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飛劍問道 > 第十一篇 第七章 蠻祖教主的弱點
    獨角牛魔高一里多,后背雖僅僅被刺出丈許大的血窟窿,可依舊吃驚的很:“我可是和天仙菩薩都交過手,都活下命來!如今在我蠻祖教老巢之內,又有牛魔踏天陣加持……竟然還被這秦云一記飛劍給弄受傷了?他的實力,絕對不亞于白家老祖和摩訶菩薩!”

    白家老祖,那是從上古活到現在的天仙,還有上品靈寶‘周天星辰’在手!

    摩訶菩薩,則是大昌世界佛門的領袖!早已修成金身,手段了得。

    秦云這一記‘星如雨’之威,已有摩訶菩薩他們的風采了!唯一的缺陷就是法力有所欠缺,若是法力也達到天仙層次……恐怕整個大昌世界,也就神霄道人張祖師能和秦云一比了。畢竟劍仙一脈號稱一劍破萬法,攻殺極強,一般都是能夠越階戰斗的。

    “他后背肌肉最是厚實,或許頭顱、脖頸、腋下等部位,相對弱些。”秦云心念一動。

    煙雨劍從那血窟窿傷口中竄出后,又再度化作了一顆耀眼的流星,卷土重來!

    這一次!

    劍光卻是直接殺向獨角牛魔的頭顱。

    “哼。”獨角牛魔卻是微微一轉頭,閉上眼睛,一低頭,龐大的頭顱猶如一座山頭和秦云的飛劍撞擊在一起。

    嘭~~~

    頭顱撞擊處有雷電火花四濺!這獨角牛魔的頭顱上的皮膜太厚實了,竟然都沒能攻破。

    “什么?”秦云有些驚愕。

    “哈哈哈……”

    遠處教派大殿內,羊角老魔遙遙看著,不由大笑,“教主的大力牛魔體,最強的就是頭顱了!在陣法加持下,怕都能媲美下品靈寶了,怎么可能轟得破?”

    “教主有陣法護持,都被他傷了,這秦云實力已經很厲害了。”猴老祖說道,“只是他碰到的是教主。”

    而遠處。

    秦云又一次次遠遠的控制著本命飛劍,施展著殺招。

    本命飛劍鋒利無匹,又蘊含著‘星如雨’的奧妙,劍鋒所過之處,都是有著虛空裂痕的。可當轟擊在獨角牛魔身體上時,頭顱脖頸不但不是要害,反而是獨角牛魔最強的地方。至于前胸后背、腿部等地方,雖然被轟擊出一個個血窟窿,可這些都是皮肉傷。

    以蠻祖教主龐大的軀體,完全能硬抗下。

    ……

    “教主的魔體,血肉滋生速度,怕都比他傷的速度快。”教派大殿內,殘存的那些核心弟子們此刻也松了口氣,笑著說起來。

    “那秦云雖然厲害,可卻奈何不得教主!而教主以及八門魔刀陣的圍攻,他卻要全力去抵擋。這般激烈搏殺,操縱的還是靈寶,法力消耗太大,定撐不了多久。”

    “他終究只是凡俗!不但法力撐不了多久,分心操縱法寶,對心力消耗也大。估計很快就精神疲倦,心力耗竭。”

    殿內的核心弟子們說著。

    他們也相信,隨著時間,他們教主贏定了。

    “等如今困在我蠻祖教內,想要逃都逃不掉。”

    “也不知道他怎么潛進來的。”

    “故意偽裝身份,偽裝氣息吧,不過既然身份暴露了,我蠻祖教有重重陣法守住四方,他就休想再逃掉。”

    “對,這次定要殺了他,給眾位師弟師妹報仇。”

    這些妖魔魔頭們,也都頗為自信。

    ******

    重重陣法庇護著整個蠻祖教,也庇護了數十萬年。而此刻蠻祖教的重重陣法之外,神霄道人張祖師、人皇、摩訶菩薩、天妖宮主、東海天龍、白家老祖他們六位就已經聚齊了。除了人皇是化身,其他可都是真身趕到此地。

    “呼。”

    張祖師施展著雷霆之眼,看著里面發生一切,并且施展水鏡術,將看到的場景都轉移在一面水鏡上。

    水鏡上,顯現著蠻祖教內交戰的場景。

    煙雨劍施展著‘星如雨’,避讓著八門魔刀陣的阻撓,一次次殺向獨角牛魔的身體不同地方。

    “早知道這頭牛魔的魔體厲害,也聽說過他們鎮教大陣‘牛魔踏天陣’,但從來沒見過他施展。”張祖師說道,“沒想到,這陣法護持之下,這頭牛魔實力竟然能漲如此之多。”

    “八門魔刀陣也影響了秦云的飛劍。”白家老祖也皺眉,“八門魔刀陣雖然威力比牛魔爆發起來弱些,可聚散無常,速度極快,又擅封鎖困敵,秦云想要在這樣的干擾之下……去破壞一座座陣法,根本不可能。”

    天妖宮主盯著,眼中有著寒光,她心急,可眼下也沒法子。

    “若是不行,就只能暫時先退去了,至少這一次,秦云將這蠻祖教妖魔弟子幾乎殺絕了,也算少了一大堆禍害。”張祖師說道。

    真正去為禍人間的,其實就是那些妖魔弟子。

    畢竟真正的魔神,礙于天道限制,反而不好大開殺戒。

    “那些普通妖魔弟子,不值一提。”東海天龍冷聲道,“這些普通妖魔,隔上數百年,蠻祖教又會有成千上萬的妖魔匯聚了。這些都是枝葉!蠻祖教主、猴魔老祖他們這些魔神才是主干!只要將他們這些魔神滅掉,整個蠻祖教才算毀了。”

