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為你穿越時光 > 88 一次偶遇
    選座位的時候,易書言和應星辰十分默契地坐在了一起,而陳文杰則獨自坐在他們對面。

    一坐下來,陳文杰便忍不住問:“書言,大姐,你們覺得這里怎么樣?”

    易書言抬眼望望四周,微笑道:“清新雅致,不錯。”

    應星辰望見身旁的易書言坐姿優雅,談吐得體,她自己便也正襟危坐,而后用一把低沉的,略顯老氣的聲音,故作深沉的說道:“嗯,書香氣息、藝術氣息濃厚,不錯。”

    易書言見她又在裝模作樣,想笑,又忍住沒有笑。

    陳文杰聽到他們都說不錯,便開心地道:“你們喜歡就好。點餐吧,你們隨便點。”

    點餐后,陳文杰隨口問道:“大姐,你最近在忙什么?”

    “我嘛?我就……”應星辰望了望易書言,“就照顧一下老大的起居飲食,陪他讀讀書這樣。”

    陳文杰笑道:“平時書言都沒跟我們一起去吃早餐的,他是跟你一起,是嗎?”

    “呃,這個……”應星辰心想他也不知道她的真實身份,告訴他也不要緊,便點了點頭,說道:“是啊,我每天都會幫他準備早餐的。”

    原來他們每天都一起吃早餐的。陳文杰微笑道:“哦,原來是這樣。”

    他們又閑聊了一陣,便有兩道菜被服務員端過來了。可這個看上去有點失魂落魄的服務員在將第二個菜盤子往桌上送的時候,沒有抓穩,菜盤子一歪,整盤菜即將跌落在應星辰的左肩上。

    眼明手快的易書言立刻一手將應星辰往右推,另一手支住了菜盤子底端,整盤菜方穩住了沒有跌落。然而,因為這些菜差點都要落到應星辰身上了,易書言對此很是不滿,便嚴厲地道了一句:“你小心一點!”

    服務員像回了魂似的,馬上用雙手抓好盤子,一邊道歉,一邊將菜盤子放到桌面上。“對不起,對不起,這位客人,你的手沒燙到吧?”

    應星辰一聽,緊張地將易書言的手拉過來一看,見他的手指已被熱辣辣的盤底燙得微微泛紅,她不禁眉頭緊鎖,心疼地道:“老大,你的手都紅了!”她的目光快速地往桌面上掃了掃后,將一條用來擦手的濕冷毛巾拿過來放在了易書言的掌心上敷著。

    陳文杰也十分擔憂地看著易書言,問:“書言,怎么樣?要不要我出去給你買點什么藥涂一涂?”

    應星辰:“是啊,痛不痛?”

    易書言原本還在生氣,可見到應星辰那副為他憂心的樣子,他的心立即便明朗起來了,他輕輕地搖了搖頭,柔聲說道:“沒事,我沒事。”他見服務員仍局促不安地立在一旁,便抬起頭,冷冷地對她道了聲:“沒事了,下去吧。”

    服務員又道了聲抱歉,而后便耷拉著腦袋走開了。

    這時,應星辰仍托著易書言的手,變換著毛巾的位置來幫易書言敷著手心,陳文杰不禁抿嘴笑了,他們倆一定是在談戀愛,好相配,真好!

    過了片刻,易書言微笑道:“行了,不疼了。先吃東西吧,不然菜都要涼了。”

    “嗯,吃吧,我幫你夾菜。文杰,你也吃吧。”應星辰說著,便往易書言碗里夾菜。

    三個人愉快地一邊用餐,一邊閑聊。

    過了一陣,有人陡然掀開了他們的簾子,那不是服務員,是王子安。王子安驚喜地叫了起來:“易少,真的是你們!我就說聲音怎么那么熟悉,洛彬,你看,真是他們,哇,連陳大姐都在,你們聚餐都不叫上我們!”

    王子安與洛彬的出現,讓易書言他們三人皆是一愣,默了片刻之后,易書言方道:“哦,你們也來這里吃飯。”

    王子安似乎對此番相遇甚感歡喜,“是啊,一起一起。太有緣了,易少。你不知道,我們在門口遇到蕭雨學姐和曉敏學姐了,你看,是不是天降的緣分?注定大家是要一起吃飯的。”他話中的意思,大家都懂,他說的有緣分,指的是易書言和蕭雨。

    他話音剛落,一只白皙玉手便掀起了布簾,蕭雨漂亮的臉蛋倏然出現在他們面前,她抿起嘴露出個迷人的微笑,而后開口道:“書言,這么巧?”

    真是蕭雨!應星辰睜大眼望了望蕭雨,又望了望易書言。

    陳文杰看著他們幾人,不禁倒吸一口冷氣,暗暗為易書言捏把汗。

    易書言倒是氣定神閑,處變不驚,他淡淡地回了一句:“是啊。”

    王子安咧嘴笑道:“大家都別站著了,快坐下吧。”他指著與易書言相鄰的那一排座位,說道:“蕭雨學姐,你們坐這兒吧。”而后,他自己又拉著洛彬坐到了對面。

    唐曉敏也非常識趣地坐在了左邊,將右手邊與易書言相鄰的那個座位留給了蕭雨,蕭雨便順理成章地坐在了那里。

    應星辰突然想到,這一餐原本是陳文杰說要請他們吃的,可突然又加入了四個人,那到時候該怎么算才好呢?

    她正想著,卻聽到王子安開口說道:“今天這么高興,易少,這一餐就由你來請客咯!”

    易書言對此似乎并無異議,他抬眼看了看他之后,便應了聲:“可以。”

    這時,陳文杰想說什么,可易書言卻搶先對他道:“沒事,這次先我來。”

    易書言知道王子安是為了撮合他和蕭雨,才讓她們都過來一起吃飯的,所以,這一餐由他買單,他也覺得理所應當。雖然,他原本對王子安的這個安排也頗為不悅,不過轉念一想,又覺得可以順水推舟,趁此機會讓大家知道他對蕭雨已經毫無感情,因此,便由得他了。

    王子安見易書言爽快地答應了,便對蕭雨說道:“蕭雨學姐,你看我們易少,永遠都是這么大方慷慨的。”

    應星辰瞥了王子安一眼,這個王子安,還挺賣力幫老大的嘛。剛剛我還想著這機會千載難逢,猶豫著要不要冒著又被老大訓一頓的危險,再幫老大一把。現在有這個王子安在,看來我是完全不用出手了。對,啥都別做,免得又惹他生氣了,自己遭罪。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