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仙俠 > 仙界巨擘系統 > 第343章
    “大殿下,皇上說了,您最近可以休息那么段時間去完成個事兒。”說的中間似是在考慮說辭停頓了小許會兒方才繼續說著“皇上讓您完成去稷下修行之后方可回京歇息。”說完抬起頭瞧了眼他的神色才又補充說明“抱歉,是六擅作主張向皇上提的建議,但我覺得您應該會喜歡的。”像是回想起什么一樣六不禁帶著沉迷的神態點點頭肯定著不會讓姜刻失望。姜刻點點頭表示著知道了后耐心認真聽完了一些關于修行的囑咐需要注意的事項之類的話才得知六不會一起陪同他去修行,說是已經報完了恩要走了“那么祝您一路順風,萬事如意,您也算是我的恩師,有什么需要幫忙的盡管來找我。”接受著正人君子那些教育什么的他對于這種保護了他幾年的行為表示感謝,六也算是他的心靈導師,這幾年也不是那么枯燥無味,如是,他許諾能幫的一定幫。心靈導師六離開皇宮之前已然幫他打點好出發修行的一切事物,心中感謝自是不用言說就已經被六給看出擺擺手表示著不用謝之類的。乘坐上六雇的馬車一路顛簸著,路上認真回想著六所說的話想從中得到一些關于修行的線索,原本顛簸著的馬車突然停下,外頭的車夫掀開簾子探頭進來告知情況,原來是那路不知道怎的突然看不清了,車夫怕出岔子才停下馬車詢問是否要往回走,他眼眸光色暗了暗像是發現什么才回過神回著那車夫。“不必了車夫,這是路費,辛苦您了。”完美禮貌的表示感謝之類的后遞過一路的一袋銀子路費后囑咐著車夫回去路上注意安全,順利收得一份民心。

    幼時被父皇贈送的那個長蕭他一直有隨身攜帶著掛在腰間,有時感到無趣時可以chui xiao解解悶,堅不可摧又能充當武器,是皇宮中不可多得的好寶貝,這樣的寶貝他不知道其他姊妹是否也擁有。說是不可多得但是皇宮中所有的武器全部都可以說是不可多得的寶貝,所以也沒什么好詳細說的,材質是上好的大理石所打造而完成,撫摸蕭身是明顯能感受到涼涼手感,舒適不磨手。下了馬車后站在原地仔細觀察了片刻,前方區域肉眼可見的只有一片白,其他什么顏色的東西沒有看到一樣。

    他雙手背在身后緩慢踱步前行著,到那終點時他心里面暗自慶幸這一路上順利無阻沒有什么坑坑洼洼會讓他失步摔倒的東西。那終點之處他模糊的看見有個光影正在那中心之處,他雙眼微微瞇著,腰間另一半邊別著的扇子早早被他取下打開拿在手中遮著自己的下部分臉,充滿疑惑戒備的他在那光影開口之際才放下心中的戒備解開了疑惑,許是察覺到他的到來那光影開口道“歡迎來到上京桃源,我是這里的陣靈,也是你們的主考官。”聽到那光影的話想開口仔細詢問看看能否得到新的線索好有助于這次的,考試?他不是沒有發現那光影的那句話中的‘他們’的們這個字,說明來到這里考試的人不止他一個,他興奮的想摩拳擦掌高呼一聲,但是王室教育不允許他有這種平民般的舉動他只好在心中暗自興奮著。想開口詢問得到線索的想法在下一刻被打斷,他張了張嘴卻是感到無法發出聲音,他只好做罷聽到那光影的下一句話。

    “上京一場大夢,我是這夢中之人。”他善于動腦從這句話中自己猜測著會不會是扮演什么的,他的猜測不會得到回答,他感到身邊的景象正在發生著改變。

    再一次睜開眼睛時除了腦袋里只感到星星點點的不適眩暈等癥狀外腦袋內還多了一份本就不屬于他的回憶,他眼眸光色微亮心中那昏迷之前的猜想得到了回答,這場考試以扮演人物完成原本的事情為主……扮演者大概要求可能是,不能扮演的不像扮演者扮演的人物本身性格什么的……他大概抒理清楚了。

