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 > 第五百七十章 第一少的禮物!
    “是啊,到了現如今的這一步,你我兩個族群,已經注定了要被犧牲的命運,無可逆轉。”貓祖的笑容如同要哭一般:“那可是滅世策!滅世策啊!其他的幾位兄弟,為什么會同意這個計劃?”

    狐皇慘笑一聲:“這沒什么可奇怪的;每個妖都有自己的立場,自己的底限,只要犧牲了我們,他們的族群就能夠保得住。我想,早在這個計劃開始之前,他們應該就已經暗中籌謀很久很久了,該搬家的,該遷徙的,都已經挪地了。”

    他喃喃的說道:“不錯,之前那么多的族群都開始移動……我還以為只給海族行動讓路,卻沒有想到,后面還跟著這么一個為之喪心病狂的計劃……”

    “這個計劃,最少已經布置了十年以上的時間……”狐皇嘿嘿冷笑:“我…自詡為妖族智者,算無遺策…卻連一點點的風聲都沒有收到,可悲,可笑,可恥!”

    貓祖與狐皇對望一眼,都是無聲慘笑。

    “狐兄,當年太子傳言甫一出來,再加上狐族所處的地理位置,早已注定了被犧牲的結局!”

    貓祖道:“而我,是當年的事情……無話可說。”

    狐皇哼了一聲:“百億生靈,可不僅僅是海族的百億生靈!至少還需要百億生靈,一同滅亡在這滅世屠刀之下,才能湊夠血煞之氣……海族出了百億生靈,另外百億之數何來?”

    貓祖冷笑,臉色愈發的難看起來。

    “陛下,城外大水又開始增長了!而且這次的增長幅度更快,外圍的部分火山,開始冒煙噴發了!”

    這時,有狐族侍衛前來稟報。

    “開始了!”

    兩位皇者一聲長嘆。

    噩耗始傳,不過是個開始,方興未艾,狐貓兩族之沉淪不復,將由此起始嗎?!

    ……

    云揚拿出空間戒指,想了想,終于沒有即時打開,反是將計靈犀與上官靈秀兩女叫了進來。

    兩女還都是通紅著一張俏臉,上官靈秀更是連看都不敢看云揚了,倒是計靈犀氣呼呼的瞪著眼吼道:“干啥?!”

    云揚摸著下巴,道:“靈犀啊……我看到你貌似被鳳皇打傷了,要不要緊……”

    計靈犀怒道:“怎地?現在才想起來我么?”

    云揚有些遐想,道:“你知道么,我看到你受傷的那一刻,我高興得差點跳起來!……”

    兩女一起傻眼了:“……”

    打死她倆也想不到云揚竟然會說出這么一句話——這句話簡直是太沒良心了。

    計靈犀更是陡然升起一種想要殺人的沖動!

    你聽聽,這是人話嗎?

    我,你的妻子,遭此世頂峰強者重重一擊,差點沒被打死了,你居然說你高興得差點跳起來?!

    你是不是想死,想死你可以直說吧,用不著這么氣人,你直說啊!

    卻聽云揚又自慢悠悠的說道:“這是事實在說明……只要我的修為再往上漲一些,就能攻破你的自動防御了,也就是說……”

    說著說著,某人露出來一種非常猥瑣非常下作非常招人煩非常欠揍的笑容,托著下巴,色瞇瞇的望著計靈犀,眼珠轉動,顯然遐想無限:“嘿嘿嘿嘿……”

    計靈犀怒極恨極,七情上面的一張俏臉頓時變得通紅,好像一塊大紅布,齜牙咧嘴道:“你?你還早著呢!就憑你的修為,再練一百幾十年吧!哼!”

    云揚嘿嘿一笑:“一百幾十年?!呵呵,我其實也不是很著急……畢竟我還有靈秀姐呢,只可惜啊,有人要等不及啦……”

    無辜躺槍的上官靈秀步了計靈犀的后塵,頓告面紅耳赤,狼狽地站起身來,怒道:“你們倆說你們的,帶上我做什么?欺負我現在打不過你唄?!”

