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三界妖靈 > 第三百七十六節 奇跡
    片刻之前,所有人都覺得李平已經是強弩之末,已經是即將要落敗,從原先的勢勻力敵可以相互抗衡,到只剩下勉強防守甚至是被壓制的步步后退,那種感觀上的差別足以讓人看出他的靈力消耗巨大,已經是難以為繼了。然而轉眼之間,那璀璨的光盾便是將他們的想法給徹底的推翻,此時的李平,又哪里有不支的情況?又哪里有落敗的跡象?當他以那種匪夷所思的情形消失在袁青城的面前之時,所有人便是已經知道,這一切不過就是他所精心準備的騙局,先前的頹勢更是他所刻意營造的一種假象。

    光盾驀然間成型,帶著驚人的光亮刺眼奪目,面對著袁青城近乎本能的兇猛一擊,李平此時不退反進,以一種驚人的態勢主動的撞擊了上去。

    “轟”的一聲巨響傳來,那光盾在被袁青城的拳頭擊中之后,猛然間發出一聲巨響,然而李平前進的身軀卻是沒有停頓,繼續的瘋狂沖撞了上去。眼看著就要撞擊在袁青城的身上時,那位袁師兄的另一只拳頭已經是直沖了過來。

    “轟”再一聲悶響傳來,直打的光盾一陣搖晃,只是兩拳之后的袁青城根本阻擋不了李平那種如同“人肉炸彈”一般的沖撞,轉眼間便是被那光盾給砸在了身上。固然袁青城身為體修一身鋼筋鐵骨,根本不懼于這樣的強行沖擊。但那巨大的力量從光盾之中傳來,卻是讓他不由自主的連退了數步,轉眼間便是退到了對戰臺的邊緣之處。如此情形自然是引來觀戰眾人的一陣驚呼,在他們反應過來臺上發生了什么事情之后,那種瘋狂的吶喊之聲,可謂是響徹了整座天樞峰。

    袁青城勃然色變,猛然間明白了過來李平的想法,原來他倒是與自己存著同樣的想法,想要通過不斷的攻擊將對方給擊落下臺,以此來贏得最終的勝利。只是這個李平未免想的過于簡單了吧?以為光靠力量便能擊敗自己嗎?穩住身形之后,眼看著已經退到了邊緣之處,袁青城驀然間運起全身的力量朝李平壓去,身為體修的強大力量,頓時讓他穩住了身形逐漸的重新占據了上風。然后他更是緩緩的轉動方向,將李平反朝對戰平的外緣推去。

    如此一來,臺上的情形直接變成了兩股最為原始力量的對拼,又哪里還像是兩名修士在斗法,分明是兩個武士在用自己的本能力量來壓制給擊倒對方,形勢的翻轉實在是讓人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生怕因為一時的疏忽而錯過了精彩的較量。

    一塊邊緣處的碎石被驚人的重力給壓迫的粉碎,化為石屑從對處戰上分離了出來,朝下方的地面上落去。如此情形之下,沈同已經踩在了對戰臺的邊緣之處退無可退,他甚至在如此情況下他能朝下面看了一眼,對戰臺懸空于平臺上,并不算高,卻是給人一種頗為神秘的感覺。

    然而此時沈同心理的想法便是,從這里摔下去,以修士經過靈力改造的身軀,應該是不會出什么人命才是。事實也應該是如此,連番的大比被擊落下對戰對的修士不在少數,似乎也沒有聽到有誰活活摔死這樣的事情發生,然后便在他這邊廂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前方猛然間一股巨力傳來,那袁青城根本是不會放過任何的機會,硬生生想要將從這里給推下去了。

    便在這時,李平突然再度一笑,然后整個人瞬間消失,這一次他以更加驚人的速度出現在袁青城的后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轟然撞擊在了袁青城的后背之上。正將全部的力量都用在雙手之上準備硬生生將李平給推下去的袁青城,在當面頂住他的那股巨力消失之后,身軀本就隨著慣性不由自主的往前撲去,未等他趕忙的穩住身形,那從背后出現的推力,直接讓他再也控制不住身軀,硬生生的摔落了下去,等到他好不容易在半空之中調整好身軀不至于摔的狼狽不堪之時,整個人已經是站在了平臺之上,只能仰望著那高高在上的對戰臺,和那只能看到一些衣角的身影了。

    “袁師兄居然敗了?”

    “那個十層修為的李平最后勝出了?”

    “我不會是在做夢吧!”

    ……

    四下里經過那么短暫的平靜之后,徒然間亂成了一團,所有人都不可思議的看著對戰臺上,看著那個平靜的站在那里的年輕人。數天前,當他們聽聞居然有十層修為的修士報名參加大比的時候,所有人的想法便是這里哪里冒出來的不怕死的家伙?難不成根本不知道大比的殘酷?不知道所有宗門之中最厲害的弟子都會參加?第一場比試,當這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家伙出現在對戰臺上之時,所有人都等不及的要看他的好戲,看著他如何被那些實力高強的師兄給轟下臺來。

    人便是這樣,往往面對困難的時候,自己沒有勇氣去面對不說,還總是會去嘲笑那些敢于挑戰困難,勇攀高峰之人。甚至內心之中還會嘲諷幾句,巴不得要看看別人的笑話。若是那人果真失敗了,那他們的內心之中便會感覺非常的愉快,露出一副果然如此,自己的猜測是如何的正確這樣的表情。但對于那些成功了的人,往往又會去羨慕人家的處境,會以他有這樣的條件,那樣的條件這類的說法,對于旁人當初的勇氣和決心,卻是選擇了遺忘。

    一場場的比試,一次次的勝利,這個當初幾乎被所有人嘲笑的家伙,用一場場勝利回擊著眾人的嘲諷,用一次次擊敗對手來回應著這些人的無知。直到今日,沈同依舊是如往常一般的站在對戰臺上,但天樞峰上那無數的弟子看向他的目光卻是充滿了火熱和渴望,渾然忘卻了自己當初是如何的鄙夷,是如何的不屑,又如何的期盼著能看他的笑話。

    “大比最后一場比試,勝者搖光峰李平!”執事長老終于是暗自長吁出一口氣,宣布了這場比試的結果。看了看已經開始黑沉下來的天空,他實在有種如釋重負之感,這場耗時長達數個時辰的對戰,終于是分出了勝負,對他來說,這可實在是一件再好不過的事情了。否則的話,如此這般連夜鏖戰的事情,還真是對他們來說是一場驚人的挑戰。

    隨著這聲話音落地,終于回過了神來的眾人,也是驀然間發出了更加驚人的歡呼之聲,對于他們來說,此番親眼見識這場對決,不光光是一場宗門大比,對他們來說更是新眼見證了一個奇跡的誕生。尤其是對于那些一直以來將大比視做十一層十二層弟子專屬比試的弟子來說,此番李平的奇跡可以說是為他們點燃了一盞燈,讓他們在黑夜之中看到了希望和方向。對于他們來說,十年以后的宗門大比,他們將不再是看客,不再是吶喊助威者,或許自己努力一下之后,也有機會像眼前的李平一樣,成功的脫穎而出?

    “李師侄,真是恭喜了,果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此次玄冥洞之行,最后一個名額便是由李師侄獲得了,十日之后,李師侄來此地集合,可莫要錯過了出發的時辰,明日會有專門的執事長老前往搖光峰跟師侄講述玄冥洞的一些相關事宜,師侄到時候可要認真記錄,切不可誤了大事啊!”比試臺上,那名執事長老一臉笑意,其神情看起來格外的親切。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