死。

    然而,不斷的轟擊,將詩家大部分宅院都轟成齏粉之后,他們一個都沒有見到林西的身影。

    就在他們納悶并持續轟擊虛空之時,忽然聽到一聲公鴨嗓子一般的尖叫。

    “啊,師父救我——”

    一聲尖叫喊完,諸使者尋聲望去。

    只見他們的攻擊范圍之外,那豬大腸,冰冷地微笑著,掐著風在天的脖子,站在那邊附在其耳邊說著什么。

    直接就是無視了諸使者的攻擊。

    這個時候,諸使者哪里還不知道,此時的林西乃是故意施展虛空之術,引誘他們逃開自保,胡亂轟擊虛空,給他擒拿風在天,留出空擋來。

    “太卑鄙了!”

    “太無恥了!”

    “老子居然被耍了,我嚓!”

    諸使者怒吼,色厲內荏,看著林西,竟不敢再次圍攻。

    林西無視他們,在風在天耳邊低語。

    “你特么都太監了,還在如此作死?老子的禍水,那也是禍禍老子,輪的上你這渣滓惦記嗎?”

    風在天四肢踢騰,抓著林西的手逼出尖叫。

    “豬大腸,趕緊放了我,我已經傳訊我師父,他老人家馬上就會過來。你可知道,我師父,那可是后期七層巨頭,三清境的強者,你敢殺我,我師父必將你碎尸萬段,祖宗十八代都挖出來鞭尸,九族十族,雞犬不留……”

    林西喑啞失笑。

    “都和閻王爺親嘴了,還敢嘴硬。你這種禍害,留在世間,就是美女們的噩夢。算了,不和你聊了。”

    “朱大昌,放下風在天,那可是我們秦嶺大人的愛徒,你殺了他,你將被帝國通緝,天上地下,無處躲藏,九族十族,死個干凈!放了大人愛徒,或者給你一條生路,你可是想好了!”

    林西直接無視,低聲嘀咕:

    “哼!信你們,不如相信,老母豬會上樹。那啥……”

    他將風在天舉在眼前,忽然神識傳訊。

    “臨死讓你死個明白。你有幸成為太監,皆是拜我所賜。聽明白沒有?老子是林西……”

    此時的風在天的喉嚨,已經被林西以真勁封閉,說不出話來。

    此時他雙眼突出,臉部扭曲,猙獰如鬼。

    “啊啊啊,竟然是你這個畜生,我就說,我就說誰和我有此深仇,必置我于死地而后快,啊師父,殺我者呃呃呃……”

    風在天元神怒吼,才想起自己命懸一線,立即改變傳訊方向,朝著他的秦嶺師父發出信息,就是臨死也要揭露林西真實身份的意圖。

    林西哪里給他這個機會?

    轟!

    林西一把捏爆風在天,將他肉身元神,一起粉碎。

    至于風在天的元神,孱弱不堪,林西都不稀罕丟給神露飛檐吞噬。

    “畜生!竟敢殺我愛徒,這世間,再無你立足之地,死來!”

    王宮的方向,傳來一聲響徹天花王都的怒吼。

    一道身影破空而來,在和詩家大宅,相隔千里之地,直接拋出一道符箓。

    符箓遮天,逐漸放大,竟籠罩整片千里之所。

    林西夜瞳開啟,看到一道綻放無量神光,氣勢磅礴到嚇人的身軀,一步千里跨越而來。

    心知那是風在天的師父,叫做秦嶺的,二皇子派來的使者頭領。

    七層武皇境,他估摸著,自己依舊打不過,特別是現場還有五個六層境巔峰的武皇。

    正準備溜之乎也的時候。

    林西忽然負手而立,微笑等待。

    因為他的夜瞳,已經看到,這一道強大的符箓,竟與此前遭遇的北翟王國,秦玉手下祭出的禁空符,一模一樣。

    禁空符,固然禁錮了千里空間,形成結界,處于其中,誰也休想逃出。

    特別是,這禁空符,專門針對身具虛空之術的強者。

    其他神術法術神通,都不妨礙,可以施展。

    但是,只要是虛空之術,就會被徹底廢掉,想要隱匿虛空襲殺對手,根本就不可能。

    轟隆!

    禁空符落地消失,千里之地內,一道強大的結界撐起。

    咆哮而來的秦嶺,此時有如一道閃電,落在其他幾個使者身前。

    “殺我愛徒的,就是你這個小螞蚱嗎?”

    看到禁空符結界撐起,其他五個使者,立馬來了精神。

    看著林西猙獰冷笑。

    “不作死,就不會死,你這小畜生,看你還憑借什么,在我等手中活命?”

    林西馬尾辮招搖,忽然嬉笑。

    “是啊,作死,有許多花樣。但是,死,不是這么作的……”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