    同樣被說著急的計靈犀表情轉為暴怒,撅起了嘴:“我才不找你呢,我才不稀罕你呢,我才……”

    說著說著,突然想起來自己本來可以獨占云揚的,就是因為這該死的護體白光,白白的耽誤了許多時光,浪費了許多次機會,最后還多了一個姐妹,非但沒有一人獨占的,連頭籌都能拿到,甚至頭籌根本就是自己送出去的,玉成的……

    即便是現在,還不知道要再過多長時間,才能解此桎梏,只要想想每天看著云揚往上官靈秀房里鉆,那心情……

    不由得眼圈一紅,淚光登時盈盈了,全無征兆的哽咽道:“我命好苦……哇……”

    居然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上官靈秀急忙上前安慰,一邊怒瞪云揚,柳眉倒豎,杏眼圓睜。

    云揚手忙腳亂,道:“哎呀,你這怎么還哭上了……這也不怨我啊,我也不想這樣啊,可是我沒辦法啊……”

    “要你管要你管要你管!”

    計靈犀只是哭。

    云揚眼珠一轉,道:“我叫你們進來,是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我這次至尊天閣之行,意外多了個結拜兄弟,他送了我一些東西,說是給弟妹的禮物……我還沒看過……”

    計靈犀怒哼一聲。

    區區禮物就想要轉移我的注意力?不知道本小姐現在正在傷心么?

    癡心妄想!

    上官靈秀也道:“我們才不稀罕什么禮物。”

    這句話說得倒是不假,兩女還真的是不稀罕。要知道現在以兩女的身家,實力,環顧整個玄黃界,任何的東西都是手到擒來,哪里還有什么看得上眼的禮物。

    云揚拿出黑色空間戒指,喃喃道:“真不要么,我可感覺我這位大哥的手筆很是不小呢。”

    畢竟是星空強者,又是他主動提議結拜的,不好的東西不好意思往出拿吧,再說也丟份兒啊!

    打開一看,果不其然——空間內中首先映入眼簾的乃是兩口劍。

    這兩口劍乍看起來遍體盡墨,不見絲毫光澤,也就是造型較為纖秀,還能夠看出來是送給女人的物事。

    很明顯,這就是為計靈犀與上官靈秀準備的。

    “他果然對我的情況了如指掌,但是這兩口劍怎么看怎么不顯眼呢。”云揚心中念叨了兩句,,信手將兩口劍拿在手中,可是上手之瞬,異相陡生。

    這兩口劍看起來是好似通體墨色,毫不起眼,但是拿在手中,不過一轉之間,卻顯七彩紛呈,落英繽紛,而且光彩對敵不對己,盡都指向彼端,若是正與敵人對戰的話,對敵者難免會被這紛亂華彩所擾,被晃花了眼睛勢所難免。

    那黑劍乍現異彩之余,更加造型優雅映襯的淋漓盡致,端的是造物玄奇,完美無瑕,而雙劍在手的云揚,猶有更多一層的體會,那就是這兩口劍,掌之渾如無物,如同自己手臂的一部分無異。

    云揚隨手一揮,并未灌注以玄氣,但劍鋒過處,早有一道空間裂縫隨劍而現。

    兩女見獵心喜,哪里還顧得上自己剛才說過什么,一人一把,劈手就搶了過來,盡情地揮舞實驗,輕輕的玄氣一催,便有一道劍芒激射,氣勢磅礴。

    “這其中,似乎尚有劍魂在等待喚醒……”計靈犀驚呼一聲,道:“這……這是擁有完整靈魂的靈劍!這……這太……”

    “這等絕世神兵,起碼可以將我的戰斗力提高三成,至少三成!”

