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仙俠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聯手
    韓立心中一沉,口中發出一聲長嘯,身周金光大放,靈域瞬間濃郁了數倍。

    真言寶輪,斷時火把,光陰凈瓶,幻辰沙漏,東乙神木……五件具象化物盡數浮現,圍繞著他的身體急速轉動,各自綻放出耀眼金光。

    真言寶輪滴溜溜旋轉不休,綻放出萬丈金光,如同皓月當空,普照四周……

    斷時火把金焰翻滾,無數火光四射,好像密集流行墜空……

    一條蜿蜒的光陰長河從光陰凈瓶內射出,帶著滔滔之勢奔赴繚繞……

    幻辰沙漏“噗”的一聲,化為一大片金色沙地,托住韓立的身體……

    東乙神木逢春而生,以一化二,飛快演化成一片莽莽森林,遍布周圍……

    靈域凝成實質,灰白石殿附近的虛空大變,瞬間變成一個真實的世界。

    霎時間,五股由五行更迭演化而出的強大時間法則之力彼此交錯,瞬間將白骨巨爪散發出的古怪法則驅除殆盡。

    韓立面色一松,全力催動大五行幻世訣,靈域威能猛增,范圍卻沒有擴大。

    靈域范圍越大,威力就會越分散,面對道祖存在,他自然不會犯這等錯誤。

    骨皇雙目魂火狂閃,掐訣一點,一道骨白光線射出,融入白骨巨爪內。

    白骨巨爪上頓時光華大放,爆裂的兩個骨指瞬間恢復如初,仿佛五柄巨大砍刀,狠狠砍在韓立周圍的靈域上。

    “嗤啦”一聲,韓立的靈域頓時被斬出了五道巨大裂縫,幾乎被劈成六部分。

    但靈域內五股時間法則急速流轉,沒有破碎,仍舊頑強的固守在那里。

    而就在此時,蛟三終于施法完成,掐訣一點而出,指尖射出一道暗紅光芒,沒入韓立附近的暗紅光罩內。

    光罩微一波動,裂開一道僅供一人通行的通道。

    韓立見此情形,心中一動,真言寶輪逆向轉動,他的身形化為道道殘影,瞬間飛入了暗紅光罩之中,反應速度快的難以置信。

    而他的時間靈域猛然縮小成了數十丈大小,濃郁無比的時間法則流轉,將光罩的通道牢牢罩住,防止其他人趁機進入。

    蛟三立刻掐訣,關閉光罩上的通道。

    但一道骨白光芒如電射來,嗤啦啦的裂帛聲中,將韓立靈域內的時間之力輕易割斷,瞬間出現在通道之前,探入了通道內,卻是一根數丈長的白色骨矛。

    骨矛之上流動這無數扭曲的符文,散發出濃郁無比的死亡氣息,并且急速轉動,洞穿力駭人。

    遠處的骨皇手臂提起,做著一個揚手的動作。

    并且他身形一動,整個人化為一道殘影,朝著這里飛射而來。

    韓立心中大凜,若是讓骨皇進入光罩,一切就都完了!

    他大喝一聲,體內時間法則晶絲盡數射出,融入靈域內。

    金色靈域的裂痕瞬間恢復,真言寶輪等物光芒大放,明亮了十倍,五股時間法則隆隆運轉,靈域內的一切瞬間變得朦朧起來。

    骨矛頓時停滯在那里,上面的光芒赫然飛快減弱,氣息也在飛快減弱。

    “這是什么神通?”

