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為你穿越時光 > 86 談談感受
    應星辰一直用清澈的大眼直直地看著他,她聽完他的講述,眨了眨眼,又問:“那你看完以后,還有什么感受?”

    感受?你還真要我談感受?而且是夜深人靜,只有我們兩個人?我的感受?我感覺我像是被火燒了,很想抱著你,但我能告訴你嗎?易書言垂下眼眸,用一只手扶了扶額頭,而后抬眼望著應星辰,一本正經地道:“我認為,求學期間,這類書籍,還是盡量少看比較好。”

    我的老大,我之前讓你多看專業書,少看課外書,你說你不要。現在我借你一本課外書看,你反倒說這類書要盡量少看?能不能不要這么雙標!應星辰干笑兩聲,說道:“對,我同意,有時間也要多看看自己的專業書,總看這些書,的確不太好。”

    易書言欣慰地點了點頭,“嗯,你沒有沉迷就好。”

    沒有沉迷?我沉迷啥了我?“呃……我,我沉迷?”

    “沒事。”易書言突然伸手摸了摸應星辰的頭,說道:“要專注于學習,走吧。”說完,他正要轉身走,忽又說道:“對了,你以后不要隨便跟其他人交流讀書心得。”

    應星辰愕然,問道:“為什么?”

    為什么?她竟然一臉無知又無辜地問我為什么?“不要問為什么,你就回答你知道了就行。”易書言聲音清冷。

    應星辰再度愕然,睜大眼睛問:“為什么?”

    易書言望她一眼,并不回答,轉過身便走了。

    應星辰趕緊追上去,拉著他的衣袖問:“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

    易書言突然停住腳步,一只手按著她的后腦,另一手捂著她的嘴,“不許問。”

    應星辰想要掰開他的手,但是力氣沒有他大,怎么也掰不開,她叫嚷著,但只發出“唔唔唔”的聲音。

    易書言低頭看著她這個樣子,忍不住咧嘴笑了。

    應星辰詫異地睜大眼睛望著易書言,這是他第二次這樣開懷地笑。上一次,還是放暑假時,他們坐在公園外的長凳上吃雪糕的時候。其實,他這樣笑起來真的很好看,連天上美麗的月亮和星空也顯得遜色了。

    易書言見她吃驚地看著自己,便用原本捂著她的嘴的手,使勁地在她的額頭上彈了一下,“干嘛這么吃驚的樣子?”

    應星辰“啊”地叫了一聲,用手摸了摸額頭,打了他的肩膀一下,叫道:“好痛,你這次彈我這么大力!”

    “很痛嗎?”易書言微微蹙眉,撩起她額前的劉海看了看,而后,他突然又用手指彈了她的額頭一下。

    “啊!”應星辰怒目瞪著他,“易書言!”

    易書言得意地看著她,“你好像是第一次叫我的名字。”

    “這不是重點!”

    “沒錯,重點是你痛過之后,可以記住今晚我吩咐你的事。好了,走吧。”

    應星辰白了他一眼,“不要跟你一起走。”說完,便徑自快速往前走了。

    易書言應了一聲:“好。”而后,便像往常一樣,默默地跟在她身后。

    應星辰走上了宿舍三樓,往樓下看了看,見易書言依舊站在燈下,她便對著他做了個鬼臉,而后再往寢室走去。

    易書言抿嘴輕笑一聲,怎么辦,她生起氣來的樣子,還是好可愛啊。

    應星辰回到寢室,搞好一切內務后,忽瞧見桌面上賈曉慧借給她的那本書,她覺得易書言似乎對這本文學巨著的評價不算太高,于是,她便拿起書看了起來。

    看了幾頁之后,應星辰腦子“轟”的一下,頓時瞠目結舌,臉也漲得通紅。羞澀不安,委屈后悔,氣惱無奈,無地自容,反正就是幾種情緒在不斷翻涌。最后,她只想找個地方,好好躲一段時間再出來,最好是幾個月甚至一年。

    艾我的瑪,這哪是什么文學巨著,我怎么可以把這種書拿給易書言看!慘了,他以為這書是我的,以為我有這種喜好!怪不得他叫我不要沉迷,讓我少看這種書。好丟人,我居然還叫他談感受,讓他跟我交流。怪不得我問他為什么不讓我跟別人交流讀書心得,他不但不回答我,還打我。怪不得他要在本子上寫那段話,還重復寫了好幾頁心如止水。

    心如止水?話說,易書言原來是個這么正派的人嗎?還勸我要專注于學習,倒是把我反襯成一個思想不單純,沉迷于看這種書籍的人了!好冤枉啊!

    應星辰內心憋屈,拿起手機走出了寢室,而后撥出了賈曉慧的電話,很快,賈曉慧的聲音便從手機那頭傳了過來,“喂喂,星辰,找我干嘛?”

    “曉慧姐姐,你借我的那本《蛻變》到底是怎么回事?”被你害慘了!

    賈曉慧興奮地問:“你看了嗎?好不好看?精不精彩?”

    “你……”應星辰攥了攥拳頭,“你干嘛騙我說它是文學巨著!”

    賈曉慧無辜地道:“它是文學巨著啊。你真該看看,學點技巧,以后跟楊凡可以用得上啊。”

    “我……”應星辰突然想起易書言描述這本書細節描寫很到位,她的臉突然熱熱的,內心一陣哀嚎,天啊,我太冤了我!

    “星辰,你過完今年的生日就是成年人了,不要這么害羞,咱們還學醫的呢,將來什么都要看。那書你好好讀一讀,多學習學習,知道嗎?”賈曉慧語重心長地道。

    應星辰喉間一哽,按著心口,沉默。

    賈曉慧又道:“好啦,還有什么事?”

    “沒了。”

    “那掛了,拜。”

    應星辰心情郁悶地拿著手機倚靠在走廊的石護欄上,而后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我并不排斥看這種書,真不排斥,因為我只是普通人,我有七情六欲,也不想裝圣潔的蓮花。但我不裝圣潔不代表我不要臉。

    今晚最大的問題是,我把書拿給易書言看了,還厚顏無恥地讓他談感受,結果被他教育了一頓。在他心里面,會怎么看我呢?覺得我這人恬不知恥,思想骯臟嗎?老實說,作為一個平日里品行端正的學生,我真的接受不了別人對我有這樣的評價。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