    上官靈秀也是識貨的,這樣子的神兵利器,在整個玄黃界根本就是絕無僅有的存在,即便是云揚出品的那些個逸品神兵,也不堪比擬!

    云揚一看就明白了。

    自己這位結拜大哥豈止是果然手筆不小,這兩口劍,哪怕是放在星空世界,都該屬于逸品以上的水準了,就兩女舉手投足隨意擺弄所展現出來的殺傷力,都是強大至極的。

    莫說綠綠精煉的那些個兵器比不上,就算自己的天意之刀……嗯,自己的天意之刀肯定還是更勝一籌的……畢竟自己的天意之刃乃是隨著自己成長,自己成長到什么地步,天意之刃就會隨之成長到什么相同地步,時時與之契合的夢幻逸品。

    不過這兩把劍肯定也已經屬于絕世逸品級數。

    計靈犀與上官靈秀拿著兩把劍愛不釋手,已經開始商量著對練熟手了。

    云揚繼續檢查戒指。

    那枚墨色戒指之中,除了兩把劍之外,還有兩件兩件長裙,兩個小背心。

    關于這兩套衣服附有神念說明:刀槍不入,水火不侵,點塵不染,可以免疫星空大能之下的一切傷害。

    云揚閱罷不由眼睛一亮,快手快腳地將衣服拿出來,讓兩女換上;兩女依言穿到身上之后,發現這兩套衣服赫然擁有自我辨識之能,可以自行隨著體型收束,確保呈現人前的形象是最佳的。

    更有甚者,這衣服居然也有真靈依附,換言之,這件衣服是需要認主的。

    這個可就有點變態了,綠綠收無數奇金異鐵,淬煉精華,煉制許多神兵利器,其中隱蘊靈識的,不算如何出奇,但就只局限于兵器,并無任何一件兵器之外的物事,無論衣服鞋帽盔甲全都沒有,即便云揚身上的慣常紫袍,也就是質地稍好的普通貨色而已。

    九幽第一的這兩件套裝一送,直接就把云揚給比下去了。

    計靈犀皺皺眉,似乎想起了什么,驚呼一聲道:“這衣服的質地分明是星光蠶抽絲……暈;星光蠶絲極為難得,據說一件衣服只需要編入幾條縱橫線,就可以刀槍不入,萬法不侵;更擁有隨著周圍光線隨意變換顏色的特性……這兩套衣服居然從上到下全部都由星空蠶絲制成!沒有一根外物摻雜,這已經不能用大手筆來形容,這分明就是奢侈,太奢侈了,奢侈到了敗家的地步!!”

    上官靈秀詫異道:“靈犀你還真是真人不露相,竟然知道這衣服的來歷,我就不知道。”

    上官靈秀曾經跟隨梅姑姑學藝,眼界之高猶在云揚之上,可是她都不知道的東西,卻讓計靈犀給辨認出來的,端的怪事。

    計靈犀面紅耳赤,辯解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反正就是在看到的時候,自然而然的想起來了,好像是在什么地方見到過,可是我又哪里見過這等神物。”

    云揚的眼神隱秘的閃爍了一下。

    除了兩口劍,兩套衣服之外,那戒指之中還有九枚果子;一種造型很是古怪的果子,乍然看過去,就好像是一個太陽一個月亮湊到了一起也似。

    大抵就是半邊通紅滾圓的果子,似乎隨時隨刻都在散放熱量一般,另外半邊卻是一個彎月的形狀,散發著清冷的光輝。

    依照神念留痕所言,這果子名叫日月同輝果,為星空靈根日月樹所產,此樹每輪就只蘊果一枚,萬年開花,萬年結果,再得萬年方始成熟。

    換言之,這果樹經歷三萬年歲月就只結果一枚,而且必須果實成熟之后迅速采摘,就只有一刻鐘的空隙,一旦錯過,就要再等三萬年時光!