    與此同時,韓立運轉天煞鎮獄功,身上一千七百九十九個玄竅盡數綻放出刺目光芒。

    生死關頭,他體內十二種真靈血脈被同時運起,不顧一切的瘋狂運轉,然后一拳朝著骨矛轟出。

    “嗡”的一聲,十二種真靈虛影在韓立身周浮現而出,略微閃爍后又立刻融入其體內。

    韓立身上突然浮現出大片烏黑光芒,然后滴溜溜轉動,化為一個巨大黑色漩渦,一股恐怖吸力從中狂卷而出。

    他附近的虛空劇烈晃動,一個接著一個的空間通道浮現而出,似乎溝通了萬千界面一般。

    一股股精純元氣從這些空間通道中狂涌而出,其中包含了各種元氣,最多的便是魔氣,還有一股元氣是從灰白宮殿內部傳出,異常渾厚。

    所有元氣萬川歸海般朝著韓立匯聚而去,融入其體內。

    韓立體內傳出一聲破裂般的聲音,眉心處浮現出一團明亮的晶光,晶光中央是一個明亮的玄竅光點。

    他在八荒山秘境時,就將天煞鎮獄功的一千八百玄竅打通了一千七百九十九個,只剩最后一個玄竅的壁壘意外的堅固,沒能突破。

    此刻韓立性命攸關,不顧一切的運轉天煞鎮獄功和十二真靈血脈,最后一個玄竅終于豁然貫通。

    他身軀通體浮現出耀眼的紫黑光芒,長出一塊塊紫黑色鱗片,身體更瞬間漲大百倍有余,化為一個百丈高紫黑色巨魔。

    紫黑巨魔腦袋周圍紫黑光芒連閃,赫然又長出了十一顆腦袋,每個腦袋都神情各異,憤怒,歡喜,冷漠,傷心等等,似乎集合了世界上所有的感情。

    巨魔背后“噗”“噗”幾聲悶響,一條接著一條的手臂從中冒出,赫然長出二十四條手臂。

    這些手上也各捏手勢,或是五指簸張,或是揮手抓攝,極盡勾魂攝魄之事。

    “轟隆”一聲,一陣紫黑毫光從紫黑巨魔身上爆發,朝著周圍洶涌擴散而去,周圍的暗紅光罩也為之震顫。

    一切說來復雜,其實瞬間便結束。

    韓立驚訝身上變化,心中大喜過望,但他的拳頭快過了心中的念頭,一拳打在了骨矛上。

    一股滔天巨力降臨,只聽轟的一聲驚天巨響,骨矛應聲爆裂,化為無數骨白色的光芒,四散飛濺。

    不過碎裂的光芒也被這股滔天巨力裹挾著,轟出了暗紅光罩的通道。

    而光罩通道上暗紅光芒閃動,一下合攏。

    光罩之外人影一花,骨皇身影浮現而出,遲了一步,口中傳出一聲怒喝。

    蛟三眼見此景,松了口氣,面色卻突然一白,再次吐出一口鮮血,身體再次搖晃起來。

    剛剛的施法,牽動了傷勢。

    韓立眼見此景,揮手發出一股金光,籠罩住蛟三的身體,將其身形穩住,同時金光中透出一股浩大而精純的元氣,滾滾注入蛟三體內。

    這股元氣對于肉身創傷似乎異常有效,蛟三體內傷勢立刻恢復了大半。

    她臉上一喜,兩手急急掐訣。

    暗紅光罩上猛地一亮,立刻增厚了不少,同時光罩上再次浮現出一個暗紅法陣。

    無數細小的暗紅色符文從法陣噴涌而出,然后嘩啦啦的聲音響起,一根根粗大的鎖鏈從法陣中射出,卷向骨皇。

    骨皇抬手凌空一揮。

    一道月牙形狀的骨白色光芒浮現而出,無數骨白符文在月牙光芒中跳動,氣息比之前的骨矛還要大得多,附近天地元氣立刻為之沸騰,然后斬在那些暗紅鎖鏈上。

    只聽“咔嚓”一聲輕響,暗紅鎖鏈豆腐一般,輕易便被斬斷。

    月牙光芒隨即一閃消失,下一刻出現在暗紅光罩前,凌空斬下。

    轟隆隆!

    暗紅光罩立刻強烈震顫,上面光芒狂顫,飛快飄散。

    蛟三面色一白,竭力掐訣催動附近禁制,穩定光罩。

    但那月牙光芒威能實在太大,蛟三身上又有傷,無法再像剛剛那樣完全催動周圍的輪回大陣,暗紅光罩震顫越來越厲害,再次飛快變得稀薄。

    韓立眉頭微皺,掐訣一點。

    一股金光從他指尖射出,散發出陣陣強大的時間法則之力,融入蛟三體內。

    蛟三體內的輪回法則頓時和韓立的這股時間法則產生共鳴,身周暗紅光芒猛然一亮。

    周圍的輪回大陣和蛟三息息相關,立刻也是一亮,震顫的光罩也穩定了很多,完全抵擋住了月牙光芒,相持在了那里。

    就在此刻,那些被斬斷的鎖鏈突然閃電般一卷,靈活無比的纏在了骨皇身上,眨眼間將其包裹成一個大粽子。

    “爆!”

    暗紅光罩內,蛟三兩手掐訣,眼中厲芒閃過,嬌喝一聲。

    “轟隆”一聲巨響,鎖鏈粽子爆裂開來,化為一團暗紅色驕陽。

    洶涌澎湃的氣波瘋狂四散開來,形成了一股狂猛無比的颶風,席卷而開。

    “骨皇大人!”遠處的黑面大漢大驚,驚呼出聲。

    一旁的陪鬼巫占據了身體的黑色幽靈身形也微微波動,卻沒有出聲。

    而蛟三此刻掐訣再次一點,月牙光芒斬擊的光罩上浮現出無數紋路,瞬間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暗紅漩渦。

    一股強大無比的吞噬之力從中透出,月牙光芒本就在全力斬擊光罩,立刻“嗖”的一聲沒入其中,不見了蹤影。

    做完這些,蛟三面色這才一松,轉首望向韓立,略一遲疑后,問道:

    “多謝韓……道友相助……不過你怎么會出現在這里?剛剛還和這些賊子在一起,該不是對此地有什么圖謀?”

    “我和這些人并非一路。”韓立如此說道。

    說話之間,他兩手掐訣,身上紫黑光芒閃過,身形飛快縮小,化為了人形,周圍的時間靈域也收了起來。

    施展天煞鎮獄功和靈域太過消耗元氣,如今既然進入了光罩內,有光罩保護,便沒有必須繼續消耗仙靈力了。

    “那就好。”蛟三面色一松。

    但緊接著,她便發現韓立的目光眨也不眨的望著不遠處的那團暗紅色驕陽,眉頭緊蹙。

    “莫非?”蛟三心中頓時一緊。

    就在此時,異變突生!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