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仙俠 > 仙古獨神 > 第410章 弄巧成拙
    從燕青濁的口中洛天了解了整個靈閣學委會選拔的機制。

    學委會的選拔分成三個部分,第一部分是提名候選人,每個樓都有同樣的提名權,可以自己報名也可以由學生代為報名,報名成功后會由學委會進行考核,篩選出一部分比較理想的候選人進行開會,燕青濁便在這其中。

    第二部分便是學生投票,由學委會賢委員帶領的風紀組進行票數收集,然后封存,之后找一日進行公開點票,得票最高的人會進入第三輪,便是會長面試。

    第三輪的會長面試,將前兩輪脫穎而出的候選人推到薄一凡面前,如果能順利通過會長面試便會成為實習委員,實習期是半年,半年之后轉正。

    當然,這里面還有很多道道,比如一般還有一年就要接受畢業測試的學員是很難成為委員的,因為在校時間太短,剛轉正半年就要準備畢業,肯定無法兼顧學委會的工作。

    但如果在靈閣做過學委會委員,那么畢業的時候將得到很好的推薦,甚至可能進入一流的門派直接成為內門弟子,那未來的生活和展都將一帆風順。

    另一方面,學委會的委員也有吃香和不吃香之說,風紀部是最吃香的,能坐上風紀部委員的位置未來一定能進大門派大家族得到很好的資源,但如文化部這樣的組織,就相對不太熱門。

    這一次的兩個競爭,一個是學委會保安部的,一個是文化部的,前者報名的人很多,競爭非常激烈,而后者則相對少了不少。

    “我這次主要的競爭對手是玄字樓,很久以來,文化部的位置一直都是玄字樓在把控,甚至已經變成了一種慣例,我們黃字樓常年來一直在學委會沒有任何的地位,我這次也算是創了壯舉,不過不能和你在靈閣大比上的表現相提并論。”燕青濁說話八面玲瓏,的確是個人才。

    在靈閣大比前還對洛天充滿敵意,想操控一年生,但看見了洛天的表現后并沒有巴結,反而平易近人地和洛天說話,對于洛天來說,巴結的人他看不上,但這種平等的對話卻能接受。

    “我這邊在商業區也遇到點麻煩,但如果你能做學委會的委員,或許能幫上我很大的忙,上次你說希望我能幫你一把,如今我同意了,就看怎么幫了?”洛天問道。

    “目前放在我面前的難題是第二輪的學生投票,黃字樓我基本能搞定,但黃字樓的學生太少,而玄字樓的學員比較多,我即便全部拿下了黃字樓的投票,也未必能脫穎而出,我們必須爭取更多的投票。”

    “拉橫幅,喊口號不成?”洛天問道。

    燕青濁笑了笑搖頭道:“當然不是,玄字樓內部并不團結,除了六年生之外,一年生到五年生全部都有人參加學委會的選拔,如果我們能將天地玄三樓一年生到三年生的投票爭取過來,他們又是一盤散沙,那大事可定。”

    洛天捏了捏下巴隨后笑了笑道:“我倒是有個大膽的想法,不過需要冒點險。”

    “哦?什么想法?”燕青濁問道。

    “呵呵,我想用黃字樓的選票當賭注,在全校來一場豪賭。”洛天的話讓燕青濁一怔。

    這幾日,各個候選人就開始在靈閣中動拉選票之戰,甚至連平時他們不愿意踏足的黃字樓也有候選人來做宣傳。

    教學區到處都能看見橫幅和喊口號的人,甚至有人大把撒錢買選票,但后來被風紀部查了出來,直接取消了其競選資格。

    這一日,靈閣廣播臺,這里是專門負責向整個靈閣送通知的地方,平時由文化部的一個成員負責打理,但今天坐在這里的卻是洛天。

    “砰砰……”

    靈閣所有的喇叭里都傳來了響聲。

    “咳咳,學員們,這是我第一次廣播,有點緊張。”洛天的聲音從喇叭里傳了出來,讓整個靈閣的學員全都愣住了。

    端木紫皺了皺眉頭道:“他想干什么?”

    “值此學委會選拔之際,我作為黃字樓的一名學員也想支持一下我們黃字樓的候選人,在了解了選拔規則之后,我做了一個大膽的計劃,那便是選票大戰。”

    聽見關于選拔的事情,所有學員都開始感興趣起來。

    “我簡單地算了一下,黃字樓所有學生手上的選票一共有一百七十七張,或許這一百七十七張并不算多,畢竟黃字樓的高年生人數很少,但到了最后選拔關頭,一張票都可能決定選拔的最后結果,而我便已這一百七十七張選票作為賭本,挑戰整個靈閣所有一年到三年生的候選人,請你們以自己手上掌握的選票作為賭本和我一戰,如果我輸了,那我手上所有的選票全部歸你所有,到時候我會讓黃字樓所有人都投給你,而如果你輸了,便要簽下契約,讓你手下的人全部投給我。”

    洛天說到這里咳嗽了幾聲,喝了口水后繼續說道:“我知道這聽起來很荒謬,但這是最快增長選票的方法,不僅是和我一戰,候選人之間都可以賭戰,自然不能違反學校的規定,不能私斗,所有決斗都必須有老師在場監督,點到即止,這個比試從此時此刻開始,如果想拿走我手上的一百七十七張選票,就來和我一戰。”

    剛說完,風紀部的學員便沖進了廣播室,賢委員一臉嚴肅地走進來說道:“你怎么能擅自使用靈閣的廣播。”

    “我征得同意了啊,不信你問他。”洛天指了指負責廣播臺的學員,后者沒吭聲,洛天當時答應送他一把人器中階的寶具作為謝禮。

    “請你跟我們走一趟,關于對你的處分,將由薄一凡會長親自定奪。”

    洛天也不是第一次見薄一凡,曾經遠遠看見過幾眼,他走到什么地方,便是眾人行禮讓道,聲勢很足想看不見也不現實。

    “洛天同學,你好。”薄一凡客氣地說道。

    “你好,我想問一下,我違反哪條規定了嗎?”洛天問道。

    “你在學校公然挑起決斗,還宣揚賭戰思想,私用廣播臺這都違反了學校的規定。”賢委員冷著臉說道。

    洛天笑了笑說:“違反規定私用廣播臺我承認,大不了記個小過,在禁閉區關一天,這我認了,不過靈閣的規定上也沒說不能起決斗啊,而且我聲明過要在老師的監督下點到即止地比試,更何況,我們都是來靈閣修煉的,修煉的目的是什么,那就是變的比別人強,怎么才知道比別人強,只能通過比試了,所以我這么做反而促進了學員之間的良性競爭。”

    “巧舌如簧!”賢委員喝道。

    薄一凡舉起手示意賢委員不要說話,接著看向洛天說道:“你是想自己報名嗎?”

    “不,我只不過想和人比試,而且我對做官沒興趣,剛巧黃字樓的學員們都很支持我,愿意將選票給我使用,所以我就起了這項比試。”洛天笑道。

    “我不反對學員之間的競爭,但最后選拔出來的人是否能夠成為委員需要我的面試,我很高興看見學員的沖勁,但不希望看見流血受傷的慘劇。”

    “這我可控制不了,畢竟拳腳無眼,大家又都血氣方剛的。”洛天聳了聳肩道。

    “我說的人是你,你在廣播里說可以挑戰你的人不僅是一年生,還有二年和三年生,你這不僅僅是要做同級之王,還想稱霸整個四樓啊,不過就怕你太自信,最后反而弄巧成拙傷了自己。”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