    這里共得九枚,那么最最保守估計,就算有九棵果樹,怎么也得耗時三萬年的歲月,才能湊齊這么多的果子!

    此果如此難得,功效自然也大得驚人,食之長生不老,青春永駐不過末節,真正難得的是,這種星空異果,每一枚果子都可以令服用者躍進一個大境界的修為。

    一個人的一生之中總共可以吃三枚,三枚之后,就只剩下口腹之欲而不會再有修為增長了。

    而有大緣法此到三枚果子的人,除了修為大進之外,還擁有靈魂永固,不死不滅的特性,以及瞬間挪移的異能。

    也就是說,當事人哪怕是被人將身體砍成碎渣,靈魂也能瞬間逃走,不死不滅。

    只待假以時日,便能再塑本源,恢復巔峰修為!

    這果子的使用方法并不為難:大抵就是在服用第一枚之后,利用三個月的時間消化半數的藥力,在另一半還沒有開始消化的時候,再服用第二枚,如是再半年之后,再服用第三枚。

    如此三枚疊加,可以讓人在三年時間里連續突破三個大階位;而且還是沒有任何副作用,不影響后續精進的突破,與自己勤學苦練水到渠成的修煉突破無異!

    “沒想到天底下竟然有這樣的神異果子,這才是真正的好東西!”

    云揚看著果子,眼睛發亮。

    這里共得九枚,自己與兩女正好一人三枚,剛剛好!

    自己這位結拜大哥不但是大手筆,算計得亦是精確……

    云揚拿出果子,跟計靈犀與上官靈秀如此這般的解釋了一番,兩女登時眼睛發亮,尤甚之前!

    兩女現在就已經是圣人高階,若是再突破三個大階位,該當臻至一個什么境界層次呢?

    “此果之運用講究一個按部就班循序漸進,有一個緩沖時間,非是如其他靈藥那般的一步登天的,唯有一點點的將將藥力化開,才能真正將藥力融為己有,為己所用。”

    云揚笑了笑:“若是吃下去之后接著就藥力極端爆發,得是多么強橫的藥力,那可是一個大境界的突破,即便是我們也未必承受得住,縱然承受住了,也難免流失相當部分的藥力。”

    “咱們可以依法先吃一枚,三個月后,再吃第二枚。我想這三個月之內,實力會與日俱增,修煉效率遠勝平日……”上官靈秀兩眼亮晶晶的。

    “我也是這么想的。”

    云揚嘿嘿一笑:“我估計,等到服用了這三枚果子后,靈犀的護體神光肯定就擋不住我了……哈哈……”

    計靈犀臉上一紅,卻裝著沒聽見,甚至心中還有些期待:要不要……這果子我暫時不吃?

    拿起果子仔細打量,一瞬不瞬。

    “這果子真是精致,端的造物玄奇。”計靈犀越看越是喜歡,都真的有些舍不得吃了。

    一個太陽,一個月亮,完美的結合在一起,真的難以想象竟是一枚果子。

    計靈犀定睛觀視,竟從果子的表皮看到,一縷紅色的力量與一縷白色的力量在果子之中來回流轉,往復不息。

    “這才是真正意義的天材地寶,不,應該說是超越天地定律的星空靈果!”云揚輕輕地嘆了口氣,很有幾分喟然的意味。

    正如他所說,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天材地寶,超越天地定律的星空靈果。

    這果子即便是普通人也能服用,完全不需擔心什么被藥力撐爆的問題。

    服用了果子只會是脫胎換骨,延年益壽;只要走上修煉之路便是天才,底蘊自足,隨著修煉果子力量的點滴吸收,漸次發揮。

    這樣的天材地寶,云揚估計,即便是縱觀整個星空范疇,都不會太多。

    “咱們這就把第一枚吃了吧。”云揚建議。

    兩女眼睛放光,沒口子的表示贊成。

    果子放進口中,輕輕的咬破表皮,一股香甜到了極點的味道就此滲透了出來,輕輕一吸,果子里面的果肉隨著吸力化作了果漿,以一種最為柔和的方式涌入口中。

    ……

    一直到整個果子都已經吃下去;計靈犀與上官靈秀還是舍不得將果皮扔掉,美眸迷醉的回味。

    “太好吃了!”

