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為你穿越時光 > 87 很急切
    應星辰拿起手機,給易書言發去一句語音:“老大,晚安了。”

    易書言也正在想著她,很快便給她回了一句【晚安。】

    應星辰見他回復了,便又給他發了一句【老大,明天放學后有沒有空,我們一起出去吃個飯吧。我有事想跟你當面說清楚,很急切,你一定要來。】

    易書言突然撥出了她的電話,她戰戰兢兢地接了,羞赧地說道:“喂,老大。”

    電話那頭傳來易書言低沉悅耳的聲音:“什么事情那么急切,說。”

    怎么突然就打來讓我說啊,我還沒醞釀好呢!應星辰支吾了幾下,最后深吸了一口氣,說道:“老大,其實今晚的事情,真的是一場誤會。”

    “誤會,誤會什么?”

    “其實我這個人很單純,思想很純正的。”

    易書言哂笑一聲,“哦?是嗎?然后呢?”

    “然后就是那本書。”

    易書言神色微動,“你真的這么想跟我交流?”

    “不不不不不,不交流了。其實那本書不是我的,我根本沒看過。”應星辰焦急地道。

    “你沒看過?”易書言略顯詫異地問。

    “是啊,呃,也不是,我剛才看了那么一點點,一看就發現問題了。”應星辰回答道。

    “可你不是說,那是你珍藏的書嗎?”

    “不是的,我當時打漏了兩個字,那是別人珍藏的,是別人借我的。”

    別人借她的?誰這么可惡,竟然借她看這種書,污染她的思想,此人一定不懷好意,居心叵測。易書言問道:“別人借你的?那是誰?”

    誰?要告訴他,以證清白嗎?算了,還是不要把曉慧的名給供出來了。“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以為那是一本文學地位很高的書,所以才拿給你看的。真的,我真的不知道書里面有描寫那方面的內容。”應星辰慌忙解釋。

    易書言似乎完全不在乎她為什么要把書拿給他看,只冷聲問:“是誰?到底是誰借給你的?”

    應星辰愕然,怎么聽他的聲音,好像生氣了?她蹙眉道:“呃,那個,那個是誰,無所謂吧?”

    “當然有所謂,這個人向你傳播這種東西,實在是下流無恥,齷齪不堪,告訴我是誰,必要時,我們報警。”易書言冷峻道。

    呃,報……警?所以,這就是他今晚對我的想法?我的天啊!他是認真的嗎?他這個人真的正經成這樣?應星辰干笑兩聲,說道:“其實也沒那么嚴重啦,我想她也只是一時誤入歧途,老大,放她一馬。”

    “你還護著他?是你們班上的同學嗎?”

    “不是啦,是高中的一個同學。”應星辰無奈地道出。

    高中同學?啊,難道是那個女孩兒?易書言的怒氣迅速消散,他語氣平和地問:“是女孩子借你的?”

    “是啊,我想,她也只是覺得好玩,應該沒什么惡意的。”

    易書言輕輕地“嗯”了一聲,“那這次就算了,以后交友要慎重。”他頓了頓,又道:“明天放學后南門等。”

    “不用了,我事情說完了,明天不用一起吃飯了。”雖然事情解釋清楚了,但應星辰暫時還是不大想面對易書言。

    “你不來,我就去你們宿舍樓下接你。”

    “老大冷靜,我們南門等,不見不散。”應星辰立即改口。

    “好,不見不散。”易書言嘴角上揚。

    ……

    這一天下午放學后,易書言又站在學校南門外的那棵梧桐樹下等應星辰。

    此際的梧桐樹尤為美麗,穿了一身或金黃或橘紅的盛裝,靜靜地沐浴在柔和的斜陽中。待秋風掃過時,離開樹枝的葉片便在空中翩翩起舞了。

    應星辰今日是以“陳大姐”的黑袍形象來赴約的。她覺得這樣特別合適,因為她見到易書言時,不由得又想起昨日之事,而易書言只能看見她的雙睛,看不見她因尷尬和害羞而泛紅的臉。

    兩人選了一家清凈的日式料理店,在包間里,易書言見應星辰在吃壽司時仍一直掛著面紗,便問:“你這面紗不打算摘下來嗎?”

    應星辰回道:“我習慣了,這樣也挺好的。”

    易書言覺得她的目光有點閃爍,“你臉上是不是長了什么,不想讓人看見?”

    “沒有。”

    “沒有?”

    “真沒有。”應星辰認真地回答。

    易書言將一塊壽司夾入嘴中,優雅地將它吃完之后,突然放下筷子,喚了一聲:“星星。”

    “嗯?”應星辰抬起頭望向他。

    易書言冷不防快速伸手將應星辰的面紗給拉下來了。此刻的應星辰面頰泛紅,好一副嬌羞又惹人疼愛的模樣。

    應星辰納罕,指著易書言,嗔道:“你干嘛又摘掉人家的?老是這樣!”

    易書言悶笑一聲,“你的臉……”

    應星辰的臉熱熱的,她覺得易書言肯定是要笑她臉紅了,于是,沒等他說完,她便搶著道:“我沒有!”

    “又沒有?”易書言用手撐著下巴,“我只是想說,你素顏,但是又自帶美妝效果了。”

    應星辰汗顏,干笑兩聲,道:“是嗎?天生麗質的人一般都是這樣子的。”

    易書言抿嘴輕笑,并不言語。過了片刻,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便道:“對了,文杰想要請我們吃飯,你想什么時候吃?”

    “文杰?你那個畫畫的室友?”應星辰問。

    易書言點了點頭。

    應星辰覺得有些莫名其妙,“請你我可以理解,但他為什么要請我?”

    “他覺得上次我們幫助了他,想要感謝我們,問了我幾次了,我說我要先問問你。說吧,去不去?什么時候去?”

    應星辰思索片刻,答道:“去也可以,那就這個周六中午吧。”

    “好啊。”易書言微笑道。

    周六正午時分,易書言、應星辰以及陳文杰三人來到了學校附近的一家中餐館,他們選了一張四面都有布簾子遮掩著的四方桌。四塊布簾上印有四副不同的山水畫,眾人可一邊進餐,一邊賞畫,陳文杰對此甚是滿意。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