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我不想繼承億萬家產 > 第353章 喪心病狂
    就在男的想要動手的時候,楊曉紀一腳踢開了房門,怒喝一聲:“給我住手!”

    病房里,那位瘦的就像個骷髏,身長比床高不了多少的男子,猛然回頭,看楊曉紀手里還拿著吃的,當即就罵了句:“你他嗎是誰?我教訓我媳婦,礙著你什么了?”

    女的滿臉是淚,絕望的看著楊曉紀,同樣都是男人,為什么一個如此的陽光帥氣,而有的就如此的陰暗,無恥?

    楊曉紀才不在乎他是誰,怒道:“你還算個男人嗎?你自己的媳婦都能推出去賣,我看你還不如去死了,你這個畜生!”

    無恥的人,楊曉紀見過不少,可從來沒有見過這么無恥的男人。

    骷髏男冷哼一聲:“我知道了,你就是送這個賤人來醫院的那個好心人吧,怎么樣?她的滋味還不錯吧,你要是喜歡,你可以隨時的上她,但是錢得給我,她就喜歡別人上,因為她全家都是賤人,千人干,萬人騎的賤人!”

    楊曉紀多看他一眼,都覺得惡心,直接拿出五百塊錢,扔在了地上,道:“給我滾!”

    這種畜生,為了錢,連自己的媳婦都能舍得讓別人糟蹋,還在乎是不是彎腰去撿的尊嚴?

    撿起來不算,還要往手指上吐口唾沫,仔細的數一遍。

    跟著,很是得意的彈著錢,笑道:“有錢就好說了,這個賤女人今天就是你的了,想怎么玩都隨你,她的滋味真的不錯,很多男人都說爽啊!”

    “你他嗎給我滾出去!”

    他要是再廢話,楊曉紀非把手里的早點,掄他頭上不可。

    骷髏男拿著五百塊錢,搖頭晃腦的離開了。

    女的就說話了:“對不起,好心人,你不應該給他錢的,就讓他打死算了,反正我都已經活的夠了,如果不是怕我的女兒沒人管,我早就自殺了!”

    楊曉紀也不說話,只是打開了早點,放在了床前。

    雖然面無波動,可他的內心卻是一片嘆息。

    每個人都有可憐的理由,而這個女人卻更加的可憐。

    她叫‘雙梓萱’,37歲,還有個十歲的女兒,但是這女兒,卻不是她男人的,因為那個骷髏男,根本就沒有生育的能力,是個天生的軟瓜。

    自從有了那個女孩,那骷髏變的越來越無恥,喝酒,賭錢什么都干,沒錢就讓她出來賣,十足的畜生一個。

    楊曉紀就奇怪的問了句:“那你為什么不離開他?死守在他的身邊,對你有什么好處?”

    說到底,還是因為怕。

    那骷髏男是跟錢勇混飯吃的,那個錢勇不僅經營地下賭場,還經營地下夜總會,她出來賣的錢,有一半要交給錢勇,剩下的就是骷髏男的,而雙梓萱只能留個吃飯的錢,如果不服從他們,不是打就是罵,還用她的女兒來脅迫她,可以說是被折磨的生不如死了。

    原來這些都是錢勇那個混蛋弄的,怪不得建材集市的那些人這么的怕他。

    雙梓萱還說,錢勇工程隊里的那些工人,只要拿到報酬,錢勇就會脅迫他們去賭錢,去夜總會找女人,想著法的,把發出去的報酬,再賺回來。

    說到這時,楊曉紀的拳頭都握的咯咯響。

    如果不是雙梓萱對他說這些內幕,楊曉紀還想給錢勇留點面子呢。

    現在基本上,就不用考慮這些了。

    楊曉紀立刻給錐子他們打了電話,半個小時后,大伙就來到了醫院。

    雙梓萱可以說是幫了他很大的忙,楊曉紀得感謝她,先叫衡阿陽跟血狼倆人,去把雙梓萱的女兒接來醫院,如果有人阻止,直接廢掉。

    還能有誰阻止?自然是那個骷髏男了。

    這個敗家的畜生,大上午的就在家里喝酒,還弄了倆菜,正美美的盤算著,那五百塊錢怎么花呢。

    那個只有十歲大的女孩,從昨天晚上到現在都沒有吃飯,一直都在骷髏男的命令下,用骨瘦如柴似的手,在洗衣服,連學都沒上。

    可能是太餓了,女孩很是恐懼的問了句:“爸,楠兒餓了!”

    骷髏男上去就是一個嘴巴,把孩子掄倒在地,還大聲的罵道:“想吃飯?沒門,你這個小賤人,看你那死他嗎樣我就惡心,跟你那個賤人媽是一個德性,你還哭?我他嗎讓你哭!”

    這喪心病狂的畜生,沖到女孩的近前,一把薅住頭發,硬給拽了起來。

    疼的女孩撕心裂肺的哭喊:“別打我了,我不餓了,我不餓了!”

    哀求這畜生沒有任何的用處,反而讓他掄起巴掌,劈頭蓋臉的打。

    “我讓你賤,我讓你哭,看老子今天打不打死你!”

    不僅打,他居然還想扒孩子的衣服,鼻青臉腫的女孩,拼命拽著自己的衣服。

    “爸,我再也不吃了,我再也不吃了!”

    “滾你嗎的!”骷髏男一腳踹在了孩子的臉上,那只有數十斤的身體,直接倒飛出去,一頭撞在了墻上,頭破血流。

    這骷髏男還覺得不解氣,沖上去,還要對已經半昏迷的孩子動手。

    就在這時,房門被一腳踹開,骷髏男猛然回頭,衡阿陽的拳頭已經轟在了他的臉上。

    足有數百斤力量的拳頭,就像一塊巨石砸在了臉上。

    骷髏男的臉頰骨,頓時粉碎,在猛烈的沖擊下,身體至少旋轉了七百二十度,在一頭栽倒在地,當場就昏迷不醒了。

    血狼急忙找了件孩子的衣服,摁在了出血的傷口上,把孩子抱在懷里的時候,感覺孩子全身都在劇烈的顫抖,還輕聲的喊著:“媽媽,我要媽媽!”

    即便是在戰場,血狼都沒有掉過一滴眼淚,可現在,這個七尺男兒,卻心疼的哭了。

    什么都別說了,先把孩子送醫院,衡阿陽先看著那個骷髏難,等楊曉紀的命令。

    孩子送到醫院,楊曉紀都不可置信了,什么人能夠對一個只有十歲大的孩子,下如此的毒手?

    雙梓萱看到女兒的瞬間,就昏倒在地,疼的心都沒有知覺了。

    血狼對楊曉紀簡單的說了一番,就問楊曉紀:“阿陽盯著那個畜生呢,怎么弄他?”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