    “我平生第一次吃到這等美味,要是以后吃不到了怎么辦!”

    “要是能吃個夠就好了,每天吃我也不會吃膩的……”

    云揚大笑。

    他也發現,這果子吃下去之后,并沒有如往昔服用天材地寶靈藥那般的陡然產生強大藥力,充斥身體,而是可以具體而微的體會到,浩瀚無邊的威能悄然流入經脈之中,隨著經脈游走一圈后,就不見了。

    然后,自己的修為隨著自己的運功,一點點的壯大起來。

    哪一種非同平日里練功精進的特異感覺,每運功一周,都會多了一股強大的力量,與自己修煉出來的力量并行匯流,完完全全的同根同源,但在此之前若是說自己運功一周能增加一點點玄氣的話,那么現在運功一周就可以增加十點甚至更多的玄氣!

    而且這樣的力量是在一直不斷持續的!

    “啊呀呀!”神識空間里,綠綠騷動了起來,不斷地叫喚,不停的交換。

    好東西!絕對的好東西!我要!

    我要啊!

    云揚徑自將三個果皮扔了進去:“就這個。”

    片刻之后。

    “啊呀呀……”綠綠沮喪而委屈異常的聲音再度響起。

    這日月同輝果,竟是超乎它能力范疇的,完全無法提取活性進行培養,令到素來以開天辟地靈根自詡的綠綠,號稱萬植俯首的綠綠,首度無能為力,徒嘆奈何!

    如何不委屈得不得了。

    “下次給你弄完整的,這次真的沒有富余的。”云揚安慰再三。

    綠綠兀自還是有些不甘心,將那三個果皮翻來覆去的撥弄。

    “云揚,狐皇他們已經等了你一夜了。”上官靈秀提醒道:“你是不是……”

    云揚皺皺眉頭,道:“大哥和二哥對妖族感情深厚,他們不知道會有什么決定……咱們催的太緊,反而不美。讓他們倆多煎熬一段時間吧。”

    計靈犀撇撇嘴,道:“靈秀姐,你就說這人有多壞了,明明知道人家在等他,偏偏要拿喬拿架子,真不是玩意。”

    上官靈秀嘆了口氣,道:“這不是拿喬拿架子,而是真的給兩皇留時間考慮清楚。縱然現在狐皇與貓祖有所明悟,但他們始終是妖族的一份子,這個跟腳是永遠不會變的,而云揚的身份,立場,始終以代表人族說話為第一優先……若是我們主動,他們兩個,總是難免會有被利用的感覺。”

    “所以,熬一下他們,并不是耍心機,而是為了以后更好的相處。或者說,相處起來不會產生什么心結。”

    云揚贊許道:“靈秀姐說得對。確實是這個樣子,現在熬一熬他們,并非是耍心機,而是因為在乎彼此的友誼,才會想得更多一些,做的更多一些。若是彼此都不在乎的話,反而不用擔心那么許多了……”

    計靈犀若有所思,道:“男人之間相交,也需要考慮這么多么?”

    云揚淡淡笑了笑:“若是想要做長久地兄弟,就必須為兄弟想得多些,若是每個人都由著性子來,這個世界上,哪里會有兄弟,甚至連朋友都不會有。”

    這句話,讓計靈犀與上官靈秀都沉默起來,細細回味,越來越感覺這句話實在是有道理的很。

    風凌天下說

    大章。另外,明天九月初二,我過生日啦,給點月票推薦票當生日禮物如何?這是我在起點過的……第十一個生日!打出這句話的時候……你們知道么,有一種恍惚的感覺……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