    他觀察著四下的環境,自己面前放著一杯茶,他本人正一個人坐在茶桌前,四下的環境大概是在什么小茶館內,他暗自松了口氣不用為一下就暴露的可能做準備,沒人在身邊既是好事又即是壞事。原先的身體發絲是被仔細挽著的,目前這具身體他只感到臉龐被風一吹似乎有發絲輕輕刮著他的臉蛋,他只感到有些不習慣以外沒有作出任何舉動。

    “溫柔……神醫……天毒之體啊。”心中又仔細回想著已得知的情報“看來是個厲害人物,可萬萬不能出錯了。”清晨師父吹哨的時候比以往早上許多,身為影衛自真刀實qiang的拼殺中磨練而出的神經總是繃著一線,悄無聲息睜眼翻身下床本就是和衣而眠此刻自然免去了繁瑣的更衣流程伏身行至哨聲所在,早便等在那里的師父眼眶底下泛著青黑卻神情冷肅,面對迅速集合的影衛列隊宣布了消息:那位殿下要外出修行了。

    :殿下可以外出修行,我們卻不可令殿下陷于哪怕一丁點的危險之中。師父的語氣慣是如此斬釘截鐵不容反駁,即便面上帶著草掩飾的倦色,話語間也自有刀qiang劍戟腥風血雨,他以凌厲的目光掃視全場,不容置否的點道:三、陸,跟緊殿下保護好他,這是你們此行的任務。

    被點到代號之時便上前屈身單膝跪地垂首待命,凝神靜聽師父敘述此行目的指尖突然過電似的的微微一蜷,平平淡淡頷首應下自懷中翻腕取了秘銀面具覆于面上掩去真容。以往師父只會負手目送,此次不知緣何,在將天地入鞘之際竟多得了他一句凝重囑托,管中窺豹覷見平靜海面下的洶涌暗流竟是隱隱升起了不安之感,但無論如何不能宣之于口。沉聲應是提天地揣思歸背上簡陋包裹同叁遠遠對視一眼,便熟稔的按照師父給的輿圖悄無聲息的尋見了殿下的車駕,影衛自當匿于陰影之中,只不遠不近的保持距離綴在馬車后尾也不露面,一路竟也平安無事。直至極佳目力遠遠眺望卻不辨事物輪廓,視線受阻于亮得刺目的綿延白光再難往里探究分毫,欲知此為何物便必需得親身去試了。對此倒無太大遲疑,遙遙給叁打了個靜待探查的手勢后驟然發力運起輕功短短幾個呼吸間便遠遠的超過了馬車,搶先一步落于那白光之中。

    手提天地劍鞘即便炫目光芒刺得眼睛干澀仍是固執的睜眼小心摸索,這白光之內倒是無甚異樣似乎對人也沒什么影響,看來只是裝神弄鬼的把戲。心下暗自有了判斷便返身欲走,倏的輕緩的笑聲自白光深處響起,方才分明還遠在那端的聲音下一刻便幽靈鬼魅般的貼近耳際,曖昧的好似"qgren"間的耳鬢廝磨,腕壓劍柄面無表情牙關緊咬,全身似乎落入了無形的禁錮之中不得解脫動彈分毫都是妄想。這就是打算用來對付殿下的手段?是埋伏還是陷阱?二者似乎都不像。那神秘聲音的主人這才慢慢悠悠補完全句,聽得眉頭微蹙還未來得及解釋自己前來不過所為探查,意識便被突然涌現的狂猛吸力扯進了破碎的深淵,臨前所思不過如此:完了,如果能活著回去的話叁那個家伙一定又要大肆嘲笑我了,會跳腳罵街也說不定。

    那人聲輕笑道:上京一場大夢,我是這夢中之人。

    出乎意料的是居然還能重見天日,在隱約窺見光線的瞬間驀然睜眼,陽光刺激習慣黑暗的眼睛惹來一陣刺痛驅走了最后殘留的昏沉感。難以避免的愣怔片刻小心伏低身體打量周遭環境,無論是精致的雕刻還是爐中燃燒的熏香無不證明這是一個富貴之家,而自己也非影衛陸了,新獲取的身份信息與原主的記憶潮水一樣強行割據了大腦的一半,將思維生生涇渭分明的切割開來,屬于影侍陸齊麟遠的思維鎮定卻茫然,而屬于原主的思維活躍興奮,似乎是有什么事要發生。抬手看了看指上厚薄不一的繭子,仍是人身不錯,不過——抬手于鏡面前揮動兩下,隨著頻率搖擺分分明便是一只白貓的前爪。