    “我們又進不去。”張祖師說道。

    重重陣法雖然厲害。

    以神霄道人張祖師他們的實力,真要攻?完全可以強行摧毀!可摧毀的同時,也會讓陣法內生活著大量無辜凡人也化作齏粉。一下子弄死這么多凡俗,天道自有懲罰!甚至天庭那邊,也會有所記錄。

    畢竟他們太無敵了,若是不加以限制,隨便一個天仙天魔,都能輕易屠戮億萬凡人。那樣凡俗就真的如豬狗牲畜般了。

    “只能看秦云了,若是沒法子,便從長計議吧。妖魔九脈,想要滅掉終究很難。”摩訶菩薩平靜說道。

    ……

    而蠻祖教內。

    秦云一邊施展‘重水劍’化作周天劍光,抵擋著那獨角牛魔的一次次怒劈。更多心思在操縱著煙雨劍,避讓開八門魔刀陣,一次次襲擊獨角牛魔。

    “連續十二次,他肉身竟無破綻?”秦云完全確定了這點。

    伊蕭在一旁看著,也明白眼前形勢不妙。

    “這蠻祖教主,或許不如明耀大世界那些頂尖大宗派選出來的三重天巔峰魔神。但有牛魔踏天陣加持,卻是足以媲美天神天魔。”秦云暗道,“不過,和真正的天魔相比,他卻有一個不起眼的弱點。”

    心意一動。

    煙雨劍再一次劃過弧線,撞擊開其中一門魔刀阻礙后,再一次殺向獨角牛魔。

    這一次卻風淡云輕,溫柔的很。

    如春風,如細雨。

    普普通通的一劍!

    “嗯?”蠻祖教主微微疑惑,略微牛頭瞥了眼,“怎么威勢好弱?”

    看似普通,飛劍卻極快,剎那便一劍刺在了蠻祖教主的背部。

    這一刺!

    蠻祖教主的一雙牛眼立即瞪得滾圓,一股恐怖力量陰柔之極,傳遞到他體內,傳遞到了他那一顆龐大的心臟。

    “咚!”心臟狠狠抽搐了下,內部都產生許多裂痕。

    讓蠻祖教主眼前一黑,不由都踉蹌了下腿都一軟,連忙單膝跪下,一斧頭支撐住地面,穩了穩。

    他的心臟生命力極為恐怖,自然迅速在恢復。

    “這是……”蠻祖教主的牛眼中滿是驚怒。

    “怎么回事?”

    教派大殿內,羊角老魔、猴老祖猛地站了起來,他們倆臉上都有著驚恐慌亂之色。

    下方的其他魔神、核心弟子們更是心都緊了起來!

    教主配合‘牛魔踏天陣’,可是他們蠻祖教最強的手段了。

    “果真有效!”秦云見狀卻是大喜。

    剛才施展的正是如夢劍第六劍——初見霹靂。

    秦云的如夢劍招數,都是各有傾向!如‘明月夜涼’主要是凍結虛空,甚至凍結肉身體內一切活動之物,令敵人感到無比的寒冷。如‘陰晴圓缺’則是詭異莫測變幻無常,像最新的‘星如雨’分散則化作無數流星雨,匯聚合攏則是最鋒利無匹的一劍。

    而‘初見霹靂’,則卻是非常溫柔的一劍,飽含了秦云心中的情意。

    這陰柔之極的一劍,卻能強行滲透到敵人體內,在敵人體內爆發。當然在經過法力、肉身的重重阻礙,滲透到體內也只剩下三四成而已。可這已經很了不得。尋常劍招,在強大魔體阻擋下,僅僅少許沖擊力影響體內罷了。

    “這蠻祖教主,畢竟只是三重天巔峰魔神!他體表有法陣力量加持,才會威力大增,防御力大增。可心臟卻依舊只是三重天魔神的心臟。這就是借助外力的缺陷,終究不是真正的天魔。”秦云暗道。

    “去。”

    秦云再一次施展‘初見霹靂’。

    隨著劍道境界提升,如夢劍前面六招都在汲取經驗都在完善中,‘初見霹靂’同樣在完善。

    此刻第二次施展,明顯有了大進步。

    “不妙。”蠻祖教主這一次揮動大斧欲要阻擋。

    論靈活玄妙,飛劍,豈是這一柄大斧能比的?

    飛劍依舊普普通通,無比溫柔的一劍,刺在蠻祖教主的胸膛。

    “咚!!!”

    這一次,威力比之前還強了兩成。

    蠻祖教主心臟猛地一聲轟鳴,轟鳴聲連外界都聽到,肉眼都能看到蠻祖教主的胸膛猛地鼓起,又塌陷。

    “噗。”一口鮮血從蠻祖教主口中噴出。

    “不!”

    蠻祖教主一咬牙,牛眼通紅,手中捏碎了一塊枯黃木牌,蠻祖教主身影一下子快了十倍不止,都變得模糊不定,迅速直逼教派大殿,同時他也傳音怒吼道,“鷲虎天魔,我蠻祖教扛不住了!你趕緊出手,趕緊出手啊!!!”

    在蠻祖教的那座隱秘府邸內。

    穿著華貴衣袍盤膝坐著的瘦削男子聽到傳音,眉頭微微一皺,那狹長的狐貍眼中有著一絲惱怒,傳音道:“蠻祖教主,你們蠻祖教想辦法撐住,我如今還不能暴露,不能壞了帝君的大事!你們蠻祖教的犧牲,將來帝君定會大大賞賜你們!”

    “老子都要死了,要你賞賜有何用!!!”蠻祖教主憤怒傳音咆哮。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