    ……貓狗是用來訓練冷漠的道具,待這副軀體全無好感,凝神將那原主的思維與記憶當作話本在腦海中草草翻閱,恰逢此刻那與記憶中一般無二的身影在遠處步上了馬車,約莫是要前去退婚。眼下也不知有何可作,不如索性便跟去尋個突破口。短短一瞬作出判斷,即便知曉自己如今在旁人眼中不過是貓,潛意識里仍有隸屬影衛的謹慎與警惕,環視四周四下并無可疑人等,便跟著這劇中的主子上了馬車。劇中主子名喚葉良辰,按原主的記憶看,此時多半是要前往龍家退婚了。

    人情世故不過略懂,真要交涉便顯拙劣,幸而如今自己不過一只貓毋須思考那種東西,葉良辰與那龍府門童溫言之時便抄著胳膊倚在一旁的門墻上。自己是突然被卷進來的,不知叁有沒有將此地危險的信號傳達給殿下,若是殿下也誤入此地究竟會化身為何人,千般思慮涌上屈指扣按鼻梁緩緩吐出一口氣算是排除雜念。既來之則安之,靜心之后再去打量那原主的主子,奇也怪哉,無端面熟,像是個見過的。

    無足輕重。淡淡疑慮不過一閃而逝便被拋諸腦后,只待他請門童通傳龍家家主,進門再探詳情了。自幻境起那絲若有若無的聯系便牽動緊繃的神經,強自按捺潛意識中煩躁情緒的涌動將規訓默念了兩遍清心定身,這絲牽絆的來源要么便是原主所有,要么便是這幻境給予本體搭檔提示。蹙眉闔眼在大腦中將原主的記憶翻閱而過,除了葉良辰外一只家貓似乎也沒有別的牽絆之人了,緩緩睜眼抿唇不語凝神思忖。既然牽絆不是來自原主,那這指引的究竟是叁還是殿下,或者兩個都在?

    嘖。不論是哪個都不是值得慶賀的好事,影侍之中叁射術最精,但近身搏斗則要差上一籌,與人相斗怕是要落了下乘。至于殿下更是此次出行的重中之重,半點損傷都有不得。思及此處心有定論,頓了一頓看在原主的份上還是準備回身同葉良辰知會一聲。本欲直接啟唇發聲卻又思及自己在外人看來該是只小貓,貓平日里是個什么模樣?茫然的試圖搜索出相關信息卻只自腦海中翻出了貓狗臨死前的餅臉毫無參考價值,只得俯身蹲下硬著頭皮捻住人袍角扯了扯,身體僵硬的轉了個朝向揚了揚下頜,再無法飾演貓這個角色也無心去看那葉良辰是個什么反應,輕功運起飄飛身形似離弦之箭一霎便逃開了。

    循著那撕似有似無的牽絆奔馳許久,最終定格在了茶館之中,朝里頭探了探首環顧四周尋見關聯源頭,卻也不急著上前相認只立于門外靜靜觀察人神態舉止。思考的模樣抿茶的模樣,只此兩個動作入眼便下定論短來者絕對不是叁,那家伙不會喝茶,那便是殿下了。緩緩吐出一口氣提步邁過門檻有意無意的繞著茶館內緩步走了兩圈,方才慢慢吞吞的湊至那人桌旁在要不要開口出聲之時糾結一瞬,抿了抿唇心念電轉影侍的意思自然是暗中護衛,但此地此刻情況非同小可,有些暗牌也必須待殿下攤到明面上了。

    自己也知貓身單膝觸地太過詭異,索性便蹲于地面垂首待命,沉聲開口道。

    “就此別過吧,爹爹”陽光之下那人看了看身后之人笑容溫和但是聲音卻也十分堅定。看見她的笑容時后面的人似乎有一點點不忍了“雅兒……在以后多注意安全”思考許久許久卻也只說出來了讓雨雅多多注意的話來。

    :殿下,影侍陸護駕來遲,還請